胡平:如何评价十六大

Share on Google+

中共十六大闭幕,政治局常委名单揭晓,居然和半个月前海外多维新闻网发布的“小道消息”一模一样,可见完全是照剧本演出。难得的是两千多名代表,他们事先没读过剧本,更没经过排练,但都能几近完美地演好自己的角色,令编剧和导演都很放心。只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是照本演出,奉旨投票,又何必兴师动众,劳民伤财,煞有介事,多此一举?

这就是有现代特色的专制统治:它既不能象古代的帝王或寡头那样直来直去的专制,又不肯象民主国家那样货真价实的民主,於是就只好不厌其烦地一年又一年地上演着尽人皆知的傀儡戏。

值得研究的是这两千多名代表的心态。这些代表是被许多人视为精英的,想必也以精英自命,有的还是双重精英,既是政治精英,又兼经济精英或知识精英,这些人如何能够心甘情愿地充当不用牵线的木偶,充当表决机器,并以此为荣呢?

对於十六大,各方人士已经发表了很多评论,见仁见智,众说纷纭。我这里不打算逐一分析。我只打算指出一点,之所以人们对同一个十六大会产生不同的评价,关键是各自采用了不同的标准。标准越低,评价越高;标准越高,评价越低。

其实,评价低者倒并没有采用什么过高的标准—-好像还没有人把中共和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或英国的保守党工党相比。可是,我们难道不应该和台湾的国民党民进党相比吗?难道不应该和大多数先前的共产国家的“兄弟党”相比吗?有些“兄弟党”在一党专制的过去也比今天的中共像样得多。譬如波兰共产党,早在一九五七年,中央委员会就采用差额选举,并且公布投票结果;在波共一党专制的四十几年间,最高权力转移了三、四次,没有一位最高领袖是手握权柄至死方休的,也没有一位最高领袖是被其前任指定的或隔代指定的。

回过头来考察那些赞扬十六大的评论,无非是说这次权力交接和平有序,首开最高领导人自行引退之先例。且不说江泽民是主动退还是被动退,是全退还是半退或垂帘听政,且不说“有序”到了如此地步是否还应当称赞;问题在於,这种称赞所依据的标准是什么呢?当然不是自由民主的原则。按照自由民主的原则打分,中共十六大只能算不及格。不过许多人的通病是,只要一说到中共,他们立刻就转换标准,把评价尺度自动下移好几个档次。

有人为这种双重标准辩护。他们说,既然我们评价的是中共,当然可以把中共自身作标准。只要十六大比过去有进步,我们就应该肯定。

这话不对。正象不少论者指出的那样,倘若和十五年前的十三大相比,十六大在很多方面还有退步。十三大提出的许多政治改革任务,到如今非但没有实现,反而干脆放弃了。更不必说在十六大前夕和会议期间,当局的严控严打,抓人赶人,神秘紧张,哪能和当年的相对宽松相比。

更重要的是,我们评价中共,凭什么不以当代人类主流文明为标准而要以中共自身作标准呢?如果中共仅仅是中共,如果十六大仅仅是一个党的家务事,那倒罢了,胡闹由它胡闹去。问题是中共硬要把它强加给全体中国人;当中共的所作所为侵犯了我们信奉的基本价值,我们就不能不出於自卫而坚决反对。

别对我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好像我们中国人只配得上中共。看看南北韩吧,南韩北韩的政府是如此不同,可是它们却属於同一种人民。 □

《北京之春》2002年12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62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