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乐伟:书评《朝鲜的困境:在日清之间追求独立自主的历史》

Share on Google+

2018-08-03

近周,曾经负责制作近年两套风靡整个亚洲的韩剧,《鬼怪》与《太阳的后裔》两剧的创作班底,李应福导演与金银淑作家二人,第三度合作的2018年度大剧《阳光先生》已于韩国有线电视频道tvN隆重播出。作为tvN的年度大剧,《阳光先生》是一套混合了爱情与历史元素的剧集。主线爱情话题是围绕着“少女爱上大叔”,即47岁的李炳宪如何恋上28岁的金泰梨。首播的第1集收视高达8.9%,不单打破了tvN有史以来最高剧集首播收视纪录,更在第3集里突破10%的收视率,成绩相当亮丽。

而《阳光先生》的历史面向,是以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朝鲜半岛为背景,讲述由李炳宪饰演的男主角崔宥镇,年少时因父母被朝廷中人迫害而被迫逃难到美国,后来以美军的身份重返祖国朝鲜,与父母参与抵抗日军失败惨遭杀害的、由金泰梨饰演的女主角高爱信,两人在一次暗杀贩卖给日军情报的美国在朝代表时偶然遇上,并从此结下不解之缘。

19世纪末的朝鲜半岛政局风云变色,旧有社会制度与新时代的现代化风气,两股力量亦在变与不变中角力。剧集中我们能看到当时正踏入政权晚期的朝鲜王朝,传统朝鲜时代“两班”贵族如何借以权力阶级的绝对优势,欺压贫苦大众。但同时,随着西方列强以船坚炮利的方式,迫使朝鲜王朝陆续开放国家,增加贸易之余,也能让洋人可更自由地进出朝鲜半岛,把西方文化带进当地。然而另一方面,对朝鲜半岛虎视眈眈的日本,也把握着朝鲜国内一批以图借日本之力,来谋求私利的亲日派机会主义者,对吞并朝鲜野心与日俱增。朝鲜人在清朝、日本与西方列强步步进迫之下,生活在这个大国政治的夹缝中,要看透朝鲜半岛宏观局势,绝对不容易。

由日本京都府立大学文学部副教授冈本隆司撰写,陈彦含翻译的著作《朝鲜的困境:在日清之间追求独立自主的历史》,正是以内外两大因素,包括朝鲜王朝国内的民心变化,还有外部环境,如明清两代如何在“宗藩关系”的紧与松拉锯,牵动着与朝鲜的关系;另外日本人又如何借清韩两国游离的空间,以现代化之名说服朝鲜人摆脱清朝的从属关系,接受“独立自主”的身份,跟日本加强融合;同时朝鲜人又如何以西方强国的力量,平衡日本势力在朝鲜半岛上扩张的野心。

这本书是有关这个范畴,鲜有的能以多角度思维,考虑不同势力背后盘算的著作。只是,正如作者在书中结尾所说,朝鲜的存活,从来也只能在乎能否学会在邻近大国间的关系中游走,借它们间的利害冲突中,寻求分化。可惜,时不与我,当这个平衡在日清与日俄战争以后,已在日本帝国慢慢在东北亚站稳阵脚下被瓦解,朝鲜便直接成为日本的囊中物,面对悲痛的灭国收场。

作者冈本隆司在书中以朝鲜王朝时代一位出众的外交人物,金弘集之死既作为全书引旨,也是首尾呼应地在书中结尾一节,重提这位曾经主宰朝鲜王朝晚期多场外交谈判的外交官为何被杀的历史,反思在那个属于朝鲜半岛的大时代里,单一地以亲日、亲中、亲西方或以主张朝鲜独立的立场自居,都不能为朝鲜带来长治久安的局面。而金弘集就是曾经在两种立场中游走,为朝鲜增加平衡筹码,只可惜在民族主义弥漫在朝鲜半岛的年代中生活,他最终被独立派人士视为眼中钉,结果遭到暗杀。

金弘集看懂清朝在19世纪末,因着日本在朝鲜半岛扩张的野心,担忧失去原有对朝鲜王朝的“宗主”身份,曾经以“亲中”派身份,与清朝合作甚密,且借清朝之力,抵制国内亲日派的力量。但同时他也深明,单边倒向势力大不如前的清朝,也不是保护朝鲜利益的上策,所以他亦曾力陈要多引入日本的开化思想,借日本的“交邻”现代化身份,推翻国内帝制的传统保守派别,因而他又被国内独立派人士,视为“亲日派”的人物,但他的亲日倾向,绝对比不上当时比他更一边倒倾投向亲日阵营的金玉均。只是多边不是人的金弘集,未能站在更高的制高点,为朝鲜增加“相互牵制”的存活空间,以失败结束了生命。

读通历史,自能以更清晰的头脑,思考当下局势的发展。冈本隆司的这本著作,虽说的19世纪晚期朝鲜半岛的历史,但当中不同国家在这个半岛内力量的角力战,还有发生在朝鲜半岛内部的矛盾,其实与今天的环境对比,绝对有极丰厚的参考价值。

RFA

阅读次数:95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