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太石村是当今中国的缩影

Share on Google+

太石村事件继续恶化。10月8日,人大代表吕邦列,带领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进太石村,被村党支部书记雇佣的暴徒打得气息奄奄。在此之前,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和几位律师开车去太石村了解情况也遭到显然是地方政府雇来的暴徒殴打,凶手们还试图制造车祸假像,置艾晓明等人于死地。维权活动家郭飞雄则被番禺区政府绑架关押,郭飞雄以绝食抗争,至今已超过20天。最具讽刺意味也最令人恐怖最令人愤慨的是,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发生在海外媒体广泛报导,甚至国内的个别媒体也有所透露,发生在中共中央举行五中全会大讲特讲建设“和谐社会”的同时。

太石村事件,最初只是一个小小的罢免村委会主任动议案,然而如今却恶化到如此地步。其间原因何在?番禹区政府有人早就把话说白了。他们说:“镇领导和区领导说不批准他们的罢免请求,否则将有上百个村庄效仿,都起来查帐,将牵连到多少个领导干部?”在太石村事件中,地方政府的丧心病狂,中央政府的装聋作哑,在在都表明他们对这一事件的性质了解得十分清楚。他们知道,太石村事件绝非孤立的、个别的事件。多年以来,各级政府在开发征用土地的名义下,未经广大村民即土地原来的主人的同意与认可,官商勾结,黑箱作业,牟取暴利,使村民陷于极大的困境。当局深知,如果他们让太石村民罢官的要求得以实现,很可能会引发更多的村庄清查过去非法的土地交易,后果不堪设想。

农村的情况是如此,城市的情况也没有任何两样。所谓国企改革,无非就是各级官员肆意地瓜分掠夺属于全民的公共资产。中国的经济改革早就不是什么改革,而是赤裸裸的抢劫与掠夺。中国的私有化过程就是权势者在专制铁腕的保护下的一场大抢劫与大掠夺。尽人皆知,现有的财富分配格局从根本上没有任何合法性。政府为了维护这种非法的财富分配的既定格局,就不能不对维权者采取暴力镇压。当维权者的行为严格地遵循相关法律程序,无懈可击,政府就干脆使出黑社会手段,实行直接的、不加掩饰的人身伤害,杀一儆百,迫使全社会接受他们的罪恶统治。牵一发而动全身,窥一斑而知全豹。太石村就是当今中国的缩影。

事实证明,在庞大的、高度中央集权的专制暴政之下,一个小小的村庄怎么能享有真正的民主与自治?温家宝所谓“如果中国人民能管理好一个村子,那么几年之后他们也就能管理好一个乡镇”的说法,纯粹是自欺欺人。

时至今日,终于有越来越多的人从经济决定论的迷梦中醒来。他们不再相信,在中国,经济改革必将导致政治改革,私有化必将导致民主化。但问题岂止如此。真正的问题是,在中国,经济改革非但不是政治改革的动力,而且还是政治改革的阻力;私有化非但不会导致民主化,而且还会导致专制政权的黑社会化。

其实,关于中国经济改革的抢劫与掠夺的凶恶本性,从来就不是什么秘密。略有头脑者无不心知肚明。所以在几年前,有人提出赦免资本家——其实更是官员——的“原罪”。他们指望着权势者们有一天会抢够了,抢累了,也就不抢了;然后我们就可以对那些贪污腐败的官员们来个赦免,既往不咎,然后我们就可以逐步地推行民主宪政。殊不知权势者们太贪得无厌,欲壑难填,没完没了。在中国,抢劫和掠夺不是过去完成时,而是现在进行时,而且在未来还会继续进行下去。

因此,毫不奇怪,这样的经济改革越深入,权势者越不愿、也越不敢实行政治改革。因为他们深知,一旦中国实行自由民主,他们很难避免受到人民的正当清算,他们不但会失去垄断的权力,而且还会失去多年来巧取豪夺的非法财产,并被送上经济犯罪的审判台。所以他们会以加倍的疯狂维护罪恶的一党专制。而只要他们大权在握,他们就会无休止地继续抢劫与掠夺。

这就是“中国模式”的本质。这就是“中国奇迹”的奥秘。这就是“中国崛起”的真相。我先前讲到过,由于太石村事件直接牵涉到的官员层级不会太高,因此,中央政府甚至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出面当一回“好人”,对这一事件作出某种不算太不像话的解决。但无论此事的结果如何,由太石村事件所揭示出的深刻内涵,人们切切不可忘记。

《北京之春》2005年11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23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