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 与幻想
眨眼间
埋入朝圣的人流
许多人忠告我
你不应该有自己
更不应该有恋人和梦

朝圣的路很长
谁也不知道它通向何方
人是路的奴隶

黑夜的路上
寒风裹着一群衣衫褴褛的朝圣者
白天的激情早已消褪
发紫的嘴唇,渴望一件毛衣

有人在玩火
那是一个孩子
他点燃了草地、树木和自己
笑着 喊着
奔向东方还没升起的太阳

1989.8

杨海评论 2017-03-23

杨海-支付 杨海-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