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十月14th,2014

给占中的朋友们:

一、可考虑近日内举行大型集会,主体是要求港府对话。最好定在工余课余时间,既不妨碍工作学习,又可吸引更多的人出席。人数自然多多益善,因此需要努力动员组织,估计不但占中派,还有泛民以及其他社会贤达都会赞同,都可能参与,因此规模可以搞得很大。占中派则表示,如对话启动,则结束占领(也可加上一句如港府毫无诚意则不排除重新占领)。先前宣布暂停对话的港府对此很难不回应。于是学生可重新赢回部分主动。

二、一旦港府同意对话,占中派即宣布撤离.有人不肯撤,就去劝,实在劝不动的也没关系,因为留守的人不多,很难再安上妨碍交通或违法等帽子。

三、此前已经有人提出设一个时限,在某日之前停止抗命行动者不追究刑责。在对话与撤离开始后可请这些人再提出这种主张,把时限设在对话与撤离发生之后的某一天。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抗命行动的参加者,对于那些过期仍坚持不撤的人也构成最大的保护.

四、对话不一定都採取公开形式,有公开也有不公开.因为都是公开,双方的立场容易僵硬,使得一些本来可以做出妥协的东西都无法做成。

五、对话不需要签订协议,因为可达成共识的东西肯定是有限的,不如採取备忘录形式,先列出共识部分,其余各自表述。

六、要求把对话常态化,给学生今后参与公共生活提供一个平台,可以保护学生的参与热情。

如果运动黯然收场,那固然可以证明中共的坏。但中共的坏不需要再证明。我们需要证明的是,尽管中共那么坏,我们仍然可以把事情朝好的方向有所推进.当然,如果达成这样的结果,也给中共留下了一些面子。这就是所谓双赢.在目前的大形势下,一场旨在取得有限成功的和平抗争,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功。

文章来源:评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