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在1988年,我当选中国民联主席,上任后拜访侨界,先拜访纽约的中华公所,会谈后宾主合影。一位陪同的侨界朋友说:“胡平,你真胆大,你敢在中华民国国旗前照相。”我知道很多大陆人不肯和台湾沾边,那不是和国民党反动派同流合污吗?另外,你承认了中华民国,那不是承认有两个中国了吗?而在我看来,事情是很简单的,中华民国本来就是存在的嘛。两年后,大陆民运人士组团访台,都在中华民国国旗前照过相。这就是说,对我们大陆民运人士而言,承认中华民国的存在已经不是问题。

不久前,海外的一家网络刊物《华夏文摘》发表了一篇很有趣的短文,题目叫《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作者是汤奔阳。作者写道:“最近的热门话题是台湾大选。中国大陆报纸的报道都是一样的:马英九萧万长当选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作者说:“‘正副领导人’,这也算是中文的一个新用法。但我觉得语法上说不过去。‘领导人’不是一个职称,而是对一个群体的称呼,应该没有正副之分。”“比如,对中国的国家主席副主席和党的总书记政治局常委,一般都概称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你不会称国家主席为党和国家正领导人,副主席为党和国家副领导人。”

的确,作者说得很对,“正副领导人”这种说法在语法上是说不过去的,是有毛病的。但这并非是新华社的水平太低,而是有难言的苦衷。毕竟,人家台湾人选的不是省长副省长,新华社不能说马英九萧万长当选台湾的省长副省长。可是新华社也不能说人家当选台湾的总统副总统,因为国家元首才叫总统,你若说马英九当选台湾总统,那岂不等于说台湾是个国家吗?

作者在文章里还写道:“台湾选举的第二天,太太早上起来第一句话就问:谁当选台湾总统了?我到网上查了,回答说:马英九当选总统了。现在回头想想,我们一不留神,犯了分裂国家罪。”可不是吗?如果你承认马英九是总统,就等于承认台湾是国家,按照中共的反分裂法,那不就是犯了分裂国家罪吗?

在毛泽东时代,大陆的媒体直言不讳。那时候,大陆媒体称蒋介石是伪总统,或者在总统二字上加引号,以表明大陆不承认你这个总统是总统,不承认你这个政府是政府,不承认中华民国的存在。其实,现在的中共政权也是不承认中华民国的存在的,在骨子里也是把台湾的总统定性为伪总统的,只不过它不便于像过去那样公开讲出来。出于统战的需要,它需要掩饰自己对中华民国的敌意和否定,于是就发明出“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这么一种不伦不类的说法。这反过来也就说明,当我们说马英九当选台湾总统时,无形中已经肯定了台湾是个国家,肯定了中华民国的存在。如果你不承认中华民国的存在,你就不能把马英九叫总统,你就必须称马英九是伪总统,是叛乱集团总头目。

这里,我们再谈谈“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问题。所谓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就是两岸政府各说各话。北京的表述是:只有一个中国,台湾和大陆同属于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北的表述是:只有一个中国,台湾和大陆同属于一个中国,中华民国政府是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显然,这两种表述是彼此矛盾的,不可能同时为真,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接受这两种表述。同一个国家,怎么可能有两个唯一合法政府呢?从逻辑上讲,我们只有以下4个选项:

1、不是只有一个中国,而是有两个中国,一个是在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是在台湾的中华民国。

2、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全中国唯一合法政府,中华民国政府是伪政府。

3、只有一个中国,中华民国政府是全中国唯一合法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伪政府。

4、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中华民国政府都是合法政府,因此都不是唯一合法政府,一个中国有两个政府。

在上述4个选项中,我们不能接受第二个和第三个。固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缺少经由人民选举的合法性的基础,但是我们没有理由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一个国家实体的存在。当然,我们也没有理由否定中华民国作为一个国家实体的存在。只要你认为你不应该称马英九是伪总统,只要你同意称马英九为总统,你就已经承认了中华民国的存在。因此你就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是有两个中国;要么,是一个中国有两个政府。

那么,当我们说马英九当选台湾总统,是不是违反了反分裂法,是不是犯了分裂国家罪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反分裂法本身是站不住脚的。不是说要维持现状吗?什么是现状?目前两岸的现状就是处于分裂状态,当你说要促进两岸统一,这本身就意味着统一还不是现实,分裂才是现实。反分裂就是反现状,就是不承认现状,所以站不住脚。

现在的问题是,中共不承认中华民国的存在,在国际上摆出有他无我,有我无他的架式。由于大陆和台湾大小悬殊,其重要性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大部分国家,还有像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都只好选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承认中华民国。与此同时,中共出于统战的需要向台湾示好,不再公开称台湾政府是伪政府是叛乱集团,于是就有了像“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一类可笑的提法。我们当然不应该重复共产党这套不伦不类的说法。单单是从语法上从逻辑上,我们就该承认两岸关系是“一个中国,两个政府”或者“两个中国”(因为有两个国号)。这一点想通了,其他问题就好理解好评价了。

来源:《北京之春》2008年5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