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在纪念六四20周年烛光晚会上的讲话

Share on Google+

只因为六四发生在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民主运动期间,只因为六四发生在首都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只因为全世界都看到了六四。和其他同类的纪念日相比,知道六四这个日子的人最多,见证六四的人最多,记住六四的人最多。因此,六四就成为一个象征,成为一个符号。我们纪念六四,不只是纪念六四的死难者,也是纪念几十年来所有死于中共暴政下的同胞。

20年前,中国发生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和平的民主运动。这场运动遭到中共当局的血腥镇压。我们要强调的是,六四的问题决不只是武力清场的问题,也决不只是执行戒严令的问题。因为,中共当局使用了重型致命杀伤性武器,坦克机枪,包括使用了国际禁用的开花弹。显然,六四不是清场,而是屠杀。再有,当局不但对广场上的学生市民大开杀戒,而且还对不在现场的民众大肆逮捕通缉关押。这就决不仅仅是清场,而是明目张胆的镇压。谈到执行戒严令,且不说戒严令本身的非法性,问题还在于,戒严令只是针对北京局部地区,但是随之而来的大镇压却不但针对北京地区,而且针对全国各地,无论城市还是乡村,无论沿海还是内地,无一处幸免。一言以蔽之,六四是中共当局使用现代化的武器和各种非法的野蛮手段,对以和平方式表达自己观点和主张的民众的大屠杀、大搜捕、大镇压。六四否定的是国人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等最基本的人权。因此,中共当局的所作所为就无论如何都不能被看做是维护必要的社会秩序,其动机、其效果都只是维护那个赤裸裸的野蛮专制。

正如赵紫阳所说,六四镇压“开了党中央武力镇压公民的先例。二十年来,历届领导上台,都照例必须像宣誓一般,作出肯定镇压的赞美。上行下效,省、市、县、乡、村,创造了多少起官员镇压公民的小天安门事件?有人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天天有”。这就是说,六四并没有成为过去,六四还在继续。

有人说,六四保证了中国社会的稳定,这才有了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这才有了中国的崛起。没有比这种辩护更邪恶更无耻的了。难道说中国的经济发展必须建立在人民的血泊之上?一个靠屠杀本国人民而崛起的国家会是怎样性质的国家?那些为这种血腥的崛起而骄傲的人怎么能对自己受难的同胞如此的冷酷无情?

有人说,六四屠杀虽然使中共政权丧失了合法性,但是中共后来又用经济发展的成就为自己赢得了新的合法性。这种说法不值一驳。因为那些认同自由民主理念的人决不会承认这种合法性,那些经济利益受到相对剥夺甚至绝对剥夺的人也决不会承认这种合法性。问题还在于,中国模式的经济发展本身就不具有合法性。六四使中国的经济改革走上歧途。由于缺少起码的公共监督与民主参与,中国的经济改革不可避免地变成了权贵私有化。在改革的名义下,大大小小的官员摇身一变就成了资本家;原来挂在全体人民名下的资产,一下子就变成了官员们的私产。众所周知,不是别人,恰恰就是中共自己,早先曾以革命的名义,用血腥的暴力消灭了整整几代经济精英,把所有平民的私产统统变成了所谓全民的公产。如今,他们又以改革的名义,把全民的公产变成官员自己的私产。先是以革命的名义抢劫,后是以改革的名义分赃。两件相反的坏事居然让一个党在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全做了。

最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共的的这种经济改革,在道义上是最无耻的、最恶劣的。但是在效益上,在短期之内,却可能是最容易见效的、最容易成功的。因为它避免了民主下的私有化或曰大众私有化导致的资产的过渡零碎化;再加上政治高压造成的“低人权优势”,于是就形成了其他转型国家和民主国家难以匹敌的竞争力,实现了持续多年的经济增长。很明显,所谓“中国模式”、“中国奇迹”,实际上是建立在赤裸裸的暴力和最大的伤天害理、不公不义之上。共产党本来是靠打倒地主资本家起家的,现在它自己却变成了最大的地主最大的资本家。今日中国,0.4%的人占有全国财富的70%。在家产超过一亿元的富豪中,中共高级官员的子女占91%。试问,造成这种结果的经济改革有什么合法性可言?广大人民是决不会承认,决不会接受的。

可以想见,一旦中国民众有了发言权,他们一定会强烈地要求重新洗牌,要求对化公为私的权贵们进行经济清算。中共当局深知他们早已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所以他们对自由民主比过去更恐惧更敌视。不要以为时间会淡化一切。事实证明,随着时间的流逝,六四的罪孽非但没有减轻,反而进一步蔓延增长。假如我们听任中共继续这样下去,直到把国人的人权与民主的理念和正义感消磨殆尽,我们将会面对一个对自由与正义更加蔑视,更自信因而更骄横,并且更加强大的专制政权。那必将是整个人类的巨大灾难。中国是一个大国,中国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中国的问题不只是中国的问题,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

今后的一二十年,对于中国是极为关键的,对于人类也极为关键。如果在未来的一二十年,中国还未能走上自由民主的康庄大道,那么,不但是中国自己,还有整个世界,必将遭遇巨大的灾难。这就要求我们决不可一味等待,而必须奋起抗争。埋葬中共暴政,埋葬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专制强权,任重道远,我们的抗争无比艰难,也无比神圣,无比光荣。对自由的渴望深深地植根于人心之中,它永远不会熄灭。自由民主好比不死的凤凰,它可以失败一百次一千次,但每一次它都会浴火重生。相反,共产专制只能输一次,它一旦倒下,就再也爬不起来。只要我们不屈不挠,坚持抗争,最终的胜利必定属于我们。

来源: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2009.6.3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2,5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