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中国地震局的做法实在该改了

Share on Google+

——从山西人“不信政府信谣言”谈起

不久前,国内网站纷纷报道:山西三千万人不信政府信谣言,半夜从家里跑到街头、公园躲避地震灾难。

消息说,2月20日夜里,山西晋中、吕梁、太原等地几十个县市灯火通明,上千万人冒着严寒挤上街道,彻夜不归家,焦虑地等待“近日有地震”预言的发生。可笑又可气的是,政府有关部门竟茫然不知所措,一连好几天,山西省地震局和太原地震局的网站都关闭,电话也打不通。政府不敢出面辟谣。一直到2月21日上午,山西地震局才奉陕西省政府之命发布公告辟谣。 但很多人还是不相信政府的公告,而宁肯相信手机上亲朋传来的“地震谣言”,依旧跑到街头、公园躲避地震。中国地震局的公信力可谓荡然无存。

应该说,发生这种情况一点也不奇怪。2008年四川大地震前也有过地震的传言,当地有关部门郑重其事地出面否认。就在今年1月,山西省运城市一带就流传要地震,1月21日,山西省地震局特地在网站上“辟谣” (http://news.163.com/10/0124/11/5TPOR8PQ0001124J.html)。可是这边辟谣的话音未落,1月24日运城市就发生了4.8级地震。怪不得有网友要讽刺说:“地震前三大现象: 1.井水异常;2.动物反应异常;3.专家出来辟谣。”

我在两年前汶川地震后写的文章里早就讲过:“在这次四川地震漏报之后,国人已经对地震局失去信任”。“中国的地震预报系统已经失去了公信力。可以想见,假如在未来某一时候,在某地(特别是在某地震带)流传着该地要地震的消息,政府怎么办才好呢?不吭气是不行的,那只能让人们理解为默认。出面辟谣吧,只怕民众又不信。倘若在这种情况下,当局又提出要追查谣言,惩办造谣者,很可能只会引起更大的不满与恐慌。我要说的是,在汶川之后,人们对地震的感受,对地震局的期待和信任都变了。过去那套做法,不改也得改,不改就行不通了”遗憾的是,直到今天,这套做法仍然没有丝毫改变,所以才会有山西三千万人不信政府信谣言,彻夜不眠等地震的奇观。

若问,民间为什么会有地震的传言呢?四川汶川和山西运城的事例都证明,民间关于地震的传言未必都是空穴来风。在中国,按规定,只有政府才能发布地震预报,其他任何单位、个人都无权发布。那么,民间的传言又是怎么传出来的呢?估计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地震部门发现该地区近期内有可能发生地震,但公布出去又怕引起人心恐慌,社会失序;于是秘密通知某些特殊的单位或部门作应急准备,这些单位或部门的不寻常动作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另一种可能是,地震局内部的人自己说出来的。有的内部人知道近期该地区有可能会地震,按规定不能对外讲,但免不了回家去要告诉自己的至爱亲朋,比方说悄悄告诉自己的老婆,而老婆又会去告诉娘家人。这样辗转相传,越传越远。

记得1976年四川闹地震,我在成都。上上下下,人心惶惶。那时候没电话没手机更没互联网,大家都耳目闭塞,孤陋寡闻。我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是个中学地理老师,多年来利用业余时间土法上马搞地震观测与研究,这下子成了众望所归的顾问。他受宠若惊,知无不言。每天都有他的朋友向他打听近期成都地区会不会发生地震,然后把他的意见传播开去。隔三差五地,我总能从我的朋友那里获知他发出的信息。有些人和这位张老师的关系太远,没法象我这样直接获悉最新指示。有的人就只好傍晚时分在他家院子外边转悠,等院子里出来个什么人赶快抓住问一问。还有人更绝,伸头往院子里瞅一眼,然后回去高兴地对大家说:没事没事,今晚上不会地震。张老师家的灯亮着呢。

我曾经托朋友去问张老师,在离成都最近的地方,哪里最安全?朋友传达张老师的话:重庆。重庆从来没闹过地震。我一听这个答复就想起休谟对因果关系的诘问:“过去恒常如此,何以保证将来也必定如此?”正如休谟所说,我们关于外部世界的知识,实际上都是或然的,不是必然的。然而,生活本身迫使我们做选择,而除了我们拥有的那些不完备的知识外,我们别无依托。既然我想离开成都躲地震,不去重庆又去哪里呢?

我们何尝不知张老师的能力有限。可是在那种情况下,不问他问谁呢?我们当然知道张老师的话仅供参考,但有点参考总比一点没有好。在事关生死的时刻,没有人甘心坐以待毙。他们必定会千方百计地寻找任何有关的信息和知识,以便给自己的行为选择多少提供一点理性的根据。张老师尽其所能,知无不言,我们都很感谢他。那时我就想,地震局为什么不也这样做呢?

笼统地说地震短临预报不可能是没有意义的。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人类对地震毕竟也积累了不少的知识。如今中国的问题是,官方垄断了一切有关地震的信息,而且也垄断了信息的发布,没有极大的把握就不敢报,自己不报还不准别人报,宁肯漏报不肯虚报。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两次漏报就是这样造成的。其实,关于地震的监测预报并不是毫无出路:知道多少算多少,有几分把握说几分话。这不就行了么?

事实上,美国、日本就是这样做的。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利用其掌握的有限知识,建立预测模型,算出每个地点未来24小时内发生各级地震的概率,然后用不同颜色代表概率值并投影到地图上,获得一组概率分布图。在USGS官方网站上,民众可以随时查看他所关心地区的地震概率分布,并自行决定该如何行动。日本地震调查研究推进本部有“地震动预测地图”,用不同颜色标注全国各地今后30年内发生不同级别地震的概率。要查询某一地区发生地震的概率,可通过放大或缩小地图查询。通过发布“地震动预测地图”,提高全民防灾意识,为采取有效防灾措施提供基础数据。

我以为,美国和日本的做法都是值得中国学习的。一句话,中国地震局的做法,实在该改改了。

胡平 2010年2月3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期 2010年2月25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39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