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日

89年64惨案与中国经济的崛起是否有因果关系?为什么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比前苏联和东欧国家快?《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认为,中国的高速经济发展,恰恰与六四屠杀有非常重要的关系

镇压六四使中共政权建立在赤裸裸的暴力之上

胡平说,由于邓小平镇压了六四,他不仅仅清洗掉了像赵紫阳这些党内有开明思想的人,他整个也就使自己的政权建立在赤裸裸的暴力之上,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然后邓小平在南巡讲话中又谈到,要加速经济改革,“不问姓社姓资”。这么一说,就更把事情说穿了。当年邓小平在镇压六四后,有个讲话说,这是关系到“走社会主义还是走资本主义”。然后还谈到,为什么要坚持专政,因为“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之后的一个历史时期之内,力量还比不过资产阶级,所以必须要实行专政手段”…等等,也就是说,他知道得很清楚,镇压八九民运,一个唯一的理由,就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问题和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问题。那么,你把这些概念都放弃掉了,这些理由根本站不住脚,那么六四就纯粹是赤裸裸维护自己权力的一种屠杀了嘛。但是反过来,六四之后,共产党发现,横竖他就是靠暴力过日子,老百姓没有反抗,不是他们不想反抗,而是不敢反抗,没有力量反抗。因此这么一来,他倒没有顾忌了。

八九之前,共产党搞经济改革,表面上还要顾及一些说法,那时很在乎说法,因为他害怕如果他明确地说他要搞资本主义,那等于成了自我否定,所以在经济改革方面还是羞羞答答。到六四之后,他发现不用掩饰了,反正共产主义这一套谁也都不信了,反正现在他根本就是靠暴力过日子。所以,现在反而不用问姓社姓资了。以前干什么都要打个社会主义招牌,因为这关系到他自己统治的合法性问题。现在他的统治本来就没有合法性了,本来就是靠着蛮横无理,所以在六四之后,我们看到(邓小平)九二南巡,反而在经济改革上更没有顾忌,更大胆地引进资本主义,更大胆地放弃社会主义,甚至到后来,乃至于共产党官员自己,一个个都成了大资本家。这种做法本身有两个效果,一方面是极其恶劣的,因为你共产党就是靠消灭富人起家的,你现在自己成了富人,当年你以革命的名义搞血腥共产,说是财产属于全体人民,现在你又把属于人民的财产据为己有。你根本就是个强盗嘛。另一方面,正因为共产党在经济改革上,自己通过这种方式完成了权贵私有化,反而使得中国的经济改革,会走得比较顺利。

别的共产国家要进行经济改革,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样把原来通过革命变成了全民所有的这些财产私有化,而要私有化,那么唯一的一个合理办法,就是把属于全体人民的财产平均分给全体人民。苏联东欧的改革基本上都走这个路子。但这种改革,尽管是很合情合理,也是合法的,但是最大的弊病,就是把资产平分给老百姓,就造成资产过于零碎化,难以经营。那么也就是为什么,苏联、东欧在经济改革的一段时期内,经济不但没有上去,反而下来了。

把属于人民的财产据为己有

而中国的私有化,不是把属于人民的财产平均分给全国人民,而是这些官员直截了当地把属于人民的财产据为己有, 使自己一下子成了资本家,使别人一下子成了打工仔。当然这样一来,他们避免把资产变得过于零碎,所以反而避免了经济上的滑坡,反而对经济造成了这么一种好处,经济能够发展得更快一些,再加上他通过对内的压制,中国人又不能有工会,又不能举行各种抗议,又廉价劳动力,再加上人为的压制中国的人权,从而能够更有利于吸引外资,吸引国际社会的先进技术。这样一来,造成中国经济反而以人们意想不到的速度,得以高速发展。很多人原先指望着中国经济发展了,中共在政治改革方面就会更有信心。但这种假设完全是错误的,因为中共说,我们一路走过来,我们今天能走成个“世界第二”,而且,据说过不了多少年,就能超过美国,就是靠我们蛮不讲理嘛,就是靠着我们敢杀人嘛,就是靠着我们对人权蔑视嘛,就是靠着我们对国际社会批评我们人权置之不理嘛,就是因为我们从来没听那一套,我们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也就是,他们发现,我们越坏,我们就越好,那我们干什么要变好呢?若我们一变好,我们就会坏下去了。所以他就坏得比任何时候都理直气壮。这么一来,你想想看,他对不管是中国,以及对世界,会造成怎么样的可怕后果。

(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清单 1989 BBS: http://1989bbs.blogspot.com/2011_06_01_archive.html)

来源:RFI 作者:古莉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