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集权制度的维持靠冷漠

Share on Google+

本届中国人民代表换届选举中,由于一批评论员、学者、维权人士的宣布参选,让本次竞选显得与众不同,当局担忧这些人士当选后,将挑战当前政治格局的说法也不胫而走。《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在接受《大事件》采访时表示,虽然人民代表的权力有限,但极权统治是“靠着人们的消沉与冷漠才得以维系”,因此胡平希望选民别再冷漠、应站出来支持这些独立参选人,毕竟人民代表的作用不只在职位本身,它还能带动公民权力与意识。

胡平曾在《犬儒病——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一文中写道:“我以为极权主义有四个阶段,在狂热和恐怖之后常常还发生过反抗,在反抗受挫之后才会出现普遍的犬儒主义。极权统治靠人们的狂热而建立,通过大规模的恐怖而得以巩固,但是,狂热和恐怖都不可能持久,最后是靠着人们的消沉与冷漠,极权统治才得以维系。”

而今日中国的集权体制,正是胡平所指的,在人民的冷漠与消沉下维系着。“其实冷漠的人不是没有看法的,中国社会里有公民意识的人也相当多,正因为他们看得清楚,知道局势恶劣,而且认为做任何事都是图劳无益的,所以采取回避、不参与的态度,但他们的态度反过来构成体制维持的条件。”

胡平对《大事件》指出,现在的选民对参选人的态度较冷漠,“人大在整个权力结构中,名义上是最高权力机构,但实际上不起作用,党的领导才是至高无上,选民认为就算你选上了,小小一个区、县的人民代表又有多大权力?能独立竞选的人很少,就算全部人都当选,在全国的规模中只是很小一部分,连改变县区的人民代表大会都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所以人们普遍的气氛就是冷漠。”

确实,胡平坦承,县区人民代表大会本身的职责范围就相当有限,很多事情轮不到他来管,而且作为独立竞选人,当选的人数在整体看来又更少,因此要指望独立餐选人选上后靠自己的努力制订、推动一些议案,可能性不大,因为别的代表不会跟他配合,而要通过议案必须有多数票支持。

但胡平提醒,人民代表并非只能在职务范围内起到作用。独立参选人的当选,本身就是公民权力和意识的一种胜利,其感召力、影响力都远超过一个区的小代表,此外,作为代表也有更正当的权力为民请命,讲的话多少比以前更受人关注,可对舆论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他们可发挥超出一个代表席位的作用,这点还是该重视。”

因此,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唤回人们对公民意识的热情。胡平对《大事件》说,今天的中国和阿Q时代完全不一样,当时的人们缺少公民意识,浑浑噩噩过日子,现代人不缺公民意识,但因为现实中屡屡碰壁、自己也受到很大的损害,因此公民意识的热情被浇灭,进而采取冷漠回避的态度。如果这时有人能站出来,让事情多少出现进展,就能激发更多人参与及支持人民代表选举的意愿。

胡平指出,随着时代的不同,人民对“起不起作用”的想法也不同,“六四”之前,即使“说了也白说”,但觉得“不说白不说、白说也要说”,因为当时说的风险不大,有这种态度的人多了,就会发生一定的作用,但如果积极派的人少,讲话的力量很微弱,大家就会采取不说的态度,事情也没有任何好转的希望,因此现在的关键是让更多人摆脱消极的态度。

“尤其选举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举手之劳,无非就是投个票,毫无风险,在此情况下,我更希望呼吁广大选民,郑重其事投下一票,只要一勾一划,就能使情况多少产生变化。”胡平对《大事件》说,事实也证明,虽然选上了,受到打压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但如果有更多独立竞选人获得成功,对竞选人的个人安危也会多一层保护,因为如果没有选上,之后受到迫害的可能性更大,当局要“治”这些人将更容易。

日期:8/24/2011 来源:大事件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95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