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从佛教根本戒律看僧人自焚事件”,作者为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李德成。文章说:“最近,在四川藏区发生了几起僧人自焚事件,原本以慈悲济世、普度众生为己任的修行传教者,未能践行‘法门无量誓愿学’、‘众生无边誓愿度’的宏大誓愿,而以无明、残忍和极端的方式引火烧身,自绝于释门信众,令人震惊,令人发指。这种无视生命的自杀行为,不仅严重违背了佛教的核心要义,更是对佛教根本戒律的肆意践踏。”

李德成的文章不值一驳。在佛教历史上,有不少僧人以自焚方式护法殉教。1966年文革初期,全国各地破四旧,教堂寺庙都受到很大冲击。7月12日,几百名中学生闯进佛教胜地法门寺大肆破坏;法门寺主持良卿法师为保全佛舍利自焚身亡,以身殉教。国内的《百度百科》也称良卿法师为“著名的佛教殉教者”。搜索《谷歌》“良卿法师”,竟有5,610,000条,一眼望去,全是赞叹敬仰之词。李德成敢否认敢抹杀吗?

不错,佛教反对杀生,反对自杀,但这不包括为信仰为自由反压迫的自杀殉道。台湾的星云法师曾专文论述这一问题。星云法师说:“自杀虽说是不道德的,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例如许多圣贤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为国家、为人类的利益而自我牺牲,你能说这不算是伟大的道德吗?如果把一个人害死是不道德的事,那么法官判人死罪,这究竟合不合乎道德呢?法官判处罪犯死刑,目的也是为了维护社会的秩序、公理与正义,你能说这是不道德的行为吗?再如两国交战,一旦战争就要杀人,佛教不容许杀生;杀敌是犯戒,那么战争杀敌,合乎道德吗?”星云法师指出:“如果用嗔恨心去杀人,当然是不道德;如果用慈悲心去杀人而救人,却是大乘菩萨的道德。”星云法师引用伦理学家赫宁的话,一个国家的间谍如果为了维护重大机密而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不算自杀,因为这种行为不是出于自私的动机,而是为了保卫国家的秘密,是为了国家的安全:“这种为了某种高尚理想而结束小我生命的行为,不是‘自杀’,而是‘牺牲奉献’”。

1963年6月11日,越南僧侣、66岁的释广德法师,为抗议吴庭艳政府迫害佛教徒,在西贡街头自焚身亡。星云法师当时就写文章表示“哀悼与声援”。星云法师说:“虽然佛教徒没有武力,从来也不用武力,但佛教徒有比武力更强的信心,更强的自我牺牲精神。”这就表明,自焚不是暴力,不是武力,而是自我牺牲。星云法师明确表示:“我们对这次越南佛教徒护教的奋斗经过,庄严的虔敬之心油然生起,不禁要高叫出:‘赞礼佛陀伟大的圣教,赞礼越南佛教徒的护教热情,更赞礼广德大师的殉教精神!’”

星云法师赞颂释广德,称他为“伟大的圣者”,“他把一生奉献给佛教,最后连生命也交给佛教了,而且交给得轰轰烈烈。为了拯救佛教,他在火焰中焚烧达半小时之久,竟没有皱一下眉毛,也没有动一下嘴唇,他的安祥、镇静;他的愿心、定力,赢得了全世界人类的眼泪。我们可以预感到:吴廷琰总统有坦克枪炮,有宪兵警察,但他不曾胜过越南佛教徒伟大的殉教精神。”“我们佛教徒在历史上,向来与世无争,但为了圣教的存亡,只有用慈悲自我牺牲的精神,和对方摊牌。对于广德大师的这位狮儿的殉教,我们仰首望着云天,说不出是喜是悲,我们感到辛酸,也感到光荣!”

在文章的结尾,星云法师向全世界的佛教徒发出呼吁。他说:“广德大师的牺牲,可说比山还高,比海还大!全世界佛教徒,应该在为这位圣者致哀之余,更要歌颂他的殉教精神;我们应该把他殉教的经过,作成传记,永远的教导未来的佛门弟子,作为精神读物!”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谈到藏人自焚事件时,居然指责藏人组织,指责藏人组织对自焚“不仅不予以谴责,反而进行美化、炒作,甚至煽动其他人仿效”;甚至还说藏人组织的做法是“挑战着人类的良知和道德底线”。天下没有比这种攻击更荒谬更颠倒是非的了。按照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的说法,星云法师对释广德自焚的赞叹与歌颂,岂不是加倍的“挑战人类良知和道德底线”吗?

百度百科是中国大陆自家的搜索引擎,星云法师是中共当局视为友人的宗教领袖。上面我引述了他们的文字,且看当局及其御用学者何言以对。

今日中国堪称自杀大国,自杀者的绝对数量世界第一,相对比例也位居前列。中国也是自焚大国,就在最近一段时期,藏人僧尼自焚,拆迁户自焚,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令人触目惊心。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的自杀和自焚案例中,反对权力的压迫占很大比重。事实上,所有的自焚都是对当局的抗议。当局自己心里非常清楚,所以它倒打一耙,反而给自焚者以及同情自焚者的一方扣上种种罪名,力图把水搅浑。有些民众出于对这种问题的不了解不熟悉,或许也会感到困惑,以至于误解了自焚抗议的意义。因此之故,我们有必要对包括自焚在内的自杀性抗议做深入广泛的阐发与解释。

《中国人权双周刊》2011年12月1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