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中国社会道德滑坡的根本原因

Share on Google+

中共党刊《求是》,今年第一期发表署名文章,反驳“道德滑坡论”。文章声称,我国社会道德状况主流是进步的、光明的、向善的;之所以会有道德滑坡的说法,原因之一是“社会舆论放大效应”:“一例败德的突发事件,会引起一些小报小刊和网络媒体的亢奋、躁动以及持续、深度的追踪报道”,于是,“道德‘滑坡’的舆论也随之铺天盖地般传播开去。”

依我看,《求是》的文章刚好把事情说反了。众所周知,今日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象佛山女童悦悦被碾事件,毒奶粉事件,地沟油事件,之所以能通过小报小刊和网络媒体得到广泛传播从而引发热烈争议,那也是因为这些事都和政治没有直接关系,都不属于“敏感词”。在今日中国,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更恶劣更严重。只因为这些事涉及到当今的政治禁忌,就连网络媒体也被禁止报道,因此无法形成任何舆论。实际上,这些事更能说明我们社会的公共道德已经堕落到何种地步。也正是这些事,更能说明造成这种堕落的根本原因。

且以中国政法大学教师滕彪的一番遭遇为例。

2008年3月25日晚8点40分左右,滕彪去书店买书后归家,在楼门口遭到绑架,滕彪大喊大叫,足足有三分钟,这声音足以让周围四栋楼的居民和小区保安全听见,但没有一个人出来。

注意:滕彪事件是发生在家门口,周围全是左邻右舍,这是一个熟人的圈子。这一点很重要。我们知道,在陌生人的情境下,人容易表现得冷漠。越是熟人的圈子,人越是容易互相照应,互相帮助。

其次,这件事发生在晚上八、九点钟,那正是大人下了班,小孩放了学,家里人最多的时候;另外,这又不比早晨那么紧张匆忙,在这样的时候出了什么事,一般人最有时间和精力去过问。

平常,我们或者由于专心致志,或者由于心不在焉,都可能对身边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理论上不能排除,在小悦悦事件中的18名路人,其中有人可能确实没有注意到,没有意识到小孩子被碾这件事。滕彪事件却不同。滕彪大喊大叫了三分钟,再不经心的人也该听见了。大人没听见,小孩总该听见了;张家没听见,李家总该听见了。怎么可能都没有反应呢?你一个人不敢出来,你可以叫上别的邻居呀。就算你害怕和绑架滕彪的那伙人打照面,你可以打电话报警呀。

再有,如果是政府直接出面,比方说是穿制服的警察直接把滕彪带走,周围的人不作反应,那还情有可原。可这是一伙身份不明的人在绑架滕彪,邻居们怎么也不作任何反应呢?想想看,假如楼里有小孩问家长:爸爸爸爸,滕叔叔在楼下叫喊呐,出什么事啦?我们去看看吧。当父母的会怎么回答呢?

其实,答案很简单:恐惧。当滕彪在家门口遭到绑架时,邻居们之所以都不出来,是出于恐惧,出于对政府的恐惧。自六四以后,人们已经习惯于政府的暴虐,习惯于政府的流氓行径,习惯于在政府的暴行面前保持沉默。而且,冷漠会传染。起先,你只是对那些受政府打压的人冷漠,然后你会逐渐把这种冷漠态度扩展到其他人,习惯于对其他人遇到的麻烦远远避开,不闻不问。

甚至连很多儿童都早早地习惯了这一切。我们知道,小孩子有特殊的敏感,单单从家庭的气氛里就知道什么问题是可以关心的什么问题是不可以关心的。正如旅美学者徐贲所说:“对于许多儿童,早已没有多少他们不知道的‘不做好人’的秘密了。甚至连成人‘厚黑’的那一套也不例外。”诗人王小妮说:“年轻人的价值判断标准已经一路混沌一路后退,只剩了本能,既有本能的嫉恶如仇义愤填膺,又有本能的趋利避害实用哲学,刀枪剑戟,该用哪个操练哪个,不觉有矛盾。”

我并不是说,如今的中国人已经道德败坏无可救药。我要强调的是,今日中国的道德沦丧,从根本上讲是专制暴政的结果。专制政权的存在,本身就在降低人们的道德水平。专制政权存在的时间越长,人们道德水平的下降就越甚。

《大纪元》2012年1月10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1,73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