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揣着糊涂装明白

Share on Google+

——如何看待日本野田政府购买钓鱼岛

9月19日《环球时报》发表报道“日称将通报警方处理2名非法登钓鱼岛日本人”,其中写道:

据日本媒体报道,针对9月18日非法登上钓鱼岛的2名日本人,日本海上保安厅19日决定,当天将会通报日本警方,将2人交给警方处理。

据日本NHK电视台9月19日报道,日本国土交通相羽田雄一郎19日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称,将会把2人非法登岛的事件向警方汇报,将此事件由日海保厅移交给警方处理。

报道称,18日当天,共有5人乘坐渔船从冲绳县石垣岛出港进入钓鱼岛海域,并将船停靠在钓鱼岛主岛附近。随后,船上2人跳入海中游到岸边,登上钓鱼岛,并在岛上停留近1个小时。

对此,羽田在19日表示:“按照政府的规定,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禁止任何人以任何方式登岛,2人涉嫌违反规定,海保厅将会在19日通报警方对其进行处罚。”

9月20日《新京报》也报道了这则消息。《新京报》的报道说,“两人将会以违反轻犯罪法的嫌疑被处理,按照惯例,轻犯罪法并不会被拘留。”

《新京报》的报道还写到:“今年8月,10名日本地方议员曾登上钓鱼岛,但冲绳县警方未予立案。海上保安厅此次将就两人登岛向冲绳县警方报案。海保的人士指出,钓鱼岛‘国有化’后,日本政府‘处理方式有了变化’。”

注意,这则消息很重要。考虑到不少人或许不了解这则消息的意义,我们有必要在这里解释几句。

这可是历史上第一次,日本人私自登上钓鱼岛要吃官司!由此可见,日本野田政府以政府的名义买下钓鱼岛,其目的就是严格禁止日本人登岛,就是避免刺激中国。

其实,多年前,日本政府就已经要求国民不要上钓鱼岛。事实上,从2003年起,就已经没有日本人再登上钓鱼岛,只是到了今年8月,10名地方议员登岛,才破了例。

由于在先前,钓鱼岛属于私人所有,有人登岛了,只要岛主不介意,政府充其量只能把他们带走,并没有权力对登岛者惩罚。现在就不同了,钓鱼岛既然已经属于日本政府,而政府又宣布了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登岛,因此私自登岛者其行为就被视为违法,政府就有权对之惩罚。

9月19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张云的文章“日本对中国国家意志存在严重误判”。文章说:“此次‘购岛’闹剧,从侧面反映了日本国内政治的不稳定和中央政府权威的严重不足。日本所谓‘国有化’是为了避免东京都购买后可能出现失控的说法,令人严重生疑——中央政府竟然会被地方政府甚至地方政府的某个人所挟持,这岂不是天大笑话?众所周知,领土主权问题属于中央政府的专权,地方政府无权僭越。”

张云的质疑不成立,因为按照日本的体制,地方政府确实拥有一定的自主权力。如果石原慎太郎的东京都政府买下钓鱼岛,它确实可以在岛上做些事,搞些建设,而中央政府对之无可奈何。现在钓鱼岛让中央政府抢在前面买下来了,中央政府承诺保持现状,这无疑有助于形势的缓和与稳定。

再有,如前所说,如果钓鱼岛在私人或东京都政府手里,有人私自登岛,中央政府顶多把登岛者带走,却无权惩罚,因此就不能有效的防止。现在中央政府直接掌握了岛子并且宣布禁止登岛,违者受罚,这就更有力地防止了登岛行为的发生。这次两位来自鹿儿岛的登岛者被起诉就已经开了一个先例。由此可见,野田政府购岛,分明是想和缓,而不是激化与中国的关系。

其实,上面这番道理,很多日本问题专家国际问题专家还是明白的。例如,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曲星就承认,日本政府把它所谓的国有化之后,它暂时排除了石原慎太郎在上面做文章的这种可能性,因为石原慎太郎哪怕从日本国内法律上来讲的话,他也没有权利在这上面再进行开发、建设的活动。近期来看它能够对右翼有所制约。

然而,曲星又提出了一种很奇怪的推论。他说,钓鱼岛国有化,从中长期来看的话,反而增加了它潜在的危险性。曲星的逻辑是,如果钓鱼岛在私人或地方政府手里,如果做出了些挑衅的事情,中央政府还有回旋的余地。如今国有化了,中央政府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你在岛上做的任何事都代表了中央政府的意思,如果你在岛上搞了些实质性的动作,必定会被中国视为摊牌,甚至被视为宣战,于是事情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这刚好把话说反了。不错,日本中央政府买下钓鱼岛,这就意味着它要对岛上发生的一切负起全部责任。正因为责任无可推诿,它不得不谨慎。除非它下决心摊牌,否则它就不会作出摊牌的动作。我们知道,历史上很多战争,并不是中央政府决心打,而是下面的人擦枪走火,你一拳我一腿,到头来把中央政府拉下水的。也有一些战争,是中央政府自己想打,但苦于师出无名,又不愿或不敢承担发动战争的责任,于是耍阴谋玩诡计,暗中指使让下面的人点燃引信,自己再做出被迫还击被迫参战的样子。如此说来,野田政府购岛之举只会降低而不会增加由钓鱼岛而引发日中两国激烈对抗乃至战争的几率。

中共当局对日本政府购岛一事做出空前未有的激烈反应,它竭力使国人相信,日本政府购岛就是侵占中国领土钓鱼岛的一次严重升级行动。言下之意是,如果钓鱼岛私有,问题的性质或程度就要轻一些小一些,就是可以容忍的;国有化了,问题就更严重了更恶劣了,就“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事情当然不是这样的。在日本人看来,钓鱼岛无论私有国有,都是日本的领土。在国有化前,钓鱼岛属于栗原家族私有,但这不是说钓鱼岛就是栗原家族的私人领土,钓鱼岛仍然是日本领土,栗原家族是要向日本政府缴纳租金的。现在,日本政府从栗原手中买下钓鱼岛,产权归属变了,领土归属并没有变。

那么,从中国的角度,应该怎样看待这件事呢?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在谈到日本政府把钓鱼岛国有化的问题时,引用了一句他认为很好的评论,“这就像是一个小偷偷了东西,然后一本正经地当众要从左兜儿里头掏到右兜儿里头,弄得还挺正式,甚至要挪到裤子兜儿里头,但不管是从你自己的哪个兜儿挪到哪个兜儿,都一点不妨碍你这东西是偷的,但是人家还一本正经。”不妨借用这个比方,这个东西换了一个兜,那是不是就改变了它的性质了呢?是不是说,这个东西放在左边兜里,它就不算赃物,或者说就不那么算脏物,而一旦转放到右边兜里,它就成了赃物,或者说变得更是赃物了呢?当然不是。这个东西从左兜换进右兜,其作为赃物的性质没有任何改变,既没有变得少一点,也没有变得多一点;既没有变得轻一点,也没有变得重一点。

总而言之,日本政府把钓鱼岛国有化,无论是从日本的方面看还是从中国的方面看,都没有对钓鱼岛的领土属性做任何改变。野田政府这么做,明显地是为了更好地维持现状,防止钓鱼岛落入立意要在钓鱼岛上有所作为的石原慎太郎一派人手中。中国政府却硬要将此举视为对自己的恶意挑衅,采取了种种激烈的反制措施,这是很不合乎情理的。或许,中共领导人真的不懂,误解了购岛事件的意义;或许他们其实是懂得的,但出于某种其它目的而故意借题发挥——不知道他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还是揣着糊涂装明白?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88期(2012年9月21日—10月4日)2012年9月21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3,1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