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两次我讲到,边界争端,领土领海争端,只应当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去解决,不应当通过武力去解决。虽然中共当局不是民选政府,它与外国签订的边界条约都没有经过中国人民的同意,我们有权对之进行批评,但是未来的民主政府也不能单方面地宣布这些条约非法无效。未来的民主政府也只能努力通过与邻国政府和平谈判的方式去解决这些问题,而不能诉诸武力。

也许有人会说,国家的领土,寸土必争,民主政府也可以使用武力。当年,老牌的民主国家英国不也是通过战争才赢得了福克兰群岛的吗?

其实,这个类比不恰当。英国这个例子非但不说明相关国家可以用武力解决领土争端,正相反,它倒是说明相关国家不可以用武力解决领土争端。

福克兰群岛,又叫马尔维纳斯群岛,位于南大西洋。历史上曾先后被英国人、西班牙人和阿根廷人占有。1833年英国人从阿根廷人手中夺取了福克兰群岛,1892年福克兰群岛成为英国正式殖民地。1982年,阿根廷军政府派兵攻打福克兰群岛,岛上英军很少,不敌,于是阿根廷便占领了该岛,紧接着,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下令,出动重兵,与阿根廷军队展开激战,阿根廷军队战败,英国重新夺回了福克兰群岛。

注意:在福克兰群岛的问题上,第一,一百多年来,福克兰群岛一直是被英国实际控制和管辖;第二,是阿根廷用武力改变现状,英国则是用武力恢复现状。在这里,英国使用武力,只是对阿根廷用武力解决领土争端做法的否定;因此,它正好说明,不可以用武力解决领土争端。好比张三抢了你的钱包,你又去把钱包抢回来。张三的行为叫抢劫,你的行为却不叫抢劫,你的行为正好是反对抢劫,正好是对抢劫的纠正,对抢劫的否定。

有些人把钓鱼岛比作福克兰群岛,主张中国象英国那样使用武力。这刚好把话说反了。因为钓鱼岛一直在日本的控制与管辖之下,中国要是用武力夺取钓鱼岛,那就是扮演了阿根廷的角色而不是英国的角色。

诚然,在过去漫长的历史上,武力侵占曾经是一种被世人公认的或默认的获得领土的方式。那时候,解决领土争端,主要就是比谁的武力强大。但毕竟,人类是在进步的,人类是有进步的。早在1941年二战仍在进行期间,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就发表了《大西洋宪章》,宣布两国“不寻求任何领土的或其他方面的扩张”,“不希望看见发生任何与有关人民自由表达的意志不相符合的领土变更”,等等。后来,苏联等国也表示同意宪章的基本原则。1945年,二战结束,中、英、美、苏等50多个国家发起成立了联合国,并且为防止战争,维持和平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可行的运作机制。联合国的宗旨就是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制止侵略行为,发展国际间以尊重各国人民平等权利自决原则为基础的友好关系,促成国际合作。《联合国宪章》明确规定各国应以和平方式解决其国际争端,不得对别国进行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

应当看到,60多年来,联合国在维护和平,防止战争,制止侵略等方面确实作出了很大贡献。不过,迄今为止,人类还没有实现世界大同,联合国并不是世界政府,联合国的权威有限,力量有限。在这种情况下,大国的作用就十分重要。如果大国能以身作则,带头遵守联合国宪章,世界和平与安全就比较有保障。反过来,如果身为大国却藐视国际准则,恃强凌弱,世界和平就会受到严重的威胁。

为什么很多国家对崛起的中国忧心忡忡?主要原因就是,它们担心中国不愿意成为负责任的大国。一个连政府发言人都能公然讲出“法律不是挡箭牌”的国家,随着其实力的增长,它会不会越来越藐视国际准则国际秩序呢?值得注意的是,有些中国民众在国际问题上也往往陷入狂热的好战的民族主义,他们不承认普适价值,不承认普适规则,主张用武力解决领土争端。有鉴于此,我这篇讲话应该不是多余。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2012年10月1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