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RFI):2012年11月16日 (收听)

作者 古莉

中共十八大权力交接后,中国社会面临怎样的局势? 未来十年中国领导人会走什么样的路?十分引人关注。本次《人与社会》节目专访《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先生, 请他谈谈看法。

促习近平走老路的两个原因

法广:中共十八大权力交接以后,未来十年中国社会面临着什么样的局势,会走什么样的路?

胡平:从这次权力交接来看,十八大之后,中共依然会在一段时期内延续过去的做法。这是两个原因造成的:

第一就是六四以来中国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20多年过去了,问题积累如山,积重难返。在这种情况下, 当局要进行改革难度相当大。这尤其体现在上上下下腐败的问题上。因为腐败一方面民怨最大, 另一方面也使当局要进行政治方面的改革,推行自由化民主化遭到极大的阻力。因为这些官员都发现, 在这个时候如果推行自由化民主化,他们不但可能失去垄断的权力,而且很可能因为经济腐败而受到清算。 这种情况就造成了上下官员对自由化民主化,对我们所期待的政治改革的顽强抵触。

另一方面,另一条就在于它这种权力交接的方式本身也注定了它特别强调一种保 守性。因为这种权力交接和古今中外其他的权力交接都有所不同,你像民主国家,它有政党轮替, 那么新上台的政党就可以完全推行一套和前任它取代的那个政党不同的政策。

过去皇帝君主制的时候,新皇帝当然和老皇帝有更多的联系,但毕竟他一旦掌权之后,理论上他就有完整的权力, 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就可以重用他所信任的人。也就是说,新皇帝依然可以对老皇帝的做法进行很重大的改变。

而中国现在这种权力交接,实在是相当拖泥带水。每次交接,你看, 首先它这些掌权人的后面都有婆婆,周围的人都不是自己选的,都是别人给他搭配的。最明显的就是所谓国家主席和总理。 按照宪法,总理是该由国家主席提名,人大常委批准。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在中国这几任都不是这个样子: 李克强之所以将会成为总理,不是习近平挑选的,是别人安排给他的。在此之前, 温家宝成为总理也不是胡锦涛决定的。乃至于朱镕基,李鹏成为总理,也不是江泽民自己做主。正因为这样, 在两个人之间都没有内在的配合与一致,那其他就不用说了。这个造成的结果就是新上任的人的权力总是不完整,后面有婆婆, 有监军,周围的人跟他又不是相同的派系,就使得他每一个人都很难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继承前任错误是制度使然

这么一来,他只有延续过去人的做法。等到几年之后,或许第一把手的人的权力比较巩固了,比较强化了,但到这时候, 他已经沿着过去的路走了很远一段路了,从而就使得前任所做的事情,前任犯下的错误,前任的错误政策, 被他继承下来,成了他的政策,成了他的事情了。比如最简单的,就像当年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其实在高层内部很多人有不同的意见。 那么胡锦涛上台,很多人以为他能够改弦更张,能够做的不一样。但实际上他做不到。因为江泽民还在他背后站着。 那么既然不能纠正,他就只有延续过去的做法。换句话说,不管愿不愿意,他就会继续压制,而压制了几年之后, 这事儿就成了他的事了。你说有人掌权不好改正错误,因为是他自己犯的错误,他不愿意否定自己, 否定自己会造成很多自己权力的重大损失。问题是新上任的人虽然和前任没有直接关系, 但是由于在很长一段时间要延续前任的政策,从而前任的问题,前任的包袱就成了他的包袱了。直到后来, 他自己哪怕开始还有在某些方面改革的意图,而开始苦于没有比较大的权力,等到后来权力稍微大点了, 他发现所有前任的问题已经成为他自己的问题。那么到时候他就更不愿意改了。 所以它就造成一种很强的连续性和保守性。这也使得在十八大之后,中国只要不出现其他方面问题的一些刺激, 单单是靠上面自身的运作,它更加可能是按照二十多年来的这种惯性继续下去。

同舟共济防止被清算

法广:那这就是说,保证一个各人不会有太大权力,而同时保证这个政党有绝对的权力。是不是这样一种体制?

胡平:因为特别是由于这么多年来的政治迫害,加上经济上的腐败,使掌握权力的人不得不团结。因为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觉: 我们都是在一条船上。这个船翻了对大家都不好,所以他们之间再有很多矛盾,勾心斗角,明争暗斗, 但它一般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能达成一种妥协,而不至于…。就像这次权力交接,看得很清楚,按理说,已经没有了强人, 指定接班人这种做法已经难以为继,那这种情况下,通常它会自然地走向民主。因为只有用民主的方法, 才能够让大家都服气,解决最高权力的分配。但是他不敢这么去做,根本不敢,因为他担心这个口子一开,大概这个局面他就会失控。 而正像我开始讲到的,他们担心中国一旦走向政治上的开放,那么现在这些共产党的高官们恐怕要受到政治上, 尤其是经济方面的清算。

你看,就前几天,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很奇怪的文章,谈到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意义的那种政党。说在中国, 政党轮替是不可能的。西方的政党轮替只涉及权力交替,如果中国发生了政党轮替,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重新洗牌和大动荡。 他这个话当然说的不清不楚,很不逻辑:你都说在中国政党轮替不可能,那你还担什么心呢? 还说这个后果那个后果,那不是多余?不是不可能嘛?所以其实它当然不是不可能,他主要表现出他们一种强烈的不愿意, 反对出现政党轮替。但是他的后一句,就表现他们的一种忧虑。就是中国一旦出现政党轮替,他还不是说,上来一个坏党, 胡搞一气,会把中国搞乱。他还不是说这个,而是说只要出现政党轮替,中国就会天下大乱,意思就是说, 只要中共失去了垄断性的权力,中国社会就会出现翻天覆地的重新洗牌和大动荡。从这种危言耸听的说法来看, 表明他们自身对这个问题已有相当强的危机意识,而这种说法并不是没有根据。这么多年来, 你想30年前中国几乎没有富人,到了30年后的今天,中国有了世界上最多的亿万富翁,贫富差距贫富悬殊令人触目惊心。

财富分配格局没合法性

而问题是,财富在30年来尤其是之后20多年的分配过程,由于民众根本被排斥在这个过程之外, 所以造成现有的财富分配格局完全没有合法性,说通俗点,就是老百姓不会认你的账。他不认为你就该有那么多钱。 你凭什么该有那么多钱呢?凭什么这个东西就成了你的呢?现在是靠着高压,大家无可奈何,只有看着你这么下去; 一旦老百姓有了发言权,那可以想像广大的民众,尤其是弱势群体,他们一定不能接受,不会接受现有的这种财富分配的格局。 他们就会有强烈的冲动,要求重新洗牌,对经济上的不公正进行矫正,那么由此, 免不了会有相当大一批官员被清算被追究。而现有的,已经有的经济秩序会被彻底打乱。而一种新的, 能够得到社会普遍接受和认可的经济秩序,恐怕总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够建立起来。这种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 这也就是环球时报所担心的,一旦中国出现政党轮替,就会出现翻天覆地的重新洗牌, 这个重新洗牌的意思就是意味着对过去的那种建立在不公正基础上造成的财富分配格局进行一种纠正。而由于原来太不公正了, 所以一旦纠正起来,牵扯面就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之下,和当年的东欧国家和俄国相比, 他们在转型期间经济上也出现过很多问题,也出现了一定的乱象,但是和未来中国发生的乱象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 不可同日而语。

“天下大乱”自我实现的预言

过去长期以来,当局就拿没有共产党的统治中国就会天下大乱这种说法来吓唬人, 做为反对民主化政治改革的一个理由。问题是当他不断这么说,而且不断这么做,也就是不断压制社会自发的力量, 而党内大小官员又不断的腐败,不断地滥用权利。到头来,他就成为一种所谓“自我实现的预言”。也就是说, 你本来说的时候是毫无根据的,那个时候如果没有共产党统治整个社会好得很, 但是你做的时间长了,已经使整个社会结构变得极其不合理,而这种极不合理的结构唯有在你的强力压制之下才可能维持,那么, 一旦没有你这个高压了,肯定就会出现一种所谓大规模的重新洗牌,一些重新组合,那么也就成了你所预言的那种天下大乱。

这种天下大乱完全就是你自己造成的。这么多年你就一直朝那方面去做。 所以很多人在说到政治改革时都说,如果你当局老是不改革,那么到头来,恐怕就会或者爆发革命或者爆发社会动乱。 这并不是说,你改革了会引起革命或引起动乱,而是说不改革,拖延改革,到后来,就可能使矛盾恶性爆发, 就会导致革命或导致天下大乱。从现在的情况看,当局明显就是在朝那个错误的方向走。十八大新的领导班子, 也看不出他们有这个魄力去改弦更张。所以这个情况我觉得是非常让人忧虑的。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