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9

今年是俄罗斯伟大作家果戈里二百年诞辰纪念,我们和普天下的人一起为这个把文学奇迹奉献给世界的俄罗斯人祈祷!

一八五二年二月二十一日,果戈里在莫斯科那个阴郁的冬晨走向天国,安葬在当地圣丹尼洛夫修道院墓地。果戈里死后四十天,该修道院院长帕尔门大主教在逝者安魂祈祷圣餐会上朗诵了作家生前最后一部作品《明亮的主日》。那一瞬间,整个俄罗斯都在为英年早逝的东正教作家祈祷!

二百年沧海桑田,大千世界物是人非,惟有果戈里的文学精神和宗教情怀始终如一,其作品普世价值的光芒恒久不泯。一九五二年,苏俄政权下令拆除莫斯科一九零九年建造的果戈里纪念碑,理由是作家面带愁容,悲苦不堪,与当时欣欣向荣的社会面貌格格不入。多年后的今天,纪念碑又伫立在基督救世主大教堂不远的果戈里街心花园广场,作家的表情仍旧愁苦,我们的世界也一如他的作品既充满欢笑也饱含泪水。

果戈里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饱受苦难而著铸成大作,他是人类语言的殉道者!翻开果戈里的个人档案,我们看到——他的文学作品极大地丰富了世界精神文明宝库,而其一生却过着无私房,无妻室,无存款的清贫的、修士般的生活。信仰、希望和爱透过他每日的祈祷,犹如涓涓细流涌动在作品的字里行间。难怪俄罗斯新殉道者大司祭约安(沃斯托尔格夫)这样高度赞美果戈里:“在语言史上,这样的作家就如同东正教的神父一样,支撑着真诚的和纯净的文学创作。”果戈里是一位深入教会生活的人,他将教会文化遗产视作弥珍的精神世界经典。迄今发现和保存的果戈里手稿,有相当部分是用教会斯拉夫语(东正教祈祷专用语)写成,在一些手稿里甚至还发现了他抄录的《圣经圣咏集》多篇,有些甚至是他用希腊语和拉丁语抄录的。

殊不知,为我们所赞美的果戈里,还是俄罗斯神学和禁欲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家。他最喜爱的读物,是西奈的神圣约安的作品《天梯》,这部作品他终生反复诵读。果戈里认真地研读过大瓦西里和圣金口约安有关上帝事奉礼仪的专著,为了阅读原文,他拜师攻读希腊语。而且,他甚至熟知俄罗斯东正教著名圣地——奥普金娜圣地的圣像。

截至今日,几乎所有人都将果戈里之死涂上了阴郁、无奈、绝望的灰色,特别是当今世界众口一词地认为,由于《死魂灵》第二部的焚毁,更使得作家之死成其精神末日。差矣!差矣!我们的果戈里其实是象一个真正的东正教徒一样欣喜地接受死亡的。他在弥留之前做了忏悔,请领了圣体,他曾张开双臂高呼:“天梯,快赐我天梯!啊,死亡是多么甜蜜啊!”此后,在莫斯科神圣殉道圣女塔基扬娜大学教堂,圣歌合唱团团员们齐声放歌,愿伟大的作家果戈里的灵魂飘向天国,投入上帝的怀抱!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