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Share on Google+

——再评习近平讲话

在1月5日的讲话中,习近平反复强调“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习近平说:道路问题是第一位的问题,道路是党的生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

这是指鹿为马。这是弥天大谎。

我们知道,中共官场早就流行这样一个段子:说社会主义,干社会主义,是极左派;说资本主义,干资本主义,是自由化派;说社会主义,干资本主义,是邓小平派。

中共当局总是高调标榜社会主义,然而环顾当今世界,就数中国最不社会主义。

尽管社会主义有多种定义,但问题是,无论按哪种定义,今日中国都不算社会主义。

众所周知,传统的社会主义被定义为计划经济,或者更准确地说,指令性经济。毛时代的中国就是典型的指令性经济。所谓改革开放,实际上就是引进市场经济。六四之前,当局还羞羞答答,说是“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经济为辅”;92南巡后“不问姓社姓资”,市场的比重越来越大。到现在,当局很得意地宣布,全世界已经有八十几个国家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只剩下美国和欧盟还没承认了。由于中国早在2001年就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按规定,15年后即2016年就自动被承认为“完全市场经济地位”。这意味着,中国早就背离了传统的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的另一个定义是福利国家,即高税收高福利,向富人多收税,给穷人较高的福利,也就是劫富济贫。

今日中国正好相反。今日中国,因为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政府有意给富人提供偷税漏税的机会。以至于国家计委经济所的陈东琪都要说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是“劫贫济富”。说到福利,今日中国的福利不但很低,而且正像清华大学教授秦晖所说,是负福利。越是穷人福利越少,越是权贵福利越多。

民间有段顺口溜,说中国的官员是:“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吃喝基本靠送,房子基本靠贡。”对官员来说,房子是国家分的,如果官员自己要买,价钱也格外便宜,汽车是国家配的,生病住最好的医院和病房而且是公费医疗。官员们平时饭局不断,政府机关的食堂格外价廉物美。在今日中国,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触目惊心,举世罕见。怎么还能说是社会主义?

再来看政治,仅以全国人大为例。到目前为止,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实有2978人,其中官员公务员2491人,占83,6%,工人只有16人,才占0,5%,农民只有13人,才占0,4%。

照说全国人大无非橡皮图章,人大代表无非表决机器,中国既然号称“以工人阶级为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哪怕是充门面,也该给工人农民多一些席位,可是如今的中共连这点表面功夫都懒得做,就这样还要自称“社会主义”。这不是指鹿为马又是什么呢?

再有,根据追踪中国财富的胡润报告的数据,中国最富有的70名人大代表的个人资产净值在2011年一共增加了115亿美元,创下898亿美元(折合5658亿元)的新高。相比之下,世界首富的美国,国会、最高法院及白宫的660名最高官员在同一时期的个人资产净值仅增加了75亿美元。中国的人大代表中,最富裕的60位(占人大代表总数的2%)人大代表的平均个人财富高达14.4亿美元。美国的国会议员当中,最富裕的11位(占议员总数的2%)国会议员的平均个人财富为3.23亿美元。

就这样,中共当局还硬要说,我们中国的政府是无产阶级,我们中国搞的是是社会主义。

结论很简单,中共当局之所以要在口头上反复坚称社会主义,仅仅是为了维护他们的专制权力,仅仅是为了维护他们的非法的既得利益。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可以休矣。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2013年1月11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44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