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流行病和传统病

Share on Google+

每年有一种传染病在春节前后登场,把生死问题摆在中国人面前。前年是非典型性肺炎,去年是禽流感,今年就是流行性脑膜炎了。安徽省去年12月开始发现的脑膜炎,到一月底已经扩散到24个省区,有258个个案,16人死亡。安徽省立即下达指令,禁止媒体报道。中央卫生部也“为安定人心”不再每天公布病情的发展。这就让人想起千年闹非典的时候也是这样,从中央到地方拼命隐瞒和缩小病情,若不是蒋彦永医生站出来大吼一声的话,全世界就会继续被蒙在鼓里,死亡人数就会增加很多了。

这就引出一个疑问:难道中国共产党真地不怕重犯错误,再来一回隐瞒疫情吗?这就要让事实说话了。蒋彦永医生那回说真话,当局对他怎么样?是欢迎、鼓励还是嘴里不说、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呢?蒋彦永失去自由,现在仍然不准说话。早几年,第一个发现河南艾滋村又组织病人去争取政府救援的万延海先生,也坐牢很久。同时发现艾滋村和积极从事抢救病人的高耀洁医生,政府不准出国领奖,后来也监禁起来。若不是国际机构和人士激烈抗议的话,这两位救人的功臣自己恐怕至今还不能得救。其实就是共产党不这样讳病忌医的话,它要了解真相也不容易。1994年1月19日《健康报》报道,“我国已现为单位疫情缺报或报零的现象有增无减。许多乡镇卫生院和县医院门诊部报告疫情。由于太多,已顾不上抓漏报,只能全力抓不报。这就使不少地区失去了疫情早期控制能力。据在同一年,上海200人感染了霍乱,贫民区七人死亡,市府仍然不采取措施,还不准告知病人患的是霍乱。这就是中共代代相传的那个致命的遗传病—层层领导都爱听好话,视“揭短”者如仇敌的结果。九十年代以来经济上去了,“一俊遮百丑”,就更不准说黑暗面了。

国内有良心的学者,甚至某些官方机构,也不时地指出社会危机十分严重,随时可能爆炸。但是,官方却缺乏决心和勇气去面对那些危机的真正根源。他们过于相信自己手里大大增强了的财力,以为可以用金钱买到一切。去年,非典危机过去以后,他们不去解决制度和人员上的问题,却只顾增加经费,扩大和建造疾病防治机构,结果一栋栋高层建筑里起来了,一套套先进的医疗设备安装起来了,这时忽然发现有能力和愿望为公众服务的医疗人员却远远不够。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其他领域,比如群众行动起来本来是推动胡锦涛们所许诺要解决的问题的必要条件,然而他们担心群众的维权运动会威胁他们的统治,于是就回过头来无情地镇压群众。例如胡锦涛和温家宝谴责了非法占有农民耕地的举动,并许诺要帮助农民。2003年陕北榆林县三叉湾官府以每亩五百元价格强行购买了村民赖以为生的上万亩土地,几万农民起来向北京请愿不果,就以占领耕地不准开工的方式继续斗争。结果官方逮捕了为首的27人,对其中6人判以15年监禁的重刑。这就和他们要解决中国的医疗制度的危机却又要压制甚至监禁蒋彦永、万延海和高耀洁一样。

2005年2月23日 于美国·新泽西

文章来源:刘宾雁网坛

阅读次数:22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