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有人在网上贴出薄熙来的岳母、谷开来的母亲范承秀的一封亲笔信的扫描件。

信是写给司法部长吴爱英的。在信中,作为老八路老革命,作为九十岁的老人,作为母亲,范承秀请求允许探望在监狱中服刑的重病缠身的女儿谷开来。

这封亲笔信是真是假,外人自然难以确定;不过从情理上讲,范承秀写这样一封信是完全可能的。

香港《明报》在2月8日有篇报道,说范承秀透露,因杀人罪被判死缓的薄熙来妻子谷开来“很久不能正常进食了”,她给相关负责人写了多封信件想去探监,却杳无回音。

在这封亲笔信里,有一段话最引人注目。范承秀在信里写道:在合肥中级人民法院公审谷开来的电视报道上,“镜头中的谷开来完全变了形,不但身体严重肿胀,面部和眼神都和我的女儿判若两人。我们全家及所有熟人都不敢相信镜头中的谷开来是真的谷开来。”

我们都还记得,早在去年8月9日谷开来庭审的照片和录像公布时,就有不少人怀疑庭上的谷开来不是真身是替身。如今,范承秀以母亲的名义提出质疑,自然更令人震惊。

不过正像有的网友分析的那样,范承秀这么说,很可能是一种策略。范承秀想见狱中的女儿,可是当局不让见,她就只好把问题升级,质疑当局作假行骗。范承秀在信里写道:“如果不能亲眼见到我的女儿,实无法解除我的疑惑和焦虑。”这就是说,如果你们不许我去探视谷开来,那只会使外界更加相信你们在搞鬼,更加相信庭上的不是谷开来,从而对你们的形象造成沉重打击;你们只有让我去探视,才能证明庭上的谷开来是真身,才能澄清人们的怀疑,才能挽救你们的形象。

谷开来的审判是在去年8月9日,范承秀这封亲笔信的落款的去年10月15日。两者之间相隔了两个多月。如果范承秀发现庭审镜头上的谷开来不象真身象替身,她早就提出质疑了,不会等到两个多月后才说话。再者,即便谷开来的亲友受到威胁不敢说话,但问题是认识谷开来的人应该很多,包括左邻右舍和附近店铺办公楼的工作人员,在互联网时代,当局哪有本事把他们的声音都统统封杀呢?

看来,范承秀这封信并没有起到作用。4个月过去了,范承秀仍然没能见到谷开来。当局这种做法,既违反自己制定的法律,也违反起码的人性人道。我们必须坚决反对,强烈抗议。

范承秀在信中强调她“14岁参加八路军129师,第二年参加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言行皆按党章法规办事”。这话读来让人感到很可悲。正是中国共产党,不但给全中国亿万民众带来巨大的灾难,也给包括范承秀本人及其家人带来巨大的灾难。参加这样的党还有什么荣耀可言?

更可悲的是那些力挺薄熙来的毛左派。众所周知,在毛时代,尤其是在文革期间,一大批老革命,未经审判就被投入监狱,非但其亲人不准见面,死了都不及时地通知家人,有的甚至连妻子孩子都被株连坐监狱。一个人的头脑要混乱到什么地步,才能够对毛时代还膜拜礼赞?

本来,经历文革浩劫,很多老革命也痛定思痛,认识到建立民主与法治的重要。可是,八九民运爆发,这些老革命唯恐失去一党专政的特权,不惜大开杀戒,把中国再度带暴政的深渊,只要灾难没落在自己头上,他们还自鸣得意,自我标榜“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呢。在历史上要找出比中共更愚蠢更残暴更不知羞耻不知悔悟的政治组织,实在很难。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2013年2月11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