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小议习近平出访俄罗斯

Share on Google+

习近平就任国家主席刚一个礼拜就动身出国访问,第一站是俄国。

首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问题是:习近平为什么要把俄国选为第一站呢?

这个问题只要反过来想想就清楚了:不选俄国选哪国呢?

大致上讲,中共领导人在选择首访国时,无非是考虑以下几个方面:1,同志关系,相同的政治制度;2,有历史渊源的友好邻邦;3,现阶段最具重要性的国家。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中共建政以来历届国家领导人的首访记录:

毛泽东第一次出国访问,也是唯一一次出国访问(1949年12月),是去的苏联。刘少奇担任国家主席后第一次出访(1960年)也是苏联。原因很简单,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是社会主义阵营的龙头老大;和苏联的关系具有头等重要性。

华国锋掌权后第一次出国访问(1977年)是南斯拉夫、罗马尼亚。这两个国家也都是社会主义国家。那时,中苏关系还比较僵。罗马尼亚,尤其是南斯拉夫,提供了不同于苏联斯大林模式的另一种社会主义模式。当时的中共领导人已经开始有了改革意识,但思维仍然局限于社会主义框架,所以一度对南斯拉夫模式情有独钟。

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后,第一次出访(1978年1月)是缅甸。不过那时他还不算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是在1978年年底才成为中共第一号人物的(虽然没有第一号人物的名份),因此,邓小平以国家领导人身份的首访,应该是1979年1月底的美国之行——这离中美正式建交还不到一个月。邓小平把美国当作首访国,这说明他把和美国的关系看得最重。这种观点一直延续到30多年后的今天。

国家主席一职在文革中被废掉,1983年重新恢复。不过在最初10年,国家主席基本上是个虚位,李先念和杨尚昆分别当了5年。李先念当国家主席,首访巴基斯坦,杨尚昆首访朝鲜。胡耀邦当总书记,首访也是朝鲜。当时,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分别由两人担任,再加上军委主席一直是邓小平,所以那时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权力都很有限,他们首访的意义也有限。

从1993年起,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三位一体。江泽民是恢复三合一后的第一人。1993年11月,江泽民以国家主席名义出访,第一站是美国。需要提及的是,在此前3年,江泽民接下总书记一职时,首访是朝鲜。1998年,江泽民开始第二届任期,首访哈萨克斯坦。为什么首选哈萨克斯坦呢?因为江泽民受邀去那里出席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和塔吉克斯坦五国会晤,并不是哈萨克斯坦本身有多重要;再说这是第二届任期的首访,其意义低于第一届。

胡锦涛上任后,首访俄国,第二届任期首访日本。胡锦涛首访俄国,这不仅仅是由于他有苏俄情结,也不意味着他不重视美国,事实上,早在2002年,胡锦涛就以国家副主席的身份访问了美国。10年后,2012年,习近平也以同样的身份访问了美国。可见,在重视和美国的关系上,从邓小平以来,到江泽民、胡锦涛,直到现在的习近平,都是一脉相承的。至于胡锦涛在就任国家主席后首访俄国,是因为在那时,中国就已经把抗衡美国当作重点了。

现在轮到了习近平。习近平首次出访,选哪个国家做第一站呢?在国际环境日趋恶化的今天,习近平没有多少选择的空间。

去朝鲜吗?不行。虽说在以往,有几位中国领导人都把朝鲜当作出访的第一站,但现在绝对不行。朝鲜搞核爆发导弹,中国也不得不加入联合国的谴责与制裁,朝鲜仍无悔改之意。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领导人怎么敢把朝鲜当第一站呢?

缅甸也不行。如今的缅甸已经告别了军政府时代,正在大步迈向民主化。这决不是中国领导人愿意见到的,但又是它无力改变的。所以在近期,两国关系必定是冷淡的。

日本更不行了。围绕着钓鱼岛争端,中日两国关系已经降到建交以来的最低点,新上台的安倍政府态度强硬,中国领导人当然不可能把日本当作出访首选。

接下来,还有哪些国家可以考虑做首访的第一站呢?印度、巴基斯坦、英国、法国、德国、巴西、埃及、南非等等,显然都不合适。

毫无疑问,今日中国领导人,最重视的还是和美国的关系,只是在今天,中美两国互相把对方视为最大对手的格局已经十分明显,因此,中国政府最关心的不是怎么发展和美国的友好关系,而是如何牵制美国抗衡美国,所以,它不再把美国当作首访国,所以它把第一站放到俄国。

尽人皆知,中俄关系并不顺畅。抛开历史恩怨不提,当下就有很多麻烦问题。这里只提一件。在南海争端中,以越南的态度最强硬,而越南的背后是俄国。直到最近,俄国还在卖给越南大量高精武器,如导弹,潜艇。另外,俄国对崛起的中国充满疑虑。据央视报道,就在习近平访俄前夕,俄国的媒体接受采访,时事政治权威刊物《报纸报》的政治部主编叶尔马科夫就明确说:习近平的访问是否成功,就取决于能不能让周围的国家不为中国的高速发展而感到不安。

讽刺的是,伴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分量越来越重,对其它国家的影响越来越大,但与此同时,中国在外交上却日益陷入困境,这些年来,几乎搞到四面树敌的地步。今日中国,没有同志,也没有朋友,有的只是像俄国这样的“敌人的敌人”或“对手的对手”。在中俄之间,缺少互信,只有相互利用,因而很靠不住。早就有人指出,如果中美之间爆发直接冲突,俄国是宁肯美国赢也不愿意中国赢的。

造成中国今日这种外交困境的根本原因,不是地缘政治,不是文化传统,而是制度。戴秉国在阐述中国外交基本原则时,明确宣布“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是“中国核心利益”三原则的第一条。只要中国政府还死抱着这样的第一原则不放,那么,它就不可能摆脱其外交困境,而只可能越陷越深。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01期(2013年3月22日—4月4日)2013年4月4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1,08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