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全世界只有中国偷渡客,在异国过上好日子,却回头称赞祖国多美好

Share on Google+

英国埃塞克斯郡一卡车货柜内三十九名偷渡客人死于非命的惨案(编注:死者国籍据传有中国籍与越南籍,但细节仍待调查),让富于同情心的英国人下半旗致哀。然而,中国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和羞耻,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一如既往,将责任推给英国,并要求英国严惩肇事者。

在中国外交部的记者会上,有美国记者提问说,本月初中方举行了庆祝中共建政七十年的国庆大典,宣扬中国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和进步,但中国公民却通过这种极端危险的方式离开中国,他们是出于何种动机?巧舌如簧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称“这个问题很不合时宜”,并说把这个案件和中国庆祝七十周年的大典联系在一起的“出发点是很有问题”,反映出记者“思想深处的一些问题”——她干脆改行去当心理学家算了,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帮助外国记者处理“思想深处的一些问题”,疏导“不健康”的心理。

此一事件对习近平的“精准扶贫”政策是一大讽刺。日前,习近平公开表示,“脱贫攻坚已到了决战决胜、全面收官的关键阶段。”习近平还曾在一次座谈会上说:“党的十八大以来,我最关注的工作之一就是贫困人口脱贫。每到一个地方调研,我都要到贫困村和贫困户了解情况,有时还专门到贫困县调研。”中共官方媒体则用肉麻的语言称颂说——“只要路走对了,就不怕遥远”、“在扶贫的路上,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家庭,丢下一个贫困群众。”……习近平的扶贫情怀,“情到深处,志比钢坚”。习近平发誓不忘共产党人的“初心”,承诺到二零二零年实现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决意把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作为他的政治遗产。该计划的目标人群超过四千三百万人(实际数字应当数倍于此),他们的日均收入不到一美元,这是中国政府制定的贫困线。

耐人寻味是的是,习近平将若干小组的组长职位掌控在手中,实行“小组治国”模式,他偏偏不愿兼任“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长,而将这个职位赐予他并不信任的、团派培养的接班人胡春华。十月二十四日,胡春华头上又多了一顶帽子——担任新成立的“国家脱贫攻坚普查领导小组”组长。这难道不是将胡春华放在炭火上烤吗?胡春华头上的两顶扶贫帽子,吃力不讨好:如果扶贫计划成功了,当然是习近平的功劳;如果失败了,黑锅就要由胡春华来背。

跟中国官媒大张旗鼓歌颂中共消灭贫困的伟大功勋形成巨大落差,争先恐后逃离祖国的偷渡客表明,偷渡才是解决贫困问题的唯一方式。中国的扶贫政策并未获得成功。联合国学者和顾问菲力浦?G?奥尔斯顿(Philip G. Alston)今年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国极端贫困和人权的报告,他直言不讳地说:“现实情况是,他们中的很多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

然而,我并不同情这些惨死的中国偷渡客。正如移居加拿大的香港学者苏庚哲所说:“如果偷渡成功,站穏了脚步,他们又会反过头来说,中国比英国好得多。”世界上很多穷国都有偷渡客,但从来没有哪个国家的偷渡客,在异国过上好日子之后,却回头称颂他们当年九死一生都要逃离的母国。这是一种何其卑劣与变态的心思意念?

无论是合法或非法的来自中国的移民,他们散居在世界各国,或富裕或贫困,或有博士学位或目不识丁,绝大多数并不支持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依然是狂热的中华帝国主义者。他们享受着居住国(或皈依国)的民主自由和法治,以及富裕的生活、良好的教育、优美的环境,却对居住国(或皈依国)充满仇恨。他们心甘情愿地充当中共在海外的代言人甚至间谍,比如华裔美军军官帮助中共偷窃美军先进科技,华裔教授将美国实验室的研究成功非法带到中国,华裔基督徒监控牧师的讲道并且向中国使馆汇报……他们成为居住国(或皈依国)的害群之马。

他们在纽约享受抗议蔡英文的自由

二零一九年夏,台湾总统蔡英文过境美国,停留纽约,引发场外支持者和抗议者双方街头示威,一度爆发肢体冲突。上千名华裔抗议者由“美东华人社团联合总会”(这样的组织背后必定是中共使馆在遥控)等召集而来,他们手举横幅、标语、传单,大声呼喊“蔡英文滚出去”。在同一时间,四十多名蔡英文的支持者也在酒店门外集合,高呼“蔡英文加油”,与抗议者隔着马路互呛。两边人数相当悬殊。后来,双方用手中的旗帜、雨伞等互推,甚至大打出手,支持蔡英文的中国民运人士王清营等人在冲突中受伤,警方将伤者送院治疗并带走涉事者。

“美东华人社团联合总会”主席梁冠军表示,此次来自各个地区的华人华侨“自发”参与示威,抗议蔡英文借过境纽约之机,宣传台独理念和举办相关活动,破坏中国和平统一。“我们要求她滚出纽约、滚出美国!”他说,“美东华人社团联合总会”属下的福建、江浙沪、广东、客属侨团等,都将在蔡英文下榻的酒店对面举行示威抗议。而“亚裔维权大联盟”主席陈善庄及美国“福建公所”主席郑德良则否认其成员打人的事实,宣称冲突起是对方故意挑衅示威所致。他们的表达方式跟中国的外交部发言人如出一辙。

这群人心安理得地在纽约享受抗议蔡英文“分裂祖国”的自由。他们难道不知道,若真的爱中国,反对和抗议的对象不是才蔡英文,而是习近平。因为,让中国山河污染、毒奶粉和毒疫苗害死“祖国的花朵”和“祖国的未来”、非洲猪瘟氾滥大江南北的,不是蔡英文,而是习近平。但是,他们的身体生活在自由世界,心灵却不知自由为何物,所谓“奴在心者”,永远跟随共产党的魔笛翩翩起舞。

美国警方应当追查这些中共“随附组织”的资金来源,上千名参与者究竟是忠于美国还是忠于中共。他们当中一定有不少是通过类似货柜箱的方式偷渡到美国,然后慢慢转化身份,成为合法居留者甚至美国公民。他们却贪图蝇头小利,被中共使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这些人危害了美国的国家安全,也成为中国民主化的负面因素。

香港逆权运动波及全球,旅居各国的港人及香港留学生在各地以连侬墙的方式表达自由的呼声。然而,几乎在每个地方都发生了中国侨民或留学生破坏连侬墙甚至殴打香港人的恶劣事件。十月十二日,一名中国年轻人在加拿大怒斥支持香港的各国民众说:“杀香港人天经地义,我们在中国杀人,关你们什么事?”他更反问说:“你们说中国杀人,加拿大难道没有杀人吗?美国难道没有杀人吗?”

在波士顿,人们在哈佛广场地铁站旁建立“波士顿连侬墙”,提供贴纸和签字笔让行人留言发表心声。该地刚巧是许多旅行团经过的路线,有很多中国游客停步观看,好多人写下“港独必死”、“港独死全家”等字句的留言。九月二十九日下午四时,一名白衫中国青年在连侬墙中央海报上写下潦草的英文字句“香港x你娘”(Hong Kong Fuck You Mother),并在义工上前阻止时离去。

声援反送中行动的艾默生学院香港学生许颖婷在脸书上说,尽管连侬墙遭到破坏,香港人不会退缩。

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着一段视频:一名中国男子在加拿大安省麦马士达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肆意破坏港人自发建立的连侬墙,并对香港留学生动粗。他走到连侬墙面前,动手撕毁多张文宣,并扯开在场人士的口罩。该中国男子扬言说,在加拿大他有“打人的权利”。

在场还有很多中国留学生支持该男子的“正义之举”。他们拿出中共五星旗与香港留学生争论。虽然香港留学生一方心平气和地表达意见,但那些中国留学生情绪激动、喊打喊杀、语无伦次。有人在这段视频后留言评论说:“中国共产党教育出来的孩子们从小被暴虐的剥夺了自辩的权利,长大后自然丧失了争辩的能力,除了施暴,别无选择!受虐者大部分都会成为施虐者!多么可悲!”

西方国家为什么给这些法西斯分子签证和居留权呢?他们并不愿适应西方的文明的生活方式,而竭力将中国的不文明(野蛮)的生活方式带到西方,并企图一步步改变西方。西方不能对这场已淹到脚跟的“黄祸”毫不设防。

中国成为美国“卖淫大妈”的源头活水

几乎就在埃塞克斯郡惨案发生的同时,美国中文报纸《世界日报》发表社论,呼吁不要让按摩和卖淫成为美国华人的标签。这让人无法不发生联想:在前赴后继的偷渡客中,有多少是绝处逢生的卖淫女?

据美国主流媒体报导:过去,亚洲妇女在美国卖淫,以韩国、越南妇女居多,但近几年,华人妇女占据了美国卖淫市场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她们每月至少有三千美元的收入,最好的可达三万美元,一般来美国三到五年,回中国就有几百万人民币身价。这一行,以前福建人多,后来以东北人为主,现在全国各地都有。华人聚集的纽约法拉盛,更成为全美各州非法按摩女的输送源头。

如果习近平早先在访问南美的时候所说的“中国不再输出革命”是实话,那么今天中国输出的就是卖淫女。《世界日报》在社论中承认,按摩卖淫几乎成华人妇女的代表行业。晚近二十多年来,全美华裔人口暴增,新移民带来新行业,除了超市、餐馆、烘培之外,美甲、足浴、水疗、按摩、月子中心等林立,很多不肖业者混迹其中。非法按摩、月子中心等,近年成华裔社区的“毒瘤”,尤其色情按摩及其引发的犯罪事件常闹上主流媒体,几乎快和华人画上等号,令人不安。社论指出:中国不断标榜提振民族和国家形象,色情按摩却逐渐成为美国华人妇女的标签,北京当局能否做些什么防范或补救呢?

北京当局当然不会做什么防范或补救措施。如果拿这个问题去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其回答必然是:周恩来总理早就对全世界宣布,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消灭了妓女这个古老的行业。所以,这是美国资本主义制度的黑暗,跟中国无关。美国应当扪心自问,并且学习中国经验。

——TheNewsLens 关键评论

阅读次数:71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