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为什么中间道路?为什么非暴力?

Share on Google+

今年4月14日,正在瑞士访问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接见居住在瑞士的藏人时,向藏人再次讲述了中间道路和非暴力原则。

达赖喇嘛说,要解决西藏问题,迟早要和中国政府对话,除此没有其他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提西藏独立,是无法对话的,只能走向对抗,这样不好,没有希望。如果西藏能获得名符其实的自治,对中国政府有利,对藏人也有利。

在我看来,中间道路具有两大优点:第一,它在道义上是正确的,因为中间道路保障了藏人的基本权益,而且是互利的,对藏人和对中国都有利。第二,中间道路在政治上是可行的,是务实的。

这第二点也很重要。一方面,只考虑现实而放弃理想,屈服于眼下的现实而放弃基本权益的争取,无疑是错误的。但另一方面,只是高调地谈理想而不顾及现实,不考虑现实的可能性与操作层面上的可行性,也是不正确的。

前年(2011年)3月,我和苏晓康观访达兰萨拉,恰好《星岛日报》北美版总编王宁先生也在达兰萨拉观访。回到美国后,王宁先生在《星岛日报》上发表了一组相关报道,其中有一篇是他对达赖喇嘛的专访。

专访中,达赖喇嘛对为何藏人无法用暴力达到自己目的做了实际分析。

他说,有次他会见一个激进藏人,对他说,现在我们假设决定用武力来达到我们的目的,那我们首先要有枪,还要有弹药,几支枪是不够的,要几千支,但谁会卖给我们呢?印度?美国?好像没有人会卖军火给我们;那时候从阿富汗或巴基斯坦那也许会买到前苏联的军火。枪的来源有了,但钱从哪里来呢?上述那些国家不会给的。就算有了钱也买好了枪,但如何运进中国呢?通过哪个国家边境运进去呢?没有国家会同意的。过去CIA帮我们空投过,但那是过去了,现在决不会了。所以说,用武力是无法解决我们问题的。

达赖喇嘛还指出,有不少欧美人士明白无误地对他说过,如果藏人用暴力来解决问题,他们就不会再支持藏人了。

达赖喇嘛在专访中谈到,海外藏人中有些人,身不在其位时,往往对执政当局批评得很厉害,但让他们自己去做那些工作时,他们才发现事情不象他们置身在外时那么简单。

前年3月,我和苏晓康观访达兰萨拉,和即将卸任的藏人行政中央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会谈,也谈到中间道路的问题。我们问,随着达赖喇嘛的退休和流亡藏人行政中央的改选,藏人会不会改变中间道路呢?

桑东仁波切明确回答:不会。桑东仁波切说,大多数藏人是支持中间道路的,这次三位竞选首席部长的候选人都主张中间道路,因此,不论谁当选,都会继续中间道路。

我提出,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是务实的,可行的;如果改成要求独立,那很可能会导致藏人在国际上活动空间的萎缩。现在,达赖喇嘛访问美国,和美国总统见面,访问德国,和德国总理见面。中共当局抗议,指责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西方政府首脑理直气壮地反驳,说达赖喇嘛不是分裂分子,达赖喇嘛是主张真正自治;他们还可以反过来呼吁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对话,认真落实西藏的真正自治。如果藏人放弃中间道路了,改成主张独立了,而西方各国政府都是承认北京政府的,都是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正式外交关系的,那么他们还方便和达赖喇嘛会见吗?

桑东仁波切表示我的分析是有道理的。他说流亡藏人对中间道路有深入的讨论和共识。

也许有人会说,中间道路和非暴力确实很好,但问题是行得通吗?面对冥顽不灵的中共当局,中间道路有实现的可能吗?

对于这样的问题,达赖喇嘛早就讲过,他不是寄希望于中共当局,而是寄希望于中国人民。在今年3月29日于西孟加拉邦弘法时,达赖喇嘛再次重申了他的这一观点。

达赖喇嘛说:尽管到目前为止,对于中间道路,中国政府方面还没有做出任何正面的回应,但是,政府和人民哪个重要?当然人民更重要。虽然在专制政权下政府很有权威,但从长远看,还是人民更重要。

达赖喇嘛告诉我们,在过去二十多年,特别是在2008年之后,我见了很多华人,其中有知识分子和学生数千人。他们之中,有的是在美国和欧洲留学的人,还有许多著名的中国知识分子,也组织了一些专门的会议,在向他们介绍中间道路的时候,都非常欢迎。总之,支持中间道路的华人力量很大。

达赖喇嘛说,当今中国有着巨大的变化,国内敢讲真话的人越来越多,汉人间支持“中间道路”的人也越来也越多,因此百分之百地相信这一互利双赢的解决西藏问题方案终将取得成果。

我想,达赖喇嘛对中间道路和非暴力的阐述,不仅对藏人的事业具有指导意义,对我们汉人争取自由民主也深有启发。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2013年5月6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370
Pin It

关于 “胡平:为什么中间道路?为什么非暴力?”的一条评论:

  1. 曾经,我也曾迷惘过,首先我确认邓小平出手镇压的方向没有错,但是太不人道太血腥,为此烦恼了很长时间,至少13年,今年我31岁。也曾迷惑为什么要把刘晓波关到死,至少在病中可以让他和妻子保外就医。为什么要软禁赵紫阳到死?至少给他一些自由。为什么在六四时要杀人?抗议者如果有一万人,你可以派3万甚至5万人把所有人拉走关起来都比杀要强的多,为什么要开枪?但是看到今天的香港现况,我得到了答案,邓公英明,邓公万岁!!!!这就是香港给我的教训和启迪,他启迪我不是反抗,让我认为中央手太软,甚至太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