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解读靳薇教授讲话

Share on Google+

无论你怎样能言善辩,巧舌如簧,面对一百多个藏人的自焚,你也不能说中共当局的西藏政策是成功的。

那些涉藏的中共官员,学者,只要他/她还良心未泯,面对当前西藏的现状,他/她不能不感到不安,不能不感到焦虑。

其中必定会有一些人力图公开讲出自己的不同意见。他们需要表明他们并不认同当局的做法,他们希望当局改弦更张。他们也许知道他们无力改变现状,但是他们至少想表明:我们和他们不是一伙的,我们和他们还不一样。

不久前,香港的《亚洲周刊》发表了一篇专访:“中共中央党校社科教研部靳薇教授:重启谈判解决涉藏问题。”这篇专访很值得认真解读。

不错,靳薇教授有很多观点和当局的说法一样,这不新鲜;新鲜的是,靳薇教授也有很多观点和当局的说法不一样。

不错,靳薇教授那些与当局说法不一样的观点,和我们的观点仍然有很大的距离;但我们更需要考察的是,她的那些观点,和当局的说法有多大的距离。

靳薇教授主张当局和达赖喇嘛谈判。这总是值得肯定的。因为这正是达赖喇嘛一贯的主张;毕竟,主张谈判总比反对谈判好。

靳薇教授说,根据她在西藏历次考察所知,普通民众说得最多最直接的一句话是:“今生靠共产党,来世靠达赖喇嘛”。

我们知道,在高压维稳下的藏区,说共产党不好是有风险的,说达赖喇嘛好是有风险的。因此我们可以合乎逻辑地推断,这句话的前一半很可能有水分,后一半则是实打实。

中共当局总是夸耀它在藏区的经济建设上作出了多么了不起的成就,使藏人的物质生活获得了多么巨大的改善,以此证明它的政策有多么成功,藏人过得有多么幸福。但是靳薇教授告诉人们:“共产党在经济建设和物质增加方面的工作做得再多,给予的财富和帮助再多,也不可能抹杀达赖喇嘛在普通民众心目中的地位,更不可能改变藏族民众对达赖喇嘛的崇拜和依赖。”

再联系到靳薇教授讲的藏人“重精神轻物质、重来世轻今生”的民族特性,由此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要当局还在把达赖喇嘛妖魔化,不准藏人崇拜达赖喇嘛,不准达赖喇嘛回到自己的家乡,那么,无论它在发展经济和改善藏人物质生活上做了多少好事,也无论它恢复兴建了多少寺院,都不足以抵消它在敌视蔑视藏人心目中的神圣,从而践踏藏人宗教信仰,侵犯藏人精神生活上所犯下的罪过。对一个重精神重来世的民族来说,当他们的精神被剥夺来世被侵犯,他们的生活就决然谈不上幸福了。

靳薇教授说:“力争只产生国内达赖喇嘛灵童。十(应是十四——引者注)世达赖喇嘛年事已高,按照藏传佛教的仪轨转世的问题,已经迫在眉睫。目前的局势,将出现‘双胞达赖喇嘛’,即在海外和国内各认定一个灵童,导致问题更为复杂,对藏区的稳定和安全影响甚大。若”达赖喇嘛僵局“得到破解,应争取让达赖喇嘛转世灵童产生于国内。虽然我们可以用‘金瓶掣签’限制灵童产生于国外,但历史上也有由活佛自行指定接班人的先例。‘双胞班禅’的尴尬应当尽力避免。”

靳薇教授主张“力争只产生国内达赖喇嘛灵童”,无非是当局历来的如意算盘,而她所说的“用‘金瓶掣签’限制灵童产生于国外”,也无非是当局一向的策略。无须多论。值得关注的是,靳薇教授还讲了一句话。靳薇教授说“但历史上也有活佛自行指定接班人的传统”。

这句话非同小可。这句话非常重要。历史上有活佛自行指定接班人的传统,这是个事实的问题,不是观点的问题。凡是对藏传佛教的历史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确有其事。

长期以来,中共当局编造谎言,混淆视听,硬说什么在确定达赖喇嘛转世的问题上,金瓶掣签是必须的程序,中央政府拥有最高的权威,“从来没有上一世达赖认定下一世达赖的作法”。“但只要我们记得在历史上也有活佛自行指定接班人的传统,上述种种说法的谬误就昭然若揭。

结论很清楚,达赖喇嘛转世的问题纯属宗教事务,容不得世俗政府插手。达赖喇嘛完全有权指定自己的接班人。其他任何方面,在撇开达赖喇嘛的情况下指认所谓转世灵童都是非法的,无效的。现在这位达赖喇嘛就没经过什么金瓶掣签,他的接班人自然更不需要。

前年,我曾发表评论“中共当局无权插手达赖喇嘛转世”,专门分析了这个问题,请读者和听众参考,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重要的是,一旦世人都了解到达赖喇嘛转世是人家达赖喇嘛自己的事,和世俗政府,尤其是和一个无神论政府毫不相干,那么,中共当局试图制造两个达赖喇嘛的计划就彻底破产了。

靳薇教授讲话的这一层意义,我以为我们应当给予充分注意。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2013年6月24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37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