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棱镜计划曝光后,不少批评者不约而同地引用了《1984》一书里的那句名言:“老大哥在看着你”。

在《1984》里,作者奥威尔写到了一个极权国家大洋国。在大洋国,无论是公开场所还是私密场所,到处都挂着一部双向电视,以独裁者老大哥为首的极权政府既可以用它来播放节目,向国民宣传洗脑,又可以摄像,把每个臣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置于极权政府的监视之下——这就叫“老大哥在看着你”。

可是,在实行棱镜计划的美国,谁是老大哥呢?

是的,棱镜计划是布什总统在2007年批准实行的,可要说布什总统是老大哥显然不恰当,因为一年后布什总统就下台了,换上了奥巴马当总统。一朝天子一朝臣,布什政府的绝大部分官员也都一道被替换。昨天监视别人的人,今天就成了被别人监视的人,老大哥就成了小兄弟。可见布什实在算不上老大哥。在美国,由于有定期改选、开放竞争、政党轮替,总统不可能变成老大哥。

棱镜计划是国安局负责实施的,那么,国安局局长算不算老大哥呢?据说在位40年的美联邦调查局局长埃德加·胡佛,由于掌握了太多的秘密,包括总统的秘密,故而莫测高深,似乎权力很大,连总统也忌惮三分。其实,胡佛的故事只是表明,一种秘密行使的的权力,因其秘密,不容易得到有效的监督,所以容易滥用。在美国,联邦调查局只是行政部当局下属的一个机构,局长无论如何算不上老大哥。国安局也是行政当局下属的一个机构,自1952年国安局创立,至今不过60年,局长已经换了15个。现在的局长基斯·亚历山大将军是第16个,明年就该退休,这就更算不上老大哥了。

几天前,斯诺登又爆料说,他受雇于国安局时,曾有机会使用“X关键得分计划”。这就印证了斯诺登当初爆料棱镜计划时说过的话——“当我坐在一部电脑前,只要我知道相应的邮箱地址,我就能窃听任何人,下至平民百姓,上至法官总统。”按照这种说法,更不可能有老大哥了。因为老大哥之为老大哥,就在于他能看到听到任何人,而他自己却不被任何人窥视窃听。

简而言之,有极权制度才有老大哥。美国是自由民主的国家,美国不可能有老大哥。

(二)

8月2日,国内《环球时报》以及若干官方网站上都报道了一则消息,美国一对夫妇上网搜索“高压锅”和“背包”,遭受反恐部队登门搜查。报道说,纽约萨克福马县(Suffolk County)一对夫妇因用谷歌搜索“高压锅”和“背包”,7月31日竟然招致一个由6人组成的联合反恐部队的登门盘查;有的报道甚至还刊出了几名反恐士兵手持武器正要进入民宅的新闻照片。这篇报道旨在说明,美国政府并不是像他们对外声称的那样只收集电话和网络的元数据,而且还偷看偷听内容。

然而,这则消息却是个假消息,是前雇员的妻子自己编造然后贴上网的。《华盛顿邮报》专门做了查证。实际情况是,纽约萨福克县(Suffolk County通常译为萨福克县,不知为何《环球时报》等要译成萨克福马县)的刑事侦探收到了一家位于长岛湾岸的电脑公司的报告,该公司新近解雇的雇员存在可疑的电脑搜索。这个雇员在工作处用公司的电脑搜索“高压锅炸弹”和“背包”。

第一,这位雇员搜索的不是“高压锅”和“背包”,而是“高压锅炸弹”和“背包”。

第二,监视该雇员上网搜索的不是国安局,而是该雇员所在的公司(在美国,很多公司都规定,公司主管有权查看其员工在公司电脑上的活动内容)。

第三,前去调查的不是反恐部队,而是当地警察。

至于那张反恐士兵手持武器登门盘查的照片,原本是今年4月,波士顿发生恐怖袭击后,波士顿一度封城,士兵在波士顿城内搜寻恐怖分子的照片——怪不得照片上面的人穿的不是夏装。

对于《华盛顿邮报》的调查与澄清,国内的媒体都只字不提。

(三)

上周三,在美国的赌城拉斯维加斯,举行了一场黑帽大会。所谓黑帽大会,其实就是黑客大会。与会者多达七千多人,除了黑客,就是网络安全专家。

美国国安局局长亚历山大将军在会上发表演说,为政府的监控计划进行辩护。不少与会者向国安局局长提出尖锐的质问,亚历山大将军一一作答。按照《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与会者多半是认同亚历山大将军的说法的。当一个听众喊叫,要亚历山大将军读宪法时,亚历山大将军迅速回应说“我读过,你也该读”,赢来听众一片喝彩声。

一些国内媒体也报道了这次黑帽大会,并竭力强调现场的唇枪舌剑、针锋相对,然而对于大多数与会者认同国安局局长这一倾向却没有提及。

在会上,亚历山大将军呼吁与会者拿出智慧,提出建设性方案。他说:如果你们不喜欢我们现在的做法,请提出你们的替代性办法。

现在的问题恰恰就是,不满意棱镜计划的人不少,但是还没有人提出切实可行的替代方案。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第111期(2013年8月9日—8月22日)2013年8月12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