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恐怖平衡不复平衡,中共内斗日趋白热

Share on Google+

就在习近平声称“打铁还需自身硬”,誓言对腐败“零容忍”,“康师傅下架”箭在弦上之际,国际记者调查同盟于本周二公布解密报告,披露中共最高领导层近亲在离岸金融中心拥有秘密资产。其中有邓小平、胡锦涛、温家宝、李鹏等人的家属,也包括习近平的家属。这无疑是对习近平反腐败“打大老虎”战役的凶狠回击。很多人都注意到在这份机密档案中没有江泽民、曾庆红以及周永康的名字,于是就把这次曝光视为周永康一派鱼死网破的绝地反攻。

在1997年出版的那本据说是影射陈希同案件的政治小说《天怒》里,书中一位作恶多端的“衙内”有恃无恐地宣称:“要动我爸爸(市委书记,据说是影射陈希同)也没那么容易。把他逼急了,他抖落出几件就得惊天动地!上面能不保他吗?敢不保他吗!不保,就一块儿玩完!”

可是陈希同还是被打倒了,未见他抖落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东西;陈良宇也是如此,甚至薄熙来也是如此。在地方上,有面临整肃的官员也放出过类似的狠话,扬言要和整他的上司同归于尽,但到头来真正做到鱼死网破的大概也只有王立军。

为什么陈希同、陈良宇乃至薄熙来都没有以鱼死网破的架势反过来痛咬对方?想来有几种原因。有的人虽然知道对方贪腐的事情,却没有掌握足够的真凭实据;有的人手里握有证据,却找不到合适的曝光媒体或时机与场所。再加上对方的软硬兼施,拿三寸,给出路。例如许诺把你关进监狱后给你特殊待遇,坐两年就让你保外就医颐养天年;例如许诺不追究妻子儿女;例如在没收赃款时给你留下一大笔,以及诸如此类。

毕竟,处于落败的境地,你要反咬对方,势必会招致更凶狠的惩罚。你要拼个鱼死网破,到头来网会破到什么程度不好说,你这条鱼却必然是死定了,没准还搭上家人。如果你惜命,如果你舍不得家人尤其是子女受罪,你就很可能放弃。据说陈良宇在监狱里待遇优厚。陈希同确实是早就保外就医住别墅安度余年。薄熙来在法庭上敢于为自己辩护却不敢反咬对手,估计主要是为了保护涉案很深的薄瓜瓜。

相比之下,周永康的情况就不一样了。薄熙来都判无期,周永康那还不判死刑?儿子周斌涉案也关进去了,更不说还牵连众多部属。周永康才是真正被逼到了绝地。就算咬了也白咬,但不咬白不咬。

据《德国之声》发表的《“离岸解密”背后是谁》一文报道,这次“离岸解密”项目始于2012年一位匿名人士送料。由于数据过于庞大,国际记者调查同盟决定邀请全球记者一道进行整理,其中包括香港的《明报》。香港《明报》本来以中立著称,可是日前因为撤换总编而引发编辑部空前震荡却提醒我们,恐怕《明报》也早有被中共渗透之嫌。

《德国之声》报道还说,2013年夏季,来自全球各地——包括来自北京——的记者聚集香港,就此一高度敏感的调查报道项目举行会晤,查证与报道持续了6个月,其间有一家中国媒体机构退出。问题是,这份庞大的机密材料对中共最高层,首先是对习近平以及胡温都极为不利,那么,来自北京的记者和中国的媒体机构会是谁呢?合理的推测应是他们的对立面周永康以及江泽民、曾庆红一派。

还有一件事很蹊跷。1月21日国际记者调查同盟爆料,中国政府立即封网。这很正常。奇怪的是就在这一天,中国国内的互联网也一度瘫痪,大约2/3的网站的访问受到影响。当局指控“境外敌对势力”攻击。但接下来有人在微博上说倒是当局的网络管理者自己忙中有错,在封杀境外媒体时不小心把自家的互联网给搞瘫痪了。

此一事故是无心之失还是有意为之,姑且不论。意味深长的是,《环球时报》于22日发表文章《中国互联网突遭神秘攻击涉事IP指向翻墙软件公司》,明确告诉读者,对方是一家名为Dynamic Internet Technology(即动态网)的公司,该公司研发有“自由门”翻墙软件,“其服务对象包括大纪元、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等,为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提供被屏蔽网页的访问服务”。这等于是暗示乃至鼓励读者去找到动态网,下载“自由门”,然后翻墙阅读被屏蔽的境外网页,其客观效果是使得更多的国内网民能读到国际记者调查同盟的爆料,从而强化对习近平及胡、温等的打击。

把上述现象联系起来,我们可以发现这样的脉络。自2012年2月王立军进入美领馆引爆薄熙来案件,同年3月4月,薄熙来被撤销重庆市委书记和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掌握党国领导人最多机密的周永康深感威胁,即派人匿名送料给国际记者调查同盟,并帮助完成解密工作。等到去年12月周永康被拘,到如今眼看习近平就要把他抛出,这颗预先埋下的炸弹于是引爆。

应该说,周永康的背后还有江泽民、曾庆红。有消息说,江泽民是认可整治周永康的,但问题是,江泽民认可整治到什么程度,却未必和习的主张一致。再有,江、曾不能不担心,一旦习顺利拿下周从而权威大涨,日后整起他们来如何抵挡?

我们知道,周永康倒霉主要是政治问题,是他和薄熙来试图政变。若是在毛时代,定然以篡党夺权的罪名打倒。倘如此,江、曾不会感到自身受威胁——还是他们推举习上台的呢。只是到如今,权力斗争都是以经济问题、腐败问题定罪,而经济问题、腐败问题人人有份。从江时代到胡时代,中共上层形成寡头专政,刑不上常委,于是可达成某种平衡。如今的习却想打破这种平衡,建立个人强势地位,这就要削减其他寡头的特权,倒周就是第一步。

对习而言,倒周已是箭在弦上。如果这一炮成了哑炮,习在上层的威望就大打折扣,日后想强势多半也强势不起来了。再说习已经亮过剑了,如果再收回去只会给自家留下后患。但如果习这一炮打响了,其权势必然大涨。不错,眼下为了倒周,习必定要和江、曾做妥协,答应不侵犯他们的利益。可问题是,有谁、有什么力量能保证这种妥协继续维系下去呢?眼下,习是和胡温结盟,但这种结盟能维持多久呢?当年毛就是先联合张三李四王五打倒赵六,然后再联合张三李四打倒王五,然后再联合张三打倒李四,到最后,只剩下张三,如果不彻底臣服,要打倒就轻而易举,于是一代强人也就诞生了。

今日中共,腐败病入膏肓。任何自上而下的反腐败,势必是选择性的反腐败,势必沦为搞权力斗争,清除异己的手段。如果习近平是皇帝,那还好说,因为皇帝和臣子的分际是明确的。但习近平不是皇帝,在地位上和高层同僚并无绝对的分野。只准你腐败不准别人腐败,别人会不服气;你想反谁的腐败就反谁的腐败,势必引起其他同僚人人自危,他们就会不约而同地起来约束你,甚至把你搞下来,换一个让大家都放心的人上去。

六四后,中共上层,尽管彼此勾心斗角,但在大面上尚能维持局面,就是靠的恐怖平衡: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你要把别人推下水,别人一挣扎一反弹,船就给折腾翻了。如今,这种平衡已经摇摇欲坠,上层权斗日趋白热。在蔑视人权、拒绝法治、反对民主的情况下,这种权力斗争很可能演变为一场丛林之战。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第123期(2014年1月24日—2月6日)2014年1月24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7,04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