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的政客,如梅德维杰夫、普京、日里诺夫斯基、尤先科、库奇马和纳扎尔巴耶夫等人,都找莫斯科的谢裁缝量体裁衣,谢裁缝是印度人,全名叫谢米,科特瓦尼。谢裁缝20世纪90年代从印度孟买移民俄罗斯,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主要是给外国人和莫斯科的外交官做衣服。1998年俄罗斯经济危机之后,他开始为俄罗斯政治家、商人、演员做缝纫,后来时任总理的普京也来找他做西服。谢裁缝每每回想初次与普京相识,总爱津津乐道:“我说,我也给您做件衣裳吧!普京就说‘干嘛不做,来一件吧!’”普京找谢裁缝做的头一件衣服,是件夹克衫。谢裁缝回忆,那件夹克衫用的是英国毛料,藏青色的,很合普京的身材。那时候,普京穿的外套都比较长,都跟大衣似的,因为普京身材不高,穿上这些外套显得腿短,难看。谢裁缝说,普京最适合的颜色是深咖啡色,原因是,普京的头发是浅色的,除了深咖啡色别的颜色很难和谐搭配。谢裁缝批评俄罗斯杜马议员不会穿衣,不愿意做各种色彩的搭配尝试。一些女议员喜欢穿清一色的黑外套,白衬衣,搞得酷似保安,要不就像吊孝的。他批评俄罗斯所谓上流社会礼服没有品味,结婚礼服设计呆板,舞台明星的演出服与现场气氛风马牛不相及。

2011新年伊始,谢裁缝接受记者电话采访,天机外泄,摘要于此:

记者:你前不久给普京做了套西装,是吗?

谢裁缝:是。这事不许我外传。

记者:谁不许你说?

谢裁缝:俄罗斯联邦安全局。

记者:以前你不是可以随便对媒体说吗?

谢裁缝:现在不行了。

记者:那你可以说谁?

谢裁缝: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他当总统和卸任之后,都找我做过衣服。

记者:戈尔巴乔夫找过你吗?

谢裁缝:我和他见过多次,可是他只为女婿订过做西服。

记者:为什么俄罗斯政客找你做衣服?

谢裁缝: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人建议他们找我,我在俄罗斯当裁缝二十年,从未主动上门服务。

记者:那你的客人都是达官贵族么?

谢裁缝:差不多。只要来者不熟,多半都是总统办公厅的人。

记者:总统自己也来?

谢裁缝:自己不会。但是不久前我确实给梅德维杰夫和普京做过西服外套。

记者:他们做衣服有什么特点?

谢裁缝:以前他们的上衣总是长2-3厘米。后来有人提醒他们看上去腿短,现在他们的上衣都缩减2-3厘米。

记者:你最后一次见到梅德维杰夫是什么时候?

谢裁缝:2010年11月在莫斯科小剧院。

记者:你跑过去打招呼了吗?

谢裁缝:他当时在小剧院招待印度总统帕蒂尔普拉蒂巴,那天我也是被邀请对象,想过去,打个招呼,可是被总统的保镖拦住了。

记者:俄罗斯政治家们现在穿着讲究吗?

谢裁缝:对我来说,他们都是我的客户。俄罗斯人在穿着上过去很舍得花钱,他们花大钱,买名牌,觉得这样有派头。现在他们变了,不重名牌重质量。比如那些昂贵的西装,买主都是生活不如意的人,他们买高档西装就是个驴粪蛋儿,图的是表面光,一种心理补偿。

记者:你的西服多少钱一套?

谢裁缝:一把来说不会超过4000美元。关键不是价格而是质量。

记者:有特殊订货吗?

谢裁缝:有啊,比如有人要订带钻石和金线的料子。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要这样的料子,最近的一次订货的是俄罗斯歌手人民演员、杜马议员卡波宗,他做的是一套西服。当然这套衣服的价格超过4000美元了。

记者:他有很多这样的服装吗?

谢裁缝:具体多少件不详,但是不少。

记者:你做衣服,样式千篇一律吗?

谢裁缝:国家首脑用过的料子,我就不给别人再用了。比如前乌克兰总统库奇马用过的西服料子,你在乌克兰绝对找不到第二份。还有,我给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做了多套西服,他的面料在全独联体也是独一无二的。

记者:那要是客户非得要呢?

谢裁缝:我就说,对不起,料子库里没货了。

记者:给国家官员做衣服很挑剔吧?

谢裁缝:他们并不狂妄。一般做好的成衣,他们很少退货。总的来说,和男性官员比较好合作,女性官员事比较多!

记者:国家官员喜欢什么颜色的面料?

谢裁缝:这没有一定,我这里有2万过个颜色,喜欢什么的都有。比如,我从1993年给前总理切尔诺梅尔金做衣服,他最喜欢的颜色是黑色带银色短条纹的料子。还有莫斯科副市长列辛、自由民主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前总理普里马科夫都找我做衣服,他们喜欢的料子,颜色和花纹都不一样。

记者:大约有多少国家官员找你做衣服?

谢裁缝:20人。

记者:衣服是你自己量,自己做缝纫?

谢裁缝:缝纫我自己不做。我只管量和做模型,因为缝纫基本不需要技术,就跟配件组装似的。最麻烦的就是量体,一般顾客在商场里只知道服装的尺寸,而实际上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实际尺寸。

记者:多少工人缝一套西服?

谢裁缝:20人。

记者:你是个严厉的老板吗?

谢裁缝:很严厉。我走到今天不容易。90年代,俄罗斯掌握在克格勃手里,我们做不了生意,一听到“克格勃”这三个字就会吓个半死。那会我的俄罗斯朋友不让我和美女约会,说在莫斯科,姑娘越漂亮越可能是燕子(女克格勃)。吓得我在莫斯科头三年都没敢沾美女,呵呵。

记者:你们裁缝有自己的幽默感吗?

谢裁缝:一般来说,我们在给客户量体裁衣的时候,都是先给他们拍三张照片,他们都觉得奇怪,做衣服还拍照片干嘛呀?我们说,裁缝也有自己的克格勃啊!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