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台湾大选书写历史

Share on Google+

洪秀柱获正式提名,代表国民党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这次台湾总统大选是两个女人之战。台湾将出现第一位女性总统。这不但在台湾历史上,而且在世界历史上都有非凡的意义。

因为:

第一,这是民选的国家元首,因此和历史上靠世袭上位的女王以及凭皇后皇太后身份临朝执政的女主(如中国的武则天、慈禧太后和俄国的叶卡捷琳娜大帝)都不可同日而语。

第二,台湾总统是直选产生,因此蔡英文/洪秀柱的情况不同于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和德国的梅克尔夫人。英国和德国都是议会制,首相或总理不是由全体选民直选产生,而是由议会党团间接选举产生。一个社会,要让少数精英克服性别歧视比较容易,要让广大民众都能克服性别歧视则比较困难。出女首相女总理容易,出女总统难。

第三,台湾的总统不是虚位,而是有实权的,因此和例如冰岛的女总统也不一样。维格迪丝·芬博阿多蒂尔是冰岛和欧洲第一位女总统。冰岛是议会制,总统虽然是直选产生,但是虚位,总理虽然是间接选举产生,但拥有实权。台湾是半总统制,总统拥有很大实权。这就是说,台湾出女总统,要比冰岛出女总统更不简单。

最后,第四,蔡英文和洪秀拄都出自普通家庭,不是靠着父亲或丈夫的显赫背景。这就和菲律宾的两位女总统科拉松·阿基诺和阿罗约,以及印尼女总统梅加瓦蒂·苏加诺有区别。科拉松·阿基诺本来是家庭妇女,只因为她是反对派领袖、著名参议员阿基诺的夫人,丈夫参选遭到暗杀,反对派就推她出马。阿罗约是菲律宾前总统迪奥斯达多·马卡帕加尔的女儿。印尼总统梅加瓦蒂·苏加诺是前总统苏加诺的女儿。她们当上总统显然是和她们的家世大有关系。甚至希拉里,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最被看好的候选人,她的声望和地位也部分地来自她的夫君——美国前总统克林顿。

这就是说,在人类历史上,第一位不凭借显赫的家世,通过直选产生,拥有很大实权而非仅有虚位的女性国家元首,出现在台湾。

这不只是洪秀柱/蔡英文两位女性的光荣,更是台湾人民的光荣。正因为广大的台湾人民能够克服性别歧视,这才使得两位女性得以在总统大选中脱颖而出。它有力地表明了,在克服性别歧视方面,台湾遥遥领先。

按照联合国妇女发展指数和性别权力测度,在全球160多个国家中,台湾分别排名第20位和第22位。按照性别平等指数,台湾更是名列第4,仅次于荷兰丹麦瑞典。这次台湾选出女总统,无疑又会把排名提前。

常听人说,昔日毛泽东在大陆“破四旧”太过激烈,摧毁了传统文化中很多好东西,不过,毛打破了男尊女卑,解放女性,号召“妇女能顶半边天”,那总还是对的,有进步意义的;反倒是到了邓小平时代,拨乱反正,在恢复了传统文化的很多好东西的同时,让陈腐的男权主义也回潮,导致了今日中国大陆,女性的地位在很多方面甚至还比不上毛时代。

可是,看看台湾吧。台湾没搞过“破四旧”,没砸过孔庙,但台湾女性的地位却能在世界上居于前列。毛时代的男女平等,一来是抹杀两性差异,二来是靠专制权力强制实行,所以它一方面造成种种弊端,另一方面,也使得它一度取得的那些成就缺少内在的生命力。把台湾和大陆作对照,结论是很明显的。

《纵览中国》2015年7月20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6,450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