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归来诗人代表诗人奖给雪迪的授奖词

Share on Google+

类似于波涛汹涌下的鲸鳍,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现代主义诗潮中潜行着诗人雪迪,他富于内在精神和存在经验,隐现着被约制的生命状态,体内富含词性和钙质、情绪,当他在有限的空间中摆动鳍尖,便释放出交接西方象征主义艺术的中国式的先锋影姿。当他融入反差极大的西方生活方式的自由自在,便陷入对诗歌主体身份的疑虑、消解与重置的省思,与母语诗歌本身的交缠碰撞那么苦楚而真挚,不得不从精神和语言的双向层面进行自我约制,对母语性质的理解和创作越发敏感、深沉、坚定。正如他的诗句所述,“语言/到达我们仍未到达的那些地方。/不断劳动。比一个精确的单词/更孤独。在本地的人群中:/比一种新的语言更坚强。”

他审判、否定与消解了过往的方式和技艺,消弭了外部与自我的情绪化关系,重新生成与组合着母语的基因链,以平静切实而又反理性的精细呈现,收敛把控着诗学语言的运行,几近达到数字化的微观程度。他超脱着中西诗歌的对冲处境,无意于外在的总体性释放,而着意于词性内部的无本质区别的自然蕴藏,立身于人类诗意的一致性,着力于语词合成的机理、命脉、节奏、玄关、削减和张力的整体性完成。精益求精的漫漫求索,使雪迪成为成称得上是诗歌艺术家的为数不多的当代诗歌大家。有鉴于此,特将具有四十年当代诗史的中国新归来诗人代表诗人奖授予雪迪。

中国新归来诗人代表诗人奖:雪迪

中国新归来诗人

“新归来诗人”是中国当代诗歌史中的客观存在与特殊现象,他们既是1977以来文化价值嬗变造成的社会学意义上的诗人群体的陆续聚集,也是文化多元化、诗歌个体化背景下的价值集结。纵观40年来的当代诗歌史,因极左政治的原因有一批在胡风事件期间、反右期间及文革期间被剥夺写作权力的诗人,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重见天日重新归来,构成了归来者诗潮,他们以艾青、郑敏、绿原、曾卓、流沙河、昌耀等诗人为首,被命名为归来者诗人。

第二批归来者,是指因为经济社会转型嬗变的撞击,一批写作几年、十几年的青年诗人主要在1990年到1999年那一段时间,自动地离开诗歌转而去解决生活、事业、家庭、学业等各种现实问题,到了21世纪初开始,他们又自动地陆续回到诗歌,重新进行诗歌写作,成为新世纪初中国诗坛壮观的“新归来诗人”群体。

中国新归来诗人联盟是当代中国参与诗人评论家众多、影响范围广泛的海内外汉语诗人群体的运行机构,拥有40后到80后的著名诗人、评论家作为成员和嘉宾,有吉狄马加、叶延滨、杨炼等诗坛权威作为顾问,其群体作品和成就影响,涵盖中国诗坛半壁江山。

沙克,中国当代著名诗人,一级作家,文艺批评家。《汉诗界》执行主编,《中国新归来诗人》主编。

雪迪是圆明园诗派年龄最大的诗人,他的诗文笔细腻、语句隽永,带著生活的磨砺和智慧。雪迪诗中不乏对细微事物的描写,而情感中又流露著岁月沉淀的大气魄。蚊虫蝼蚁,皆可入诗;春花秋月,俱是妙言。

——诗词世界

来源:黄山市作协公众号
日期:2018-08-15

阅读次数:3,0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