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黑白素描

Share on Google+

——给胡平

1

一间小小的卧室两本发黄的书彼此挨着
没有人知道
一个老人在这里终老

确切地说,街尾灯光仍亮时他离开
那时没有人会去打听另一些人的行踪
他就叼着烟斗皱着眉头走向下雨的凌晨

这些年过得够倒霉
饭桌上一堆杂乱的纸张与杯盘一起
依娜,一只老黑狗总是在桌底下饿得发慌

2

她比他离开得更早
秘鲁人的西班牙口琴在晚间响起
一个小孩与邻居小孩无法共同玩耍

他三岁就懂得一个人玩儿的滋味
一串酸掉牙的葡萄挂树上时他就渴望尝试
他知道人就像家里的老黑狗依娜一样

快乐就在香肠夹蜂蜜面包的晚间六点
可是啊,可是这个时刻却不再回来
她不在已经多时

她年轻时梳头的木梳子仍安插在笔筒大小的罐子里
纯银的哪怕有年岁的痕迹也很好看
墙上一幅维多利亚时代的黑白肖像露齿而笑

3

依娜独自看墙时在想这露齿而笑的女人是一块煎饼
上面铺着厚厚的奶油和云尼娜香草的香料
乡村的,小镇上的人都不在乎另一些人的想法

因为,他们都彼此不和
他们相互诅咒
他们偶尔也相互往来一起喝下一扎啤酒度过一个悠闲的黄昏

说着另一些人的坏话
或者尼娜,一只老黑狗的女主人曾经风骚过人
喜爱装扮自己,将美色与晚餐一起送给他的男人

秘鲁女人的臀部虽是黑色
但手掌却十分柔和,这个男人把手放在她的手掌上
阴阳合一

4

两只泛黄的枕头与一张上海毛毯仍在床上
这个小孩长大,渴望一个人吃一顿有云尼娜香味的煎饼
他在凌晨走向下雨的街道叼着烟斗皱着眉头

泰勒大街就在小镇的中央,不左不右
左边是厚厚的奶油,右边是母亲每夜恶梦的帕克河
他在黑白电影中看过江南景色

一个女人漆黑中穿着黑色长裙走在阴湿的巷弄
像是春天的夜晚
音乐就在尼娜,家中老黑狗的黑白毛发中停止

5

窗户是开着的
开着的窗户外面院子里的葡萄也开花了
白色的花朵细细地歪着耳朵

一张椅子紧挨着木床
另一张椅子却靠在墙角
在这个乡村的,小镇上一张椅子永远不在乎另一些椅子的摆设

它们是安静的画笔留下的颜料也安静地凝固成一团
一间小小的卧室与两本发黄的书紧紧挨着
一个老人就在这里终老

啊,叼着烟斗的小孩
不喜欢与邻居玩耍的小孩
你是爱尔兰家族最聪明的葡萄变成的巫师

你的眼睛发疯时像家中老黑狗尼娜竖起的耳朵
帕克河有人遇溺就在上海电影播放时的午夜时分
她说时间走了还会回来

6

真的,柚木地板上有些刮花的痕迹
那是指甲抓过的恶梦一般的语言
一个女人梦见下雨的凌晨一个老人叼着烟斗走向黑色臀部的秘鲁女人
他就在她的怀里嗅到云尼娜煎饼的味道

木桌上凌乱的纸张与杯盘紧紧挨着
晚餐刚结束不久
家中老黑狗尼娜在桌底下饿得发慌

可是啊,你这只可怜的老狗
一只不喜欢与邻居的狗一起玩耍的老狗
乡村的,小镇上的狗都不在乎另一些狗的习惯

它们相互狂吠
但偶尔也会为了一块煎饼相互引诱
像秘鲁女人嘴里叼着的烟斗和皱着的眉头

一个老人,就在这个地方终老
一间小小的卧室与两本发黄的书紧紧挨着
一个下雨的凌晨,一个小孩与自己玩着游戏

秘鲁的西班牙口琴在帕克河畔响起江南的音乐

2014年2月17日
CHINA HILL

《胡平文库》【影像·生活】

阅读次数:30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