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唯色博客上转载了莫拉·莫伊尼汉(Maura Moynihan)谈西藏难民在印度处境的文章,我读了之后大为震撼。在关注西藏的十几年中,我接触过不少支持西藏的欧美人和中国人,但很少看到这样一位对西藏问题有如此深刻认识,对流亡藏人投入如此深厚人道关怀的支持者。

我开始在网上搜寻莫拉的其他文章,发现这位女士以自己的真名,在嘉央诺布先生的博客文章后面跟帖,就阿沛晋美被解雇的事件发表了十几条评论。我因此有兴趣把这些英文跟帖翻译出来,让中文读者稍稍了解:莫拉是怎样的一个人,她对阿沛晋美被解雇事件有何看法。

◎ 谁是莫拉·莫伊尼汉?

美丽的莫拉·莫伊尼汉是已故的美国参议员丹尼尔·帕特里克·莫伊尼汉的女儿。七十年代初,她的父亲担任美国驻印度大使,少女莫拉就读于新德里的美国国际学校。在长达四十年的时间里,莫拉和她的父亲一起支持达赖喇嘛,关注西藏人权。

莫拉的父亲莫伊尼汉先生,可以说是当代美国最有影响的一位政治家、学者和作家。他对社会公义饱含激情,深具文学素养,知识广博,一生撰写了19本著作。无论是在担任美国驻印度大使时期,还是在担任纽约州参议员期间,莫伊尼汉都竭尽所能地帮助西藏难民。由于他的努力,包括曾担任达赖喇嘛特使的洛第嘉日(Lodi Gyari)先生在内的一些流亡藏人,得以获得移民美国的机会。

年轻的莫拉继承了父亲追求正义的人道主义精神,她学习印度教和佛教,深受佛家慈悲的影响。她多才多艺,既是设计师和作家,撰写了多部小说,也精通音乐、舞蹈、戏剧和瑜伽,藏语、印地语都说得极流利。

回顾自己在父亲影响下关注西藏的人生历程,莫拉说:“作为记者,我已经报道过三十年来的西藏状况,我从不退缩,总是以我的诚实来面对来自任何地区的提问。”近年前她住在尼泊尔和达兰萨拉,直面西藏难民因为缺乏公民身份的痛苦,报道他们“充斥着贫困和残缺不全的家庭”状况,为他们的困境而呼吁呐喊。

◎ 莫拉对阿沛·晋美的高度评价

莫拉对解雇晋美事件的态度,散见于她在嘉央诺布博客上的留言。对阿沛·晋美的个人品格及其工作成绩,莫拉给予极高的评价。她说:

“我自从1998年来在自由亚洲电台,曾和阿沛·晋美(Jigme Ngabo)一起工作,我对此人的人格、判断力、价值观和举止极为尊重。中共的长臂已经渗透到自由亚洲电台吗?须知,这个部门是少有的尚未腐败的为西藏服务的部门之一啊。是美国纳税人付账的吧?”

莫拉为阿沛·晋美仗义执言,也对自由亚洲电台解雇阿沛·晋美所造成的后果深为忧虑:

“解雇了阿沛·晋美, 这已造成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的一系列危机,正好是电台关于中国占领下的西藏人自焚所做的报道从来没有这么好的时候――这不是一个‘谎言’,晋美仅仅是报道事实。”

作为专业记者,莫拉深知阿沛晋美勤勤恳恳所坚守的原则——新闻的真实和公正,是何等的可贵。她因此气愤地指责自由亚洲电台的台长刘仚,说刘因为政治原因解雇了晋美:

“达兰萨拉的办公室知道下述情况吗?――刘仚(Libby Liu)及其助手嘎登洛卓(Kalden Lodoe)已经出于政治原因而解雇了晋美,从而伤害了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而这正是自焚激增,自由亚洲电台的工作从来没有这么出色、并且得到全球认可的时候。”

莫拉警告人们,说这个人事变动里面可能有利己的目的:“嘎登洛卓据说有许多亲戚在藏人行政中央(CTA) ,正在试图让一个亲戚接替晋美的工作。这种裙带关系是腐败的有害的。”

◎ 关于美国议员罗拉巴切的信

据有关报道,去年十一月,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监督和调查小组委员主席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写信给自由亚洲电台台长Libby Liu,质询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为何突然遭到解职。三天后,罗拉巴克又致信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森格,就他和其他流亡政府领导人试图操纵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的新闻报道一事表示愤怒。

罗拉巴克致洛桑森格的信公开发表后,莫拉女士说:“我已经在这里和别处读到许多侮辱和抨击这位美国众议员的跟帖。”“不管你是谁,请勿以粗鄙粪臭的评论玷污这个部落格。记住:援助西藏的美国国会的资金(the US congressional funds for ANY Tibet aid), 以及自由亚洲电台(RFA),富布莱特法案基金(Fulbright), 等等,是在多年辛苦工作之后赢得的。”

莫拉指出美国援助西藏的资金,其中就有罗拉巴克议员的一份辛苦努力,还指出《图伯特政治评论》(TPR)就这个问题写出了好评论。她说:“ 难懂的真实在于,在美国,中国的游说团伙如此强大,而对西藏的支持却十分脆弱。西藏运动仅仅赢得不充分的道德的胜利。因此,当关心西藏的稀有的国会议员之一,或图伯特政治评论(TPR)就自由亚洲电台的丑闻写出持平的好文章时,你们要辱骂的话,请三思。”

◎ 谈自由亚洲电台台长刘仚造成的伤害

对于自由亚洲电台台长刘仚(Libby Liu)女士的所作所为,莫拉毫不客气地指责她给各方面造成的严重伤害:一是伤害了藏语部的工作,二是伤害了流亡西藏的事业。莫拉说:

“我已经对华盛顿与美国政府有联系的多个提供资料的人说过,他们都看到刘仚(Libby Liu)和洛桑森格先后在2012年7月和2012年10月23日在伦敦两度见面。达赖喇嘛那时在伦敦出席一个讨论会。洛桑森格从捷克共和国飞来,正好是为这个事情,为了会见刘仚。

“一位目击者说:‘刘仚(Libby Liu)总是以一种太贴近的惬意的方式坐在尊者旁边’。刚好一周之后,正当西藏危机日甚一日,而自由亚洲电台的工作从未如此出色之际,出于私人的和政治的原因,她解雇了阿沛·晋美,导致对自由亚洲电台的西藏报道的极大伤害。”

莫拉呼吁说:“我非常忧虑地看到中国的权力日益膨胀――流亡藏人需要懂得对西藏的支持实际上多么脆弱。藏人行政中央需要懂得,他们必须保护尊者达赖喇嘛免受刘仚之类的人的伤害。”

◎ 对西藏流亡政府首相洛桑森格的质疑

作为一个信奉普世价值的美国人,莫拉坚持美国新闻机构应有的独立和尊严。她明确地对洛桑森格说:“自由亚洲电台是美国纳税人提供资金的,因此,它不是一个为达兰萨拉工作的非政府组织。”

“洛桑森格刚刚在新德里会见了刘仚。讨论的是什么? 做了什么交易? 洛桑森格先生需要解释,2012年7月,当技术上只有自由亚洲电台的职员应当游说广播理事会(BBG)的时候,他要会见广播理事会的理事。洛桑森格先生应当知道规矩。”

此外,莫拉还有正式的文章及其跟帖,质疑洛桑森格先生的绿卡和房屋贷款问题。唯色博客已经转载了中文译文。由于那些质疑与此文无关,笔者因此不再赘述。

笔者想要补充的是:作为民选的流亡政府首相,洛桑森格先生没有任何理由不回答莫拉女士的质疑。西藏流亡政府的声誉是六十多年藏人的苦难血泪凝成的,希望洛桑森格先生懂得珍惜。

(感谢茉莉同意在我博客上首发这篇文章。)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3年2月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