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回顾这几年的“不过洛萨”

Share on Google+

2008年遍及全藏地的抗议,实为“鼠年雪狮吼”(鼠年,指的是中国农历鼠年;雪狮比喻的是博,即图伯特,西藏)。而在2008年之后,一切发生了转折之变。看上去,暗流涌动时表面平静,表面平静时暗流涌动,一次次来自民间、底层的不合作,渐渐化作愈来愈炽烈的火焰。

让我们来回顾2009年的“洛萨”(藏历新年)吧,境内外藏人是以拒绝欢度、静默纪念的方式度过的。当时,在安多和康等地私下流传的传单中,其中一份写的是:“在拉萨3•10事件中,数以千计的同胞被捕入狱,数以千计的同胞惨遭迫害,数以千计的同胞下落不明,我们这些安生苟活的藏人,如果你还良心未泯,如果你愿同甘共苦,就请做到以下两点:不纵歌欢娱;不燃放爆竹烟花。仅此两点希望大家都能做到,让我们缅怀逝者,祈福生者!”

另一份传单写的是:“同根同族的西藏三区(即安多、卫藏和康)兄弟姐妹及僧俗民众,我们要团结一致,共同抵抗,永不向侵占家园的政权低头。三区民众要休戚与共,绝不能忘记被枪杀的三区同胞,他们不是为了各自的利益,而是为了民族自由与正义才付出生命的代价。因此,作为一名藏人不能庆祝‘洛萨’……”。

而当局的反应,一是用暴力手段,视不过“洛萨”为严重的“分裂”行为,如在拉萨,抓了一些私下传话不过“洛萨”或在网上呼吁不过“洛萨”的“造谣者”;在康左贡(即西藏自治区左贡县) ,一位走上街头呼喊口号的青年白马才华,于1月20日葬身于军警的毒打之下 。二是强行要求藏人过“洛萨”,如在安多热贡(即青海省同仁县),当地政府挨家挨户发文件,要求藏人签名按手印,保证今年绝不发生去年那样的抗议,保证听从党和政府的话,保证必须隆重度过“洛萨”;在安多拉卜让(即甘肃省夏河县)、安多阿坝(即四川省阿坝县)等地,当地政府给干部职工发鞭炮,要求过年期间鸣放鞭炮。三是各种官媒指责西藏流亡政府和西藏青年大会煽动境内藏人不过“洛萨”。

当“洛萨”来临,当局一方面竭力营造和谐、欢乐的假象,如西藏电视台模仿CCTV春节晚会办的藏历新年晚会,乃历届晚会拨款最多、规模最大、审查最严,制造的是比“春晚”更夸张的“假大空”。另一方面,如向四川省藏区增派的军队,除了武警部队,还有中国七大军区之一的成都军区部队,“洛萨”期间在康北道孚和康南理塘,以及安多红原等地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

其实,当时呼吁不过“洛萨”是境内藏人最早提出。那么多的农民、牧人、市民、学生、僧侣,甚至体制内的藏人,自发地、普遍地做出这样的选择,表达的是分布在中国行政区划五省区的藏人休戚与共的愿望,以及对当局的不迎合、不捧场、不服从。

于是“洛萨”第一天,2009年2月25日,安多芒拉(即青海省贵南县)鲁仓寺的上百名僧人,以袈裟裹头,秉烛而行,在县政府门前静坐。他们还冒着“勾结分裂主义分子”的危险,将现场图片用电子邮件发送出去,并提出四点要求:“1、中国政府应该了解图伯特僧俗民众尤其是图伯特年轻一代的愿望;2、今年抵制庆祝洛萨的和平抗议比去年的抗议更为广泛;3、燃烛静坐是献给境内外全体藏人的新年礼物;4、祈愿‘西藏问题’早日得到解决。”不久,鲁仓寺先是有13名僧人被抓去审问,后来有4名僧人被判刑两年。

其实不只是2009年“不过洛萨”,这几年来的“洛萨”,藏人们都是以不合作的方式度过。而2013年的“洛萨”,即藏历2140水蛇年来临之际,面对2009年以后104位境内外藏人以身浴火的惨烈,面对中国政府以不人道的方式加害自焚者的亲友、乡亲和僧侣甚至罗织各种荒谬绝伦、漏洞百出的指控,作为经历这一切的各地藏人,依然是以拒绝欢度、静默纪念的方式,来表达对奉献者的敬意,对压迫者的抗议。

2013/2/10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相关内容并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3年1月1日

阅读次数:28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