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习近平的“法学博士”是如何炼成的?

Share on Google+

2019-01-09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工农兵学员中的“学而优则仕”者都有谁》已经介绍过,日后在中共官场上混出头脸,曾经或者至今仍然身居高位者,在入仕之前已经从专业领域具备了真才实学者也不是没有,也就是说,当年的工农兵学员出身者,也不乏货真价实的“学而优则仕”者。除了过去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的李源潮,王沪宁,陈希,较为典型的还有前科技部长现全国政协副主席万刚,前卫生部长,现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竺等,最为典型的还有一个已经被习近平打入天牢的前辽宁省委书记王珉。

王珉被习近平下令打入天牢后,官方对外公开的他的主要政治罪行有二,一是对辽宁贿选负有直接责任,二是“妄议中央”。曾有辽宁方面的知情人士透露说,王珉的所谓“妄议”中央,其实就是对习近平本人的大不敬,自认为他王珉自己才是真正的,“货真价实的学而优则仕”,在挖苦中共政坛的那些“在职硕士”和“在职博士”时,取笑了习近平,说是越没有真才实学,越没有底气的干部,越是要弄上个“在职硕士”,“在职博士”头衔为自己充门面。

王珉当年“入仕”之前的学界同僚在王珉出事之后感慨说,中共政坛里象王珉这样的“学而优则仕”其实并不普遍,数得出来的几个官至正省部级和副国级的,基本都是“党外人士”。而“党内人士”中普遍的高“学历”绝大多数都是伪学历和假学历。

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所有高学历的中共高官中,凡是如笔者过去文章中陆续介绍过的陈希,陈竺,万刚,王珉等真博士和真硕士学历的,基本上都是理工农医类的博士,而号称具有社科方面研究生学历者,基本都是所谓“在职研究生”学历,无论是“硕士”还是“博士”。

二零一七年十月笔者在本专栏的接连发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成员与官场学历腐败》和《政治局21个高学历 只有4个是没注水的》两篇文章,向听众和读者们介绍了中共官方媒体对十九届中央政治局成员们的“高学历”统计:这25人中,多数还都有着多所院校学习的经历。在这其中,拥有博士学位的至少有7人(占比28%),拥有硕士学位的至少有14人(占比56%),拥有大学学位的至少有2人(占比8%)。也就是说,大学以上学历的占比92%。

而如上统计中的七大“博士”,即习近平,李克强,李希,黄坤明,杨洁篪,蔡奇、陈全国,包括李克强在内,没有一个是正经八摆地,那怕只是一年半载的集中时间在校学习的货真价实的正经博士学历,全部是所谓的“在职博士”。至于“硕士”学位们就更是笑柄。

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的七个常委被多篇中共官方媒体吹捧为“全部都是高学历”,其中习近平和李克强是博士,其他五人中有四个硕士,一个“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

令人捧腹的是,这四个硕士中,除王沪宁而外,其他三个都是一生中从未经历过一天高等院校的校园生活的。

说起来,习近平的“博士学历”虽然是在福建当省长期间,靠“不脱产学习”从远隔数千公里的北京的清华大学拿到的,大学学历也是“工农兵大学生”,但所有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的学制至少两年,即使学工/学农和学军的占去一半,也还至少有一年时间的校园生活,而栗战书和韩正两人是否有高中学历笔者无从查考,而他们的的大学本科都是所谓的“夜大学”,而汪洋的大学本科则是自己在老家安徽当市长时获得的中央党校的“函授本科”。

虽然栗战书一生中从来没有过一天高校校园生活,仅凭“夜大学”的“本科学历”又换取了“在职硕士”,但必须承认即使他这“硕士”学历的水分再多,掌管一个中共政权的橡皮图章也就够用了。但如今贵为国务院常务副总理,做为李克强国务院总理备胎的韩正的“注水学历”真是让人因此而替共和国的经济命运捏把汗—-除非他这个常务副总理就是个摆设。

韩正的官方简历中说他是“在职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学位,高级经济师”,具体内容没有说他本人是否曾经念过高中,只是说他1975年,也就是二十一岁起从上海徐汇起重安装队仓库管理员做起,在和平感觉没有任何高中以上学历的前提下居然能在已经全面贯彻落实了干部知识化/专业化的1982年被提拔为上海市化工局团委书记,在担任此职务的过程中,用括号注明(其间:1983-1985年复旦大学大专班学习),由此可见他的这第一个“学历”就是“不脱产”的“在职进修”性质,而且是在被“提干”三年之后才拿到的。

接下来,一个不脱产的在职大专班学历居然能够令韩正进入高校工作,出任了上海市化工专科学校党委副书记,期间,又用括号注明(1985-1987年华东师范大学夜大学政教系政教专业学习)。

有了“夜大学”的两年经历之后,韩正便成了“大学本科毕业生”了,并凭此“学历”当上了共青团上海市委书记。

担任上海团市委书记和改任上海市卢湾区党政负责人期间,已经具备了“大学本科学历”的韩正继续“学而不厌”,其简历中再次用括号注明(1991-1994年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关系与世界经济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经济学硕士学位)。

公平地讲,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25人里,理论水平,也可以说成是真正的“文化程度”最高的,肯定是王沪宁和刘鹤,另外还有两个真硕士,也就是正经八摆地在校园里完成了两至三年全日制研究生课程的,一个是王晨,另一个是陈希。

习近平上台之后,笔者曾在中共官媒上读到一篇文章,说是与学生、商人和文化人的学历造假比起来,更让人震惊的,是《中国青年报》揭露的高官们凭借权力制造假学历。该报发表评论文章指出:现在的官员们一窝蜂地”攻读博士”,那些手握重权的省长、市长、司局长、县处长们、甚至有实权的乡长科长们,什么都不放过。过去的以权谋私只在金钱、职位和美色上,现在又扩展为以权谋学位,不仅要权财色应有尽有,更要用高学历的知识标志来包装,这样才算真正的功德圆满。至于由此造成的”学术造假”,则不在他们的关心之列。反正腐败已经深入和普及到所有领域,高校和学术界有什么理由保持清高!

该文揭露说:官员们读学位、拿博士文凭,决不会”十年寒窗苦”,而是轻松加愉快,只要报上名,被学校列入博士生名单,就算大功告成。他们既不用参加统一的正式考试,也不用按时上课和埋头于学术,更不用为毕业论文发愁,党和国家的大事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准备考试、上课、读书、写论文。毕业时,想找个操刀手简直太容易了,有太多的饱学之士愿意效劳,作出一篇优秀的博士论文。至于学术尊严和学者良知,怎么能比得上权力好用!

记得当时也已经“退居二线”的前北京市长孟学农接受《北京青年报》专访时,被问到对官员时兴在职读博士的问题。一向言行谨慎的孟却发出怒吼:“有些人读什么博士?图虚名,招实祸。”稍停又意犹未尽说:“真想建议中组部把这些博士招来,考一下。(最近揭露的)好几个贪官都是博士。”

说到这里,孟学农可能感觉到了自己已经涉嫌“犯上”,赶紧又补充了一句:“我是抨击那些不学无术、注水的博士。”

谁都知道,习近平之前的两任总书记虽然谁都没有习近平的“学历”高,但他们的本科学历都是货真价实,所以他们在位时虽然官员向高校索取在职硕士、在职博士证书或者是接受高校“学历馈赠”的的现象泛滥,所以当时的媒体抨击此等现象时不必介意“尊者讳”。

2002年9月人民网曾刊登一篇文章,说是全国各级组织部门将对党政机关工作人员特别是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通过在职学习持有并载入档案的学历、学位证书,进行一次认真的检查清理,对那些在文凭上弄虚作假的少数干部将彻底暴露,一旦发现以不正当手段谋求学历的干部,党的纪检部门将会对其严肃处理。

该人民网文章抨击道:有学历,有高学历本是件好事,但为什么一到官场就变味了呢?其原因就是高学历可以给官员带来好处。一是可以提高身价。因为一旦有了“研究生”、“硕士”、“博士”的名号,在一定程度上便可以修补其本来面目,可以掩盖其知识方面的缺陷,可以起到拉大旗作虎皮包着自己吓唬百姓的作用。于是,在高学历面前,有人尸位素餐,还要以“稳重”面目示人;面对听众有人离了讲稿讲不了三分钟,还要作大智若愚状,总要让人产生错觉:这位领导同志有这么高的学历,有这么高的学位,还会是等闲之辈?二是升迁有了资本。现在提拔干部总是不恰当的强调学历,注重文凭,所以拿到了高学历高学位的官场人士,在考察时总会被上面多看几眼,在同等条件下,高学历高学位升迁的概率要比一般人高得多。由于有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于是,有人一升官就长“学问”,一长“学问”就再升官。

人民网发表这篇文章时,时任福建省长习近平刚刚拿到“法学博士”几个月,这篇文章发表一个月后,习近平从福建调往浙江,先任省长,一个月后开始省委书记和省长“双肩挑”。

现如今,习近平这位领导同志有这么高的学历,有这么高的学位,面对众人岂止是“离了讲稿讲不了三分钟”,低头盯着讲稿念都还一再出错。当他把“通商宽农”楞是读成“通商宽衣”,把“金科玉律”硬是读成“金科律玉”……时,谁会相信他的“法学博士”的货真价实的?

十七大习近平登基后没有几天,《新京报》记者发表文章《习近平博士论文写了啥?》副标题是“习近平13年前博士论文提出户籍改革路线图。”

署名是新京报首席记者关庆丰的文章中介绍说:在清华大学图书馆的学位论文阅览室,可以查询到一篇十三年前的博士论文—《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全文共169页,淡黄色封皮上的内容是:申请清华大学法学博士论文/培养单位,人文社会科学学院/专业: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生:习近平/2001年12月。指导教师为清华大学经济学研究所教授刘美珣。

按照这位首席记者的说法, “有一个重要问题应引起高度重视,就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所进行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在总体上仍未脱离‘离乡不离土’的模式。”在2001年12月提交的博士论文中,习近平认为:“绝大多数在城市务工的农民并未真正融入城市,造成这一问题的根本原因是户籍制度的限制。” 所以习近平认为改革要慎重、稳妥,分阶段积极推进,可先让那些符合一定的条件和要求,诸如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居住时间达到一定年限的进城经商和务工的农民,获得合法的居住身份。

署名习近平的这篇文章到底水平如何而且是旁人捉刀代笔还习近平亲自草就留待日后分析,下篇文章所要介绍的主要内容是,时任福建省长习近平的《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怎么就能换取到一个“法学博士”的学位?

RFA

阅读次数:31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