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中国政府对藏政策调整”了吗?

Share on Google+

数日前,微博微信上许多藏人以奔走相告的热情传播这个消息:“最近中国政府对藏政策调整引起世界的关注:第一,各寺院可以自由供奉达赖喇嘛法相;第二,不许诬蔑和指示他人谩骂达赖喇嘛;第三若在寺院中发生重大事件,先由寺院领导和高僧等进行内部调节,军警不会立刻进入寺院采取压制等措施。”

此消息可能来源于6月20日,西藏之声报道青海省海南州允许寺院供奉尊者法像等三条,且先不说此消息是否准确,报道本身以偏概全,竟将一个州的事说成是“中共允许西藏寺院供奉达赖喇嘛法相”。

西藏之声还称“现居瑞士的朱古洛桑成列仁波切说……中共当局安排由僧人代表组成的多个小组……宣布具有三项内容的官方文件”。我很想给这位仁波切捎个话,能不能拿出“具有三项内容的官方文件”的照片公诸于世?没有佐证的照片,任何激动都可能被钓鱼,别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6月21日,中共海外喉舌多维新闻网偷换概念,称“达赖法相可公开悬挂 中共西藏政策调整”,就海南州一个州的事说成是全藏区正在发生的巨变。素知多维新闻网神通广大,请公开此文件,我们需要眼见为实。

目前,全藏区只有青海省海南州这一个州据说有文件让挂尊者像,但是有谁见过这传闻中的文件?至于其他所有藏区,其实并无变化。而西藏自治区,谁敢挂尊者像谁就摊上大事了。

作为藏区榜样的西藏自治区,从前年年底大搞“九有”工程,让所有寺院所有农牧民家庭不但高挂五星红旗,还要挂中共领导人画像,不挂就是政治问题。最近还在一丝不苟地检查。可这转眼间就会“调整政策”,让尊者法像与中共领导人画像并排高挂在寺院与家庭,而这可能吗?

如果中国官方允许藏人供奉尊者像,就得对之前的大批判做出修正,解释达赖喇嘛不是分裂分子,不是国家敌人。而这可能吗?严禁供奉尊者像,在西藏自治区始于1995年,从那时到现在,多少个官员升官北京,掌握大权,那么这是要让他们认错?而这可能吗?如果可能的话,那就说明中国的政治体制已经改革了,而不只是“中共西藏政策调整”了。

一位在体制内的藏人知识分子发微博提醒:“要谨慎解读目前放出的几条消息,也不要轻易往复到’毁于希望‘的希望中,舆论提及的相关会议我有参与整体感觉并没有网上提及地那样明朗开放,释放善意与紧锣密鼓并进同行,民间层面很快进入到奔走相告的欣喜状态让人很是忧心。”不过这几条消息是谁放出的?意在何如?

的确,最近情况变得复杂。中国官方报道拨款250万元修缮达赖喇嘛故居,中共党校教授直言要“力争只产生国内达赖喇嘛灵童”,加上在青海省海南州各寺院悬挂尊者法相等消息,会给外界造成一个印象,认为中共的西藏政策发生了好的转变。但是,我担心这是设的一个局。流亡西藏希望有谈判的机会,但我希望能坚守一些底线。

西藏有句谚语:“藏人毁于希望,汉人毁于猜忌。”民间流传很广,是因为谚语一次次变成现实,悔之晚矣。无论如何,需要冷静地观察、核实,慎而待之,而不是盲目轻信、乐观,否则可能会被置于某个布局动弹不得。历史上前车之鉴已太多。前几年中共为北京奥运设计国际公关而一次次进行的藏中会谈,最终在戾气冲天的气氛中结束,难道创伤犹在就忘了痛?

我注意到一位网名是“巴登上师”的西藏僧人就上述三条消息,在新浪微博上说:“很遗憾 这是条假简讯”,“最近网上流传甚广,以(已)找当地政府核实,并无此政策”。

然而,类似“西藏政策调整、改善”等消息,应该研究其传播路径。不止这一例。似是而非的消息从境内神秘传到境外(流亡社会或流亡人士),被轻信与放大,通过流亡媒体轻率报道,再被各种人士过度解读,以致不断发酵,其实具有贻害作用。

这其中既有有意识地制造与不加证实地传播,也有流亡西藏一直对中国当局及社会以及境内西藏的误读。而在传播过程中,难以进入藏区进行独立调查与采访的外媒若被利用,更会加速某种谬种流传。对治的唯一办法就是清醒,经验与常识以及事实才是最可靠。

无论如何,对专擅各种诡计的极权者抱以再高的警惕和怀疑都不为过。而媒体被利用跟着布局的前车之鉴也不是没有过。西藏政策若有变化,让各地藏人自由进入拉萨才是证明,而不是传言中的挂尊者法像。

2013/6/25-7/1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相关内容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3年7月4日

阅读次数:8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