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山寨布达拉宫与文成公主神话

Share on Google+

今日拉萨:各种仿古、改写历史的工程正在轰轰烈烈的大舞台,各种休闲装束甚至玩着念珠的便衣蹲守在寺院与民居屋顶的大舞台,各种掩饰哪怕窃窃私语也无法驱除无数恐惧的大舞台……

傍晚,透过数码单反相机镜头看见与布达拉宫遥遥相对的山脚,隔着拉萨河,一座山寨布达拉宫已然成形,那是被当作“西藏自治区、拉萨市的‘一号工程’”,正在日夜建设的“《文成公主》和美大型实景剧剧场”。

有关文成公主的巨大神话在政治与经济双作用下,终于要化作洗脑之利器,以“最先进的声光电技术,彰显‘盛世’气韵”。只是这个“盛世”是往昔之大唐盛世?还是今日之大中华盛世?抑或是古今中国之“盛世”?从而借无以复加的文成公主之神话来实现伟大的“中国梦”——确切地说,是汉化梦。

据官媒报道,西藏自治区若干官员多次来视察号称“目前国内投资最大、规模最宏伟的实景剧《文成公主》”(总投资达7.5亿元)。显然,“西藏自治区、拉萨市的‘一号工程’”是一项承载着以戏说历史来“证明”今日当局统治之合法性的政治任务,需要官员们在政治上严格把关,一再视察。

这之前,党的官员们已经在拉萨举办了“首届文成公主主题论坛”,据介绍,“旨在通过中国西藏文化旅游创意园区的文成公主主题公园及《文成公主》和美大型实景剧,邀请学术界、艺术界、传媒界和企业界的精英,以西藏历史文化为背景,以‘文成公主’文化形象为主题,围绕‘文成公主进藏、藏汉人民团结’,高起点、高层次的展开研讨。”

又据官媒报道:目前,《文成公主》和美大型实景剧已进入合成排演阶段,7月20日将进行首次试演。8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节”正式开演。

该剧官方微博介绍:《文成公主》实景剧500多人参演,首演季门票五百元。

党在神话文成公主,诸多意淫之人也跟风一起神话这位文成公主。让我们来看看万能的文成公主已经被渲染成什么样了吧——

1、布达拉宫是“藏王松赞干布为迎娶文成公主而兴建”;
2、“文成公主是藏传佛教的主要奠基人”;
3、拉萨东边的神山朋巴日(汉译宝瓶山)是文成公主命名;
4、唐卡是文成公主发明的;
5、藏语“扎西德勒”是文成公主及其随从所传授;
6、…………

总之,在关于西藏传统文化如何构建的重新叙述中,由于权力者的强势话语改变了整个故事,使得一位古老的汉人女子担负起统一大业的重任。其实她不过是十六岁的少女,但在不容置疑的重塑与重述中,她比孙悟空还神通广大。她会这个会那个,就没有她不会的本事,似乎是全靠她,西藏才有了文明,问题是,你信吗?出于各种用心,这位少女被神化得已不成人样了。

事实上,这是一种改写历史、“洗白”一个民族的文化和记忆的浩大工程。其实持续多年,如今在权力与金钱的支持下,更是遍地开花,所向披靡。可以预见,在这个山寨布达拉宫进行的商业化演出,将属于以后来拉萨旅游的游客必看节目,既可以洗脑又可以赚钱,但遭到损害的却是任被改写的历史与任被宰割的藏民族。

关于唐朝皇帝把宗室之女当成公主嫁往西藏,王力雄在他关于西藏研究的著作《天葬——西藏的命运》中的“公主神话”一节中写到:

很多中国人都是通过文成公主的神话认识中国与西藏的历史关系,似乎中国把公主嫁到哪,哪就从此属于中国了。这是一种有些可笑的逻辑。事实上当时的西藏非常强大,势力范围向西越过帕米尔高原,波及阿拉伯和土耳其控制区,向北到今日的中国新疆和甘肃的河西走廊,向东曾经占领中国四川、云南的大片领土。那个时期的藏民族以征服者的姿态,在整个中亚到处安营扎寨。唐朝开国的李氏家族本身带有突厥血统和文化背景,把联姻当作一种平定边疆的政治行为──可想,嫁一个公主远比调遣大军来得便宜。王室的女儿多得很,何况帝王并不嫁自己的亲生女儿(文成公主亦只是宗室之女)。唐朝前后嫁到“诸蕃”的公主有15人之多……
不知是因为松赞干布态度倨傲,还是因为那时唐太宗对西藏没给予充分重视,反正一开始唐太宗没同意。松赞干布大怒,带领大军先讨伐吐谷浑,继而攻入唐境,并致书唐太宗:“若不许嫁公主,当亲提五万兵,夺尔唐国,杀尔,夺取公主” ,何其豪迈。
固然,以唐朝之强,不至于屈服松赞干布的武力,不过双方打了一阵互有胜败的战争,足以使唐太宗认识到吐蕃(西藏的古名)不可轻视。当松赞干布再次缓和姿态,撤兵并重派使者带礼物到长安求婚时,唐太宗便立刻同意将文成公主许配给松赞干布,连其所派的求婚使者都被赐予了琅琊公主的外孙女为妻,可见太宗抚慰吐蕃之心的迫切,所以文成公主进藏在一定程度上应该算是无奈。
文成公主之所以比其他外嫁的公主更留名,大概主要是因为她被嫁得最远,嫁到最荒僻的地方,一去三十九年,至死没回中原,因而从惜香怜玉的角度更值得同情。她在去吐蕃的路上哭得连河都改变了流向(青海境内倒淌河之名的来源),此传说足以反映后人对她的怜悯。文成公主死后三十年,唐朝又有一位金城公主(注:亦是宗室之女)被嫁到吐蕃。她的传说就更惨了……
不能说中国的公主进藏对发展中国与西藏的关系没有作用。比如松赞干布自打娶了文成公主,吐蕃十年没有再对唐朝用兵。然而十年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是一瞬间。松赞干布死后,文成公主守寡二十九年,其在世之时吐蕃与唐就不断发生冲突。以后的百年期间中国几无宁日。有人历数那一时期吐蕃与中国的大规模战争如下:
唐高宗咸亨四年(公元六七三年)命薛仁贵率师十余万以讨吐蕃,为吐蕃大将钦陵所败;武后如意元年(六九二)吐蕃入寇,武后遣武威将军王孝杰大破之;万岁通天元年(六九六)吐蕃寇凉州,官军败绩;长安二年(七0二),吐蕃入寇,四役皆破之;玄宗开元十二年(七二七)吐蕃入寇,王君奂大破之;十六年肖嵩败吐蕃于祁连;代宗广德元年(七六三)吐蕃寇长安,郭子仪击败遁;德宗贞元二年(七八六)吐蕃入寇陷监州等地;贞元五年(七八九),韦皋大破吐蕃,隔年又连破吐蕃,获其大将论赞热;贞元十六年(八0一)吐蕃又大举入寇。
……
讲了这么多公主,为的是说明以一厢情愿的立场,距离事实真相可能远到怎样程度。固然,正经从事史学研究的人还不至于把嫁公主当成国家主权的证明,但是过份夸大文成公主对西藏的重要性,却是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似乎是因为文成公主进藏才使西藏有了文明,包括医疗知识、技术工艺、烹调知识、蔬菜种子,甚至西藏的佛教都是文成公主带去的。就算这中间有若干真实,然而过份强调,就成了一种民族自大的倾向,似乎只要汉民族嫁出去一个女儿,就能改变另外一个民族的文明和历史,并且成为两个民族世世代代不可分割的根据。事实已经证明这不过是一厢情愿的神话。

附带补充一段历史:吐蕃君主松赞干布娶有五个王妃,前三个是藏人:芒妃墀嘉、象雄妃勒托曼、木雅茹妃嘉姆增;第四个是尼泊尔的墀尊公主,最后一个是唐朝文成公主。文成公主主要负责赞普松赞干布的生活起居,相当于侍者。最早的吐蕃史料都把她排在五位王妃的最后一个。

松赞干布为五位王妃都建有佛殿或神庙:芒妃墀嘉的神庙建在东郊扎耶巴山谷;象雄妃的神庙建在大昭寺北的梯布廓水泉附近;木雅妃的神庙建在铁山(药王山)东麓,即保留至今的查拉鲁普洞窟庙;尼泊尔的墀尊公主的佛殿即大昭寺;中国的文成公主的佛殿即小昭寺。

松赞干布与芒妃墀嘉生王子贡松贡赞,延续吐蕃赞普王统,与其余四位王妃无子。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3年7月20日

阅读次数:41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