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人类近代史上以自焚表达最惨烈的政治抗议的记录之书——《自焚藏人档案》,约20多万字,并收录有近两百幅照片,以及日本画家井早智代(Tomoyo Ihaya)用画笔记录焚身藏人所绘七十余幅画。我本想完成一部记录完整的书,但当书稿编辑、排版之时,又有一位藏人僧侣嘎玛俄顿嘉措于2013年8月6日在尼泊尔加德满都自焚牺牲,很遗憾,未能将他记录书中。

全书共分七个部分,包括120位境内自焚藏人档案,6位流亡自焚藏人档案,藏传佛教领袖对自焚藏人的评价与呼吁,我的有关自焚藏人的文章,包括亲人在内的见闻者有关自焚藏人的追忆,外媒有关自焚藏人的报道,中共当局对自焚藏人的措施;以及两篇附录:王力雄的论文《燃烧的遗言——藏人因何自焚?》,46位自焚藏人的遗言。

9月2日是“西藏民主节”,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暨雪域出版社,在印度达兰萨拉与台湾台北二地,举办了《自焚藏人档案》、《西藏文化灭绝六十年》、《慈悲如海》三本新书的发布会。雪域出版社在关于《自焚藏人档案》的介绍中写到:西藏的女儿──唯色,作为西藏现代历史的纪录者,持续忠实地记录自焚藏人档案,使西藏的真相,在中文世界永留存,殉难者不会被遗忘。

台湾自由电子报于9月3日的报道中写到:翻阅唯色新书《自焚藏人档案》,可以看见唯色在泪水中的坚持。书中提及过去60年中国一再宣称达赖喇嘛和西藏人从事“分裂活动”,但达赖喇嘛则不断地强调他“不寻求独立”。中国声称在西藏保护和发展了西藏宗教和文化;但流亡国外的达赖喇嘛或与中共合作的班禅喇嘛却都公开指责中国对西藏推行“文化灭绝”政策与“灭族灭教”。中国在宣称尊重宗教信仰自由,同时却又立法宣布喇嘛的转世人选最终应由共产党来决定。中国宣称西藏文化得到发展,同时却有成千上万的藏人学生仅仅为了寻求学习母语的权利而走上街头,多人因此而入狱被判处重刑。唯色以第三者的角度,为读者提供了客观详实的阐述。

而我非常感谢为这本记录之书撰写推荐序的郑南榕夫人叶菊兰女士、雪域出版社总经理赖育宁先生。叶菊兰女士在推荐序中写到:“达赖喇嘛曾说过,‘当无知主宰我们的时候,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和平。’ (Where ignorance is our master, there is no possibility of real peace.) 当中国只手遮天封锁藏人自焚的消息,甚至是扭曲事实时,唯色这本书,记录藏人自焚的档案及遗书,揭露了在中国暴政下,藏人牺牲的真正原因。每一字、每一句,代表的都是最深沉的绝望与期待。而这个‘看不见的西藏’,尽管极其伤痛悲怆,但唯有揭发真相,才能让他们的牺牲没有白费;也只有如此,才能让我们向和平更进一步。我相信这正是唯色一直以来,以她无比的勇气所坚持的原因。”

同时我要说的是:感谢为本书提供自焚藏人照片、自焚事件资料以及自焚藏人名字的藏文写法、拉丁文转写等所有相关资讯的朋友们,鉴于现实状况不便公开他们的名字。感谢漫画家蟹农场为本书提供封面作品《酥油灯》。

我在另一本关于自焚藏人的书上最后写的这段话恰如我的愿望:一切的记忆都与苦难的火焰有关,唯有我们真正的怀念、铭记和坚持,才有可能让火焰中的牺牲者,在每一天回到我们中间,在每一天回到这被称为“岗炯”的广大土地上,永远在场,永远生生不息……容我双手合十,向自焚的族人们致以最痛的祈祷,以及最高的景仰!

2013年9月22日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藏语广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3年11月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