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一个“探测狗”在拉萨

Share on Google+

唯色暂住证

这是我们回到拉萨后,警察登门给我们办的“暂住证”。也即是说,我回到家乡拉萨,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却需要办理“暂住证”,“暂住”于此。可是这个“暂住证”上,警察的填写错误多多,比如“婚姻状况”和“户籍地址”,警察同志也忒不负责了。。

6月27日,我和妻子唯色坐火车从北京到拉萨。我的岳母住在拉萨。火车进站时,西藏国保已等在站台,先把我们带到车站派出所进行了一小时的搜查。我背包中的一个电子“探测狗”被他们当做重要发现。那是一种用于探测无线窃听器或无线针孔摄像机的电子设备,警察问我为什么要带它。我说为了检查我在拉萨的家是否被暗中监控。警察扣押了“探测狗”。

随后,我们被软禁在拉萨家中,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直到正在拉萨访问的美国驻中国大使骆家辉离开。我的妻子唯色是一位敢于在公众领域对中国政府表达异议的藏族作家,也是2013年美国国务院国际妇女勇气奖的获得者。警方对我们的严密控制,目的是防止美国人和唯色接触,不让骆家辉大使在当局安排的西藏盛世景象之外,听到不同的西藏声音。

骆家辉走后我们虽然可以出门,但是身后有人跟踪;朋友试图拍摄跟踪者时被粗暴地砸毁相机;敢于与我们接触的亲友挨个被国保恐吓。而国保把我从家里带走,要我交代为什么携带“探测狗”到拉萨 。

去年唯色在拉萨期间,用她父亲的老相机,按照她去世父亲上世纪六十年代拍摄的拉萨老照片,在相同角度拍摄下当今的拉萨。那是一个艺术行为。她多日奔走于拉萨的大街小巷,拍了19个胶卷。当一个来拉萨玩的内地女孩走前和唯色告别时,她托女孩把胶卷带到中国内地冲洗。第二天女孩上飞机前,却在过安检时被“发现”装胶卷的包里有一把她从未见过的刀。于是包被警察拿去做“仔细检查”,直到飞机就要起飞才还给女孩。匆匆登机的女孩发现,虽然装胶卷的盒子是原来的,可是里面的胶卷已经从唯色交给她的19个富士120正片,被调换成了15个空白的柯达135负片。是谁做的?可想而知。

唯色由此认为我们拉萨的家被安装了窃听器,因为托女孩带胶卷的事没有在电话里说,也没有通过网络,只是在家里当面交给了女孩,在场的只有她二人。我这次带着电子“探测狗”来拉萨,就是想查看一下家里是否被安装了窃听器。我要求国保把“探测狗”还给我,他们的回答是那属于“反间谍设备”,我无权拥有。

此刻正是斯诺登案被全球关注之时,中国政府对此幸灾乐祸,似乎证明了美国也不比中国好,谁也别说谁。但是美国政府至少不会禁止公民使用“探测狗”,也没那个权力。而在中国,政府可以任意侵入公民的任何空间,公民的“反间谍”却不被允许。即使只有这一点差别,也足以让人看到两个国家的本质不同。

2013年7月4日于拉萨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3年11月18日

阅读次数:1,42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