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向当知项欠和果洛久美致敬

Share on Google+

听说当知项欠(又写顿珠旺青)将走出囚禁他整整六年的监狱,我不禁低语:“贡觉钦!(藏语,佛法僧护佑)”

许多往事历历在目。虽然我并未见过当知项欠本人,但看过他和果洛久美拍摄的纪录片《不再恐惧》,这是第一部由境内藏人拍摄的关涉真实与证言的纪录片,具有重要的意义。也写过多篇关于他的文章,其中一篇是在获知他被定罪“颠覆国家政权、煽动分裂国家”而遭判刑六年时写的。他是在被秘密拘捕近两年才被秘密宣判的。以一部长度为25分钟的纪录片,换来备受折磨的狱中六年,平均1分钟换来刑期将近3个月,这实在是太残酷!

当时有外媒记者问我,如何看待当知项欠被判此罪?我对记者说,并未有过电影专业训练的当知项欠,用一部简单的摄像机,记录了那么多民间底层藏人的真实感受,来反映他们遭受压迫与歧视的生活状态,以及他们真切的愿望,为的是让外界了解藏人的内心。如果凭此定罪并判重刑,只能说明这个政权实在是太不人道,也实在是过于虚弱。而当知项欠因此获刑,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他所拍摄的纪录片的真实性,使得西藏之外的人对于藏人的生命被蹂躏的事实有了充分的了解。

比黑夜更漫长的六年快要到头了,有着非凡毅力的当知项欠还活着就是最大的胜利。正如Dechen Pemba的文章《在中国坐牢的纪录片制作人当知项欠的故事》中讲述的,当知项欠除了是图伯特英雄、公民记者、人权斗士的化身,他还是年迈双亲的儿子、羸弱妻子的丈夫、孩子们的父亲。所以我们完全可以体会到家中亲人在比黑夜更漫长的日子里,多么期盼与他重逢。祝福一家人早日团聚,尤其要把由衷的钦佩送给勇敢的拉姆措,她在丈夫身陷囹圄时养护全家老小,为丈夫得自由在世界上奔走呼告、寻求支持,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人。

然而,令人悲伤的是,当当知项欠走出黑狱,却可能见不到与他一起骑着摩托车在东部藏地拍摄、记录藏人心声的果洛久美。这位44岁的拉卜楞寺僧人久美嘉措,在当知项欠被捕之后,也两度被拘捕,受尽酷刑,落下疾患。2012年9月的一天,他突然失踪,随后甘肃省公安厅下发通缉令,声称果洛久美“涉嫌故意杀人罪”,对举报线索者奖励重金,至今再无任何有关他的消息。

“涉嫌故意杀人罪”是相当严重的罪名,由于2009年以来多达128位藏人以自焚抗议中共(其中境内藏地123人,境外5人),而当局以更为严厉的镇压、构陷及抹黑宣传来对付藏人,已有数百位藏人遭连坐、被刑拘,其中多位藏人即被指控所谓的“煽动、引诱、教唆或者胁迫他人自焚”而被定罪“故意杀人罪”,那么,是不是当局指控果洛久美“涉嫌故意杀人罪”,也是企图指控他“煽动、引诱、教唆或者胁迫他人自焚”?

惟有藏人的虔诚和勇气足以铭刻史册。就像在当知项欠和果洛久美拍摄的镜头中,那么多的藏人愿意展现自己的真实面孔和真实声音,他们对当知项欠说,如果他能设法将影片送交给至高无上的尊者达赖喇嘛,那么,哪怕付出生命他们也不后悔。而当知项欠在纪录片最后深情献给达赖喇嘛的歌声,已在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回响着,还将传播更广。让我们向即将走出牢狱的当知项欠和生死不明的果洛久美表示致敬!

2013年12月1日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相关内容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3年12月10日

阅读次数:81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