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所谓十世班禅喇嘛“致电毛泽东、朱德求早日解放西藏”

Share on Google+

在中共讲述的所有西藏故事中,有一个故事是不厌其烦地讲了又讲,说得就跟真的一样。我随手在网上一搜,就能轻易找到,如《十世班禅主动致电毛泽东、朱德求早日解放西藏》一文,冠名“历史网”的写手写到:

“1949年10月1日,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的同一天,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从青海塔尔寺致电毛泽东和朱德,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代表全藏人民‘致崇高无上之敬意,并矢拥护爱戴之忱’,相信‘西藏解放,指日可待。’明确表示拥护中央人民政府,愿为解放西藏、完成祖国统一贡献力量,毛、朱复电勉慰。”

对这个故事信以为真的人一定不在少数,但有一位当事人终于吐露了实情,为的是表明自己乃“解放西藏”的功臣。此人即六十多年前,中共开进西藏军队中的“西北进藏部队司令员”范明,因为与另一支进藏军队的头头谭冠三、张国华争夺头牌功劳产生了激烈矛盾,但对外,却说成是因为“达赖喇嘛与班禅大师的矛盾”,而产生了“西藏内部之争”。

当年斗不过谭、张等人的范明被整得于1957年惨淡离开西藏,甚至被关押13年,1975年才从秦城监狱放出。但他幸亏很长寿,比对手们多活了三十多年,使他有足够的时间写一部厚厚的《西藏内部之争》,并于2009年由其孙女交予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与当年在仕途上打败他的对手最终打了一场不战而胜的胜仗。

话说范明在书中回顾个人重要性时,写他最初与十世班禅喇嘛的工作人员(即“班禅堪布会议厅”)接触,便提议“班禅先生既是国内外知名的一位西藏宗教领袖,他对祖国和共产党的热诚应该使全国人民都了解才好”,对方就问,“应该用一种什么方式使全国人民得到了解呢?”范明就循循善诱:“正好中华人民共和国很快就要宣告成立了,让他是否趁这个机会向全国各族人民的领袖毛主席发出一个电文,以表示你们的立场?”

于是,古老中国的伟大发明——“三十六计”便运作起来。正如范明所述,“电文的初稿是由计晋美和曾任过九世班禅的汉文秘书的宋之枢先生共同商量起草的”,因起草者不擅”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政权的电文”,“电文起草后,又拿到联络部来向我征求意见……我同他们一起逐字逐句讨论了一遍,又送给张德生同志看过。”

当然,范明声称这两份经他修改、定稿的电文,是“按照班禅的旨意”而写,又“经过班禅审定发出”,可当时的班禅喇嘛才11岁,难道就已经具备了这么高的政治觉悟?深深了解班禅喇嘛的阿嘉仁波切在刚出版的自传《逆风顺水》中对此评论,“更深的政治,他恐怕是不懂的,甚至连共产党是什么概念,怕是他都不知道”,“班禅大师还在小小的年纪,就被卷入了变幻莫测的政治风云当中。”

实际上,这电文出自中共的旨意,并由中共自己发给自己,可范明却称,“这就是1949年10月1日,班禅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向毛主席、朱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分别发出的那两份举世瞩目的致敬电”,范明更是毫不脸红地盛赞这“是两份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文献”。

伪造者就是伪造者,电文中破绽分明。比如,11岁的班禅喇嘛怎会说出“班禅世受国恩,备荷优崇。二十余年来,为了西藏领土主权之完整,呼吁奔走”,“今后人民之康乐可期,国家之复兴有望。西藏解放,指日可待”?11岁的班禅喇嘛怎会哀求“恳率领义师,解放西藏,肃清叛国分子,拯救西藏人民”?

不过呢,既有了致电,就会有复电。11月23日,毛泽东令新华社发布了他、朱德、彭德怀给班禅喇嘛的复电,称“西藏人民……愿意成为统一的富强的各民族平等合作的新中国大家庭的一分子。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必能满足西藏人民的这个愿望……”双簧戏演到这里,终于揭底了。

2014年1月29日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藏语广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4年2月26日

阅读次数:89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