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我的父亲(注1)
衰残的病躯
有一种
揪心的痛
触摸到我的灵魂

我的父亲
托住我的腰身
亲吻我的脸颊
儿时的慈爱
让我难以舍弃

我的父亲
生活于专制者伪善的时代(注2)
沉默和惊惧
是他的生活方式
我则是
他灵魂里的最爱
和安慰

我的父亲
在我思考我的家族史时说:
那是—-
历史

历史被专制者书写
所以,外表华丽
且不断地修饰各类历史书籍
自以为
这样可以留住美丽的声誉
岂不知
历史在和我父亲一样的百姓心里
正如扭曲悖谬无法在正直者心中驻足

我的父亲
在25年前
看到我的抗争诗文(注3)
踹了我一脚,然后痛苦地流泪
我知道
在专制者的天下
这是父亲唯一能够表达出来的父爱

65年前(注4)
我父亲的父亲
带着我年幼的父亲
等待着批斗会的开始
那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父爱呀
人性里所能承受的极限
也不过如此

55年前(注5)
父亲光着脚丫子
奔跑在雪夜里
到县城里一家中药铺
期盼得到一根救命的人参
家里的爷爷
即将死于浮肿病
那是
因为饥饿

40年前一场瓦斯爆炸(注6)之后
我被表哥举着
透过矿务局大医院病房外的窗户
看见父亲满身的纱布和绷带
露出的一双眼睛
含着恐惧和历史的无奈

2014年
我看见网络上的
《中苏密约》(注7)
知道了
1950年之后
为何要死伤那么多无辜的生命
我们平凡的生命
不过是专制者的道具
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不过是为了一口可以延续生命的食量
也许
没有尊严的活着
乃是平民们的最终的向往

如今
看着衰残的父亲
他的担忧、恐惧都写在脸上
我知道
父亲用肉身写的历史快要写完
我用我的笔写的历史还在继续
我知道
也许
我和我的父亲的灵魂是一样的
因为恐惧
也因为担忧自己的妻子儿女
只能选择
沉默

沉默乃是
无声的抗争
数千万
无辜死亡的生命的碑文
是无声的咒诅
流入地底的血债
尽管冰凉
期待着偿清的时刻

人生的平凡
乃是因为
一个念头的差别
我父亲的父亲
在撤退的时候(注8)
因为依恋
世代积累下来的
800亩良田
百十间房屋
和陪伴他大半生的青骡子
留在了家乡
去承受
此后的阶级斗争带给他的
所有的苦难和悲伤

这些苦难和悲伤
被加载在父亲的肩上
和我的灵魂里
成为
我们祖孙三代
无法言说的伤
在这个无良的时代
无法述说尽
这片大地上发生的
载不动的罪恶

于20141015

注:
1,我的父亲卢利源乃是一平凡的退休煤矿工人,为了生计一生沉默,用沉默见证了迫害的历史。
2,专制者必然是伪善的。专制历史必然是伪善的历史。欺骗和暴力乃是专制者的两件法宝。林昭说:“我们的青春、爱情、友谊、学业、事业、抱负、理想、幸福、自由……我们之生活的一切,为人的一切几乎被摧残殆尽地葬送在这个污秽、罪恶而更伪善的极权制度恐怖统治之下!”
3,指我在六四时候写的诗歌。
4,指土改时期,爷爷被戴高帽批斗。
5,指三年饥饿时期,我爷爷被饿死一事。
6,指1975年焦作市演马矿瓦斯爆炸,我父亲在矿井下,浑身烧伤,捡了条命。官方统计说该事故死亡42人。
7,该秘密文件签订于1950年2月12日,它的全称叫《中华人民共和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友好同盟特别协定》。“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人口,因目前资源缺乏,非减少一亿,决不能支持,其详细办法,由中华人民共和国自行定之。”原来中国因为资源缺乏,就得一下子减少一亿人口,怎么样的减少法呢?由中国自行定之,斯大林把消灭中国一亿人口的权利交给了中共。
8,爷爷叔伯弟兄八人,其中大爷卢师亮、二爷卢师武、四爷卢师仝、八爷卢师祥兄弟四人携家带口全部撤往台湾。时任国民党济南兵工厂厂长的四爷要求我爷爷(卢师宣,排行第五)抛弃祖业撤退台湾,爷爷坚持要留在老家,直至最后饿死。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