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十六年,45岁的安徽巡抚靳辅被任命为“总督河道提督军务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可以简称为河道总督。

黄河泛滥,不独周遭人民受苦,更重要的是,黄河一坏,运河就坏,运河坏了,势必影响漕粮进京,漕粮进不了京,大家没饭吃。用康熙皇帝朋友鹿鼎公韦小宝的话来说,就是“乖乖隆地咚,韭菜炒大葱”,康熙皇帝当着也没味道。

靳辅到黄河视察了两个月,结论是“审其全局,将河道运道为一体,彻首尾而合治之”,意思是,要全局治理,只管局部是没有用的。

治理黄河,有两种办法,一种是修坝,一种是建堤。康熙皇帝觉得修坝比较好看,比如在三门峡一带修一大坝,水挡住了,水库还可以用来养鱼、吟诗,康熙皇帝已经想好了几句:“三门峡,梳妆台,梳妆台啊,千万载,梳妆台上何人在?乌云遮明镜,黄水吞金钗。但见那:辈辈艄工洒泪去,却不见:黄河女儿梳妆来。”康熙皇帝还请了唐朝最有名的音乐家李龟年先生谱了曲,准备供人传唱。

靳辅的意见是筑堤,大堤稳固,河水才能乖乖走在河道里,不再糟蹋沿岸百姓。

两人争执不下,当然要请韦小宝先生出场了。康熙皇帝有个习惯,一旦和大臣意见不合,就请出韦小宝来,当年削藩做掉吴三桂时,就来过这么一出,什么明珠啦,什么索额图啦,没一个有韦小宝管用。

出乎康熙皇帝意料,这次韦小宝沉吟半晌,只说了句“这种事得问专家的意见”。

康熙皇帝不高兴了,自己是皇帝,专家算个屁;靳辅大人更不高兴,心里大怒:老子难道不是专家?

不过,韦小宝的下句话说出来,康熙皇帝和靳辅大人更呆了半晌,韦小宝说:“请治水第一人,鲧先生出山,一定能摆平。”

四分之一炷香后,康熙皇帝忽然高兴起来,韦小宝原来还是在帮自己,因为鲧先生是修坝专家,一定会支持他的观点,这样,自己“三门峡啊梳妆台”的诗就绝对不白写啦。

但靳辅先生的话,又泼了康熙皇帝一瓢冷水,“鲧先生已经被舜帝爷杀掉,请不来喽,就算请来被杀之前的鲧先生……皇上、韦公爷请想想,他被舜帝爷杀掉的原因,不就是治水不利吗?要请,当然也请禹王爷。”

康熙皇帝闷闷不乐,只好答应请大禹过来帮忙治水。韦小宝掏出托塔天王李靖将军制作的千里镜,往天上看了半天,说,“奇怪,大禹王爷不在夏朝,跑那儿去了?时光穿越机是明代徐光启发明的,他玩不上啊。”

“快,仔细再找。”康熙皇帝有点着急。

“找到了,找到了。”足足一顿下午茶的时间,韦小宝终于从新朝,也就是西汉东汉中间王莽建立的那个朝代,把大禹王爷带到了康熙陛下面前。

“禹爷,”康熙皇帝问,“你怎么跑王莽那去了?”

“别提了,”大禹一脸无奈,“我正沿黄河遛弯,自豪一下自己治水成就呢,天上下来两个大力神,不由分说就把我拽到了大新朝去见王莽。王莽也纳闷,为什么我会跑他那儿去……”

“那到底为什么呢?”韦小宝问。

大禹沉默半晌,说:“讲个故事,后唐丞相冯道的儿子读书,为了避讳他爹的名字,每次读到‘道’字时,都会用‘不敢说’代替,你们猜,他读《老子》第一句话‘道可道,非常道’的时候,怎么读?”

韦小宝被难住了,康熙皇帝和靳辅大人异口同声回答:“不敢说可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