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是虔诚的教徒,儿子却是个无神论者,爸爸很伤心。爸爸预感死亡临近,就把儿子叫到跟前说:“爸爸有个遗愿,等我死了以后,你每天到我房间里来坐十五分钟,连续来四十天。”儿子应了。爸爸死后,他果然照办,四十天后,他去了教堂,最终笃信上帝。多年之后,他才明白父亲遗愿的含义所在。遗憾的是,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的儿子,仍还在滚滚红尘中无谓奔忙,根本无暇思考永恒的问题,比如说人生的意义(包括爱、希望和信仰),比如说灵魂和不朽,比如说上帝。但是,孩子啊,你那怕安静片刻,都不会错过天尊来叩敲你的心扉。

* * * * *

我清楚地记得,二十多年前我们洛阳学校的楼前,有一棵梨树。风过时,她婆娑着,如我青春时代婀娜多姿的老师。中原的春日,梨树沉浸在白色的梨花里,她尚未尽兴,那细碎的花瓣便已开始凋落,随风飘零——青春不再了。有人为梨树哭泣过吗?我想没有,恰恰相反,春华秋实嘛。那我们又何必嗟叹辉煌中故去的早亡人呢?他们不正是为了纯洁和不朽的天堂之果而和我们做适时的暂别吗?

* * * * *

两个修士走在水流汹涌的河边,一个美丽的村妇迎面跑来,求助过河。老修士一言不发地把她背在背上,游到了对岸。村妇谢过,走了。快走到修道院的时候,小修士突然开口道:“圣经说,严禁修士碰女人,你不光碰了,还把她背在背上!”老修士哈哈一笑说:“我已经把她放下了,可你还揣在心里。”

* * * * *

我还记得,当年课上陈教授问过我们一个问题:“男人患上了梅毒,女人有结核病,他们所生的四个孩子,其中一个已经死亡,另外三个也得了不治之症。这时,女人又怀孕了,你们有什么建议?”大多数同学自然主张堕胎。陈教授一掌击在讲台上:“太妙了!你们刚才谋杀了贝多芬!”

* * * * *

神学院学生发现某些神父不良,主持圣礼收黑钱,烟酒不羁和下馆子吃喝,震惊之余跑来报告长老。长老听罢,说:“我把世界上的人分成两类:第一类像苍蝇,四处乱飞,专叮脏东西。比如一个鲜花盛开的花园,旮旯里头有泡狗屎,苍蝇飞进花园,绝对绕开鲜花,直叮狗屎,乐此不疲。第二类像蜜蜂,它只亲近美丽和甜蜜的东西。即使一个院子里四处狗屎,只有一朵鲜花,它们也不会错过。所以,第一类人用棍子把狗屎撒遍世界,恶满天下。而第二类人,则用铲子掩埋狗屎,以免恶及他人。”

* * * * *

有个异教徒招聘花园除草师,应聘的是个基督徒,异教徒遂说:“在我家上班期间,不许提基督二字,我就聘你。”基督徒应了。他在异教徒的花园里干了三年,只字不提基督,默默干活,剪除诱惑。三年过去,异教徒对他说:“我也想和你一样,给我讲讲上帝吧!”不久他也蒙召接受基督教信仰。

* * * * *

有人问智者:“我们经常看见您在读神学,你何以百读而不厌?”智者答道:“你为何今日还要吃饭,你昨天不是已经吃过?”那人回敬说:“我天天吃饭是为了能活下去。”智者笑答:“我读神学也是为了这个啊!”

* * * * *

上帝无时不佐助我们,只是我们有眼无珠。俄罗斯奥普金娜圣地长老马卡利和教徒商人交往已久。一次,商人家女佣辞职,他便找了村姑顶替,请求长老马卡利祝福此事。事毕,村姑开始上班。没几天,商人给长老写信,说他希望长老同意他解雇村姑,因为她尽若他生气,而且气得发疯。长老马卡利回信说:“还是别解雇她,这个村姑是上帝派给你的天使,没有她,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内心还隐藏着那么多恶念!”

* * * * *

苏联时期,格里高利神父被发配到一个桥梁工地做苦工。有人看见他吃饭前祈祷,就问他:“都什么时代了,您还做祈祷,你们农村是不是饭前都祈祷啊?”格里高利神父回答说:“也不都这样,畜生就吃饭不祈祷。”

* * * * *

某人求见神父,问道:“我已经读完了神学、哲学和历史等等那么多课程,可我为什么还是无法信上帝呢?”神父认真地听着,之后他看了他一眼,说:“你信不了上帝这么重要吗?这对上帝有什么不好吗?我看,还是让上帝信你比较好……”神父说,“上帝时刻驻在我们里面,时刻伴随我们左右,最佳笃信方式就是人的一举一动都来源于心中的希望。”

* * * * *

摩西神父是早年奥普金娜圣地修道院的院长。那时,修道院还没有自己的果园,就从村里买水果。一天,有位农夫赶着一挂大车,装了满满一车“安东诺夫”青苹果来到修道院。摩西神父问:“什么苹果?多少钱?”农夫以为神父不懂苹果,就撒了个慌:“这个品种叫‘好农夫’!”并开了个不低的价。摩西神父说:“噢,原来它不叫‘安东诺夫啊!”农夫见自己的谎言被神父拆穿,就面带愧色地说:“神父啊,那我还是不卖了吧……”但是,摩西神父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收下了这车青苹果,并按照农夫提的价格付了钱。

* * * * *

一天半夜,有家人房子失火,全家老小慌忙逃到街上,回首望去,火苗冲天,转瞬间吞没了房子,忽然,他们发现他们五岁的小儿子没有跑出来。这时,大火已经封门,冲进屋中救孩子的希望破灭了。蓦地,他们看见小儿子从窗户探出头来,浓烟和烈火伴随着他,他惊惶失措,父亲冲他高叫:“跳啊!”儿子说:“爸爸,我看不见你啊!”爸爸喊:“跳啊,我看得见你!”于是,小儿子鼓足勇气,纵身一跳,正好跳进爸爸的怀抱,原来爸爸正在窗台下面张开双臂等着他呢。也许,我们追求信仰和投入上帝怀抱的过程,古往今来,莫不如此!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