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常用

走过一排大型标语牌
似乎挡住了寒风
不由得放慢脚步,贪恋些微的暖
红色的中文闪着刺目寒光
笼罩着几个骑共享单车的无忧青年
你咳嗽,像是仍不习惯雾霾
然而今年冬天确有一些改观
那是行政性制裁的效果
接着又聊电影,你突然说:
“那个盖世太保据说是个诗人”
我吓了一跳,半晌缓过神来:
“诗人与盖世太保之间
怎能划等号?诗人再无聊
也不致沦为盖世太保
那不是人格分裂的问题
也与饭碗无关”
我反驳,竟莫名地有了哭腔
无语片刻,又喃喃说起其中细节:
“他能做到毫无内疚地写诗吗?
当另一个诗人,在饱含热泪的逃亡中
束手就擒,在从此见不到儿女
长大的岁月中独自老去……”
好在天色骤然变暗
就像是可以模糊诗人的真相
或者混淆你我的身份
不禁裹紧了外套,凛冬已至
要藏好一颗悲天悯人的心

2017-12-18

(转自自由亚洲唯色博客)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7年12月2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