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旅行和长期居住俄罗斯的中国人,越来越读不懂这个国家,是因为它越来越不是我们父母或者爷爷奶奶的苏联了。1992年以后的俄罗斯,犹如身上起了疹子的人无药可医,疹子逐渐地变成今正的脓包,于是这个人看上去满目疮痍。不信去看看今天衰弱颓废的彼得大帝和斯大林的后裔,那不就是俄罗斯垮掉的一代吗?

我家楼下新装的公共汽车站很豪华,两面有厚厚的玻璃墙为候车的乘客遮风挡雨,可是一夜之间就被喝得烂醉的“暴走族”砸得粉碎。后来再装,再砸,看着遍地的碎玻璃,白发苍苍的老红军们也只能是摇头叹气。莫斯科的年轻人们正在回到上个世纪90年代,按照俄罗斯导演米哈尔科夫的话说,那是一个厚颜无耻的年代,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年代。

随着苏联的解体,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我去过一个军工小城,那个城市的市民原来都是军工企业的工人,苏联解体,他们变成赤贫阶层,一夜之间就变型,成了狂暴的妖魔,酒鬼和劫匪。20年过去了,如今俄罗斯的街头走着的,就是这些酒鬼和劫匪的孩子。最近莫斯科有部电影在放映,片名是《别人都死了只有我活着》,它是俄罗斯垮掉的一代真实生活的写照。俄罗斯新一代年轻人的特点就是,摈弃信仰,对历史虚无无主义,对现实奢靡主义,极度强调追逐感官享受,内心世界表现得冷血、麻木和仇恨一切。

他们是俄罗斯迅速消失的共产主义的后裔,也是新时期勃兴的俄罗斯纳粹主义的新生儿。他们盲目地推崇希特勒的种族主义,将所有除俄罗斯种族之外的民族一概视为仇视对象,力主驱逐之,诛杀之。中国很多留学生以及商人在俄罗斯遇袭,或死或伤,基本上都是这些人所为。就是他们在红场喊出了:“俄罗斯属于俄罗斯人!”和“外国人滚回去!”的口号。他们的行为一般得不到父母或者亲属的支持,但却可以为一些社会团体,甚至国家高层所利用,并且提供支持和金钱,使得俄罗斯纳粹主义愈演愈烈,这也是为什么俄罗斯反法西斯主义屡战屡败的原因。在这方面,警察和“阿蒙”(特警)都是靠不住的。

我住在莫斯科西北部的“英雄潘菲洛大街”一幢居民楼里。这条大街,就是传说中的苏军师长潘菲洛夫,率领红军与逼近克里姆林宫的德军坦克做最后决战的战场。按照现在的莫斯科地图,这里属于莫斯科市区,那么实际上德军的先头部队已经突入莫斯科市区,潘菲洛夫率部殊死决战,最终击溃德军,红军也死伤惨重。这条街的中央地段,修了个围栏,里面常年展示一座山炮,据传,当年潘菲洛夫就用那座山炮击毁数辆德军豹式坦克。旁边还有一面写有1941-1945字样的英雄纪念墙。我问,邻家的小伙子伊万知道否这个故事,他睁着一双无知的眼睛看着我,像看外星人似的的。

就在这条英雄的大街上,在我家7楼的楼梯上,每每周末午夜时分,经常聚得三五十少那少女,喝酒抽烟,嬉笑打闹,弹琴唱歌,摔酒瓶,砸玻璃,闹到天明方散。全楼上下无以入眠,却没人报警。我问邻居为啥不叫警察来,答曰:叫也白叫,警察都睡了。还有位航空公司的朋友亲眼目睹,一次俄罗斯机场发生空难,飞机坠毁,爆炸起火,惨不忍睹。现场有两位年轻人,衣着光鲜,见死不救,在事故现场举着手机拍照,而手机的画面里,不幸的旅客在熊熊烈火中挣扎和死去。还有,今年莫斯科南部的多莫捷多沃机场发生恐怖袭击,炸弹一响,跑上去一些年轻人,举着手机一通乱拍,却没有人出手相救尚在流血和呼号的幸存者。

二十一世纪,俄罗斯终于再也不是苏联了。在俄罗斯大大小小的城市,好像昔日躲在暗处的魑魅魍魉一夜之间都跑了出来,俄罗斯人说,他们变得连他们自己都不认识了。俄罗斯人以往的价值观已经彻底轰溃,中国人所到之处都可以听到他们在惊呼:俄罗斯啊,人将不人,国将不国了!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