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和两个强盗在一起。
垂死的强盗讥诮王:
“你的以利亚在哪里?”
血从十字架上一直流,
遍地都黑暗了,
你的以利亚在哪里。
千年前,
那个被钉在黑檀木上的人
是你吗?
那一次,人们说你是神之子。

时光如电。
当你惊现在南美丛林的茅舍旁,
落拓得如同一位病入膏肓的麻风病人。
CIA先生问你
在想什么。
你垂下头颅,
说:“我想,革命是不朽的!”
随后,你被文明的执法队杀死。
身体沉入寒冰的矿底,
头像印行在各地青年的T恤上面。
革命
解构为散播着阳痿病的娱乐。

神愤怒了。
神是不能愤怒的泥胎木偶吗?!
当再次相见,
你是愤怒的神之子。
白巾披头,长袍曳地,
像极了西元前的你。
可这一次,
你持剑而来,
爱的誓言从右手滑落。
人间无休止的悲惨
化作狂飙,
宗教重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圭臬。

当来自海洋的狂飙沉潜回故乡,
你的兄弟对你的敌人说,
他会死而复生!
我听了,笑出泪花。
因为,
我就是你不死的见证!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1年6月9日星期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