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恐怖片大师

Share on Google+

有时,我会想:我所看到的所有的恐怖片或许都源自同一个老套的故事,还或许是同一位不肯露面的电影大师的杰作。它们的情节如出一辙,仿佛是在不断重复自己、复制自己。虽然我厌倦了这个乏味的老故事,但又不得不看下去。我不仅恨那个可以一直垄断荧屏的导演,也恨那些无脑的观众。那些残忍的有变态需求的观众,正是他们提供的高收视率让那位大导演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这个恐怖的故事拍成连续剧,我预感到还会有新的续集出炉。

我痛恨恐怖片,但又无法脱离这个制造恐怖的世界,恐怖片大师和追随他的民众实际上无情地绑架了我和其他人,我们不仅需要观看他们合谋的杰作,还会随时被他们挑中出演其中一部续集。

如果我们表示抗议:“不!我们不当你们的演员,我们不愿意配合你们拙劣的表演。”

从漆黑的荧屏中传出这样的回答:“你们已成为我们的演员,你们已经出现在我们的剧中,生活只是戏剧的一部分,你们无法拒绝,你们也没有拒绝的权利,法律就是如此为你们规定的。”

“我们还没有拿到台词啊,我们没法演!”

“不,我们不需要台词,甚至不需要人类的语言来为观众推理故事,这样的连续剧只需要恶魔的尖叫、血腥的画面。因此,在拍摄现场也就需要更多的血浆,我们的血浆供应确实难以为继了,但这不是你们应该考虑的问题,这是出给道具师的难题……”荧屏那一头仿佛陷入了自言自语。

这时,我们只有沉默了。我们发现这位神秘的大师并不准备跟观众或演员讲道理,他所推崇的只是动物性的嗜血本能,能将观众死死聚集在荧屏前的恐惧感和能让他们团结一致的仇恨意识。

他们需要敌人,即使这个敌人只出现在荧屏上,如此虚幻,如此而已。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3年7月2日星期二

阅读次数:62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