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亦反对神权专制

Share on Google+

普京先生钟爱的车臣总统小卡德罗夫关于“黑寡妇”由“智障人士”充当的那段爆料,让人记得他有一位颇为聪明的父亲——车臣前穆夫提(教法官)、宗教领袖卡德罗夫。此公及其追随者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向俄罗斯官方的投诚行为是那场起义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位伊玛目后来成为俄国扶植的车臣共和国的总统,2004年被炸死,其子承恩世袭其职。本来,在那些满口经训的原教旨主义者的意识形态中,外来的“异教徒”被描绘为邪恶的象征,视作一切苦难的根源,但最后还是他们,戏剧性地选择了与他们口中的“魔鬼”合作。

想起一位在阿拉伯世界颇具争议的人物——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所写的一首短诗《被告的境况》:

—— “你的某些言语,是影射先知。”
—— “我没有影射。”
—— “你否认有关性交各种特征的圣言,你在黑暗中信仰
你的隐秘魔鬼的启示。”
—— ……

最近,阿多尼斯在接受华媒体采访时说,他的所有作品都是反宗教的,“宗教和意识形态认为能解答世界上一切问题,这都是破坏知识的,破坏知识就是破坏人本身。所以作为诗人,应该拒绝这个意义上的宗教和意识形态。”(参见 南方周末|阿多尼斯:“没有诗,就没有未来”)

虽然我无法认同阿多尼斯先生反宗教的立场,却也不否认他说出了部分的真理。或许阿多尼斯反的并非“宗教”,而是一种作为压制力量存在的意识形态?面对这个时常悖谬的世界,谁又知道呢?

意识形态,就是变动不居的人类意识相对固化的某种形态。人总有意识,也总会形成和接受各种相对固定的形态。例如宗教,便是人类的意识形态之一种,人们可以选择信仰,也可以选择不信,这是其自由。但是,宗教思想一旦被统治者确立为自己的意识形态,就会被当作权威的来源,其他一切与之不同的思想、言论都会遭到排斥与压制。当宗教沦为美化权力的工具,这样一种“神圣的权力”必然不受法律约束而滥用,不但民众的个人自由会丧失,整个社会也会陷入窒息。

基于此,我虽不反宗教,但还是反对建立神权专制。宗教信仰可以成为社会道德的基石与精神力量,但原教旨主义者不能借由宗教的名义统治人间。伊斯兰世界不能退回“酋长国”。

其实,任何一种准备统治人间的意识形态都值得怀疑,无论它来自哲学,还是神学。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3年12月31日星期二

阅读次数:27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