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观影手记:我是喑哑

Share on Google+

有的死亡是播音员的悲泣
有的死亡是战机呼啸过后失聪的耳膜
有的杀手姓恐怖
有的杀手姓正义
我从他们身上认出自己的
喑哑
如同正走去屠宰的路上的
喑哑

那个军营里的国家
或是自由世界治下的十三区
喧嚣
像隔离墙
也像偏执狂
撕裂文明的腔调
返回兽的
喑哑

那里没有正义

正义的杀手来自好莱坞
不要叫他西部牛仔
那太老套
他有一个泛着金属光泽的新名字:美国狙击手
发烫的枪口下跌倒的不再是印第安部落
而是伊拉克未成年的小恐怖分子
美国狙击手擅打活物
160名活物
正义在影院黑鸦鸦的阴影里尖声惊叫
喑哑
我的喉管里有被割断的
喑哑

正义的杀手来自法国新浪潮
那个杀手不太冷
只要肤色白一点儿
再掺进一些温情的桥段
那才是眼球经济的焦点
谁还会去讨论老左派的入侵轰炸占领文化歧视与法律的不公
没错,这是“自由、平等、博爱”的祖国
白人无神论的精英可以去画那个怪老头
是的,那是为了自由
人们有权利
这是“自由、平等、博爱”的祖国
但你没有
出门前你无权决定穿什么颜色的裙子戴什么样子的头饰
那无关自由
出台法律只为解放女性
在法律面前
在转基因的语言喧嚣里
你和我
只有喑哑

那里没有正义
那个世界没有我
最后审判一样的夜晚
绝望在闪耀
我内心沉默 悲伤
但我不是查理
我是喑哑

20151115045542400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5年11月16日星期一

阅读次数:1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