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9日(日)

据说四中全会是中共第一个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的中央全会,而且中共喉舌还把自己要搞的“法治”翻译成“rule of law”,有些人又想入非非了。人真是奇怪,他们不相信河蟹会飞,却相信中共可以实行法治。就像北朝鲜的国名有“民主、人民和共和”一样,用最具负能量的网络作家王五四的话,那其实是“一只声称有下蛋理想的公鸡”。

据说党国法治还有三部曲。前两步是:17年前,“依法治国”被写入了中共十五大报告,成为党的主张;大约15年前,“依法治国”被写入了《宪法》,成为国的主张。但如果人们还不健忘的话,正是“依法治国”被写进宪法之后的几个月,全国展开了运动式的针对气功信仰团体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几乎完全置刑法、刑诉法于不顾,无数人被关洗脑班、被法外用刑、被劳教和强制转化,至今酷刑致死者超过3000人,这场人权灾难至今仍在持续。

据说在中国,“法治”的含义是“人治”对立的。“人治”其实是“专制”的委婉说法而已。任何法治都需要人──从立法者、法官、到警察和各种执法者,关键在于能否有一个制约人的行为的制度。探讨法治的文献汗牛充栋,对其核心内涵已经有基本的共识。亚里士多德认为法治乃是“良法之治”,富勒(Lon Fuller)认为法治应当符合规则的一般性、公开性、可预期性、明确性、可遵循性、稳定性等形式要件,拉兹(Joseph Raz)又加上司法独立、司法审查、自然正义等条件。中国的法学家李步云说,它的具体内涵有十项:法制完备、主权在民、人权保障、权力制衡、法律平等、法律至上、依法行政、司法独立、程序正当、党要守法。不过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中国现状的反义词。

党一方面说要搞法治,一方面又说坚决反对三权分立、反对司法独立、反对西方式民主宪政,到底哪一个是真的?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三权分立、司法独立,这不是要党的老命吗?党要守法?一个不敢登记的党如何守法?宪法还规定了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这如何守的了?中纪委、政法委、中宣部、610、国保,如果要法治,这些机构还有什么必要存在?

一个人天天说爱你,但是他又天天打你、骂你,哪个是真的?纵然“法治”话语花样翻新,但现实却是强征强拆、贪污受贿、钳制言论、镇压宗教、强制堕胎、司法黑幕、滥施酷刑、践踏民主、监听跟踪。许志永、郭飞雄、浦志强、高瑜、铁流、唐荆陵、伊力哈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数以百计的维权人士和知识分子被投入监狱。在监狱黑暗的囚室和冰冷的手铐面前,在香港学生抗议者血迹未乾之时,在五毛理中客意淫的叫床声中,“法治”涂脂抹粉地闪亮登台了。

十几年前听说中央要搞法治了,老百姓给法治下了一个定义:“法治,就是变着法治你。”这实际上揭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法治的老底。法治的精髓应该是制约公权力,在中国却成了用法律来治理民间、管制百姓。立法的人大是党控制的,政府是党控制的,公、检、法是党控制的,而党是特权家庭控制的,而特权家庭是不受法律控制的。简单说来,就是不受法律控制的东西控制了法律。

这个国是如何治理的?看看高智晟律师写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看看我写的《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看看“茉莉花”期间维权人士的绑架和酷刑,看看陈光诚家门口的流氓看守,看看第十一世班禅确吉尼玛如何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看看城管如何对待商贩,看看王炳章、李旺阳、薛锦波、曹顺利、刘霞、胡佳的遭遇,看看洗脑班、学习班和黑监狱,看看国保、中宣部和五毛如何工作,看看江泽民、李鹏、周永康、王立军和薄熙来,看看周小平、吴法天、胡锡进、毛新宇和申纪兰,……你就知道这国并非法治,而是匪治。

信其言而不观其行,是不明智的。对于一个杀人不眨眼、骗人不红脸的强匪惯骗,信其言就是不智的。“法治”不过色厉内荏的中国新极权统治的一个用过几次的骗人把戏而已。但有意思的是很多人愿意受骗。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