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5日习近平仿毛泽东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习把毛口口声声的“工农”改为“人民”了。但万变不离其宗,透过无数的大话套话其实就一句话:党领导文艺,文艺要为党事业服务。这些天党控媒体上有不少文艺界的大小领导和一些明星抢着讲学习习近平讲话心得和表决心。环球时报配合官导的这一热潮,10月18日发题为“文艺市场化的定义不是反主流”的社评.

环报社评哀叹“主流文艺”的不景气。社评讲“群众看到的文艺作品,宣传主旋律的常常刻板﹑带着说教腔,市场化成功的,有一些又远离了主流价值观,不惜把低俗的东西作为吸引公众的噱头。”“不能不说,中国这些年市场化的文艺作品中,有一些以最廉价的方式树立自己的市场形象,那就是去主流化,……”.

应该看到环报对主流文艺不景气这个病症看清了,但病因看不清,把不景气看成是低俗东西的冲击结果。而治此病的药方:“文艺创作自由”则是看不到,也不敢看到了。

那些充斥着大话﹑空话﹑套话﹑假话的,脸谱化的,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为权力者利益而生编乱造的东西才是十足的“低俗东西”。老百姓对这类东西用“遥控器”“门票”做出自己的选择。这个市场官方可控吗?我们强大的党可控吗?连环报也看到:争得市场一个关键,就是去主流化。这在主流洗脑几十年后,人们已对其烦倦、厌恶的大背景下并不奇怪了。

何为“主流”?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甚至一个国家都可能不同。当今中国大陆已出现明显的社会大分裂,其分歧焦点是对“一党制”的反对或认可。主流不是从领导者一连串的“工农”﹑“人民”﹑“群众”﹑“基层”﹑“时代”等漂亮的套话中就可认清的。所谓“社会主义价值观”是一个什么都往里装的大筐。而面上的话是真是假要看面下的,背后的行动来判断。专政者在历史与现今的现实中每每演出的迫害异议人士的“正剧”才是他们实际生活的一党制主流,党文化洗脑就是主流化。而对民主派讲,民主转型是其主流。

一切社会中的文艺创作的灵魂是自由。人之天性是追求幸福,爱真善美。何为幸福、真善美?如何追求幸福、真善美?这里人性之第一价值即是自由。文艺文学是人本主义的人学。其反映的就是人的自由追求的生活、命运。而古今中外专制者总是要限制自由创作,用自己信奉的价值观来制作一个“主旋律”,与此为一个主流圈,自由创作出圈者即打压,甚至焚书坑儒。

当然,自由创作也会出次品、恶品,但这总比专制控制创作而大批量产生的歌颂、美化专制社会的次品、恶品少得多。市场选择也会出偏差,但其纠错能力要远远大于由少数领导作鉴定人、裁判人,用“政审”发“出生证”的方式限制创作的制度。我们不做市场的盲从者,去做自由创作的主人,不做权力的奴婢。

人的情、性、爱、家是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这里有多少真善美啊!这里的“低俗”源于人的动物性,不是洪水猛兽,每个时代依价值观的演变而制法对其有所限,这也是由人的社会性所决定的。一切顺其自然,顺其自由,总会八九不离十。自由创作是一个竞争、优胜劣汰的过程,操纵这个过程的,造化市场发展、人类社会演变的“无形手”要比专制者的“有形手”更符人性,更能使社会、人的心灵健康发展。

文艺文学是我国大陆几十年的重灾区。没有创作、出版、演出自由,就没有文艺正常的发展。文艺自由创作是我们民主转型大目标的内涵之一,也是民主转型的手段,路径之一。

北京查建国
2014年10月20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