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9月28、29日,鼓足气去徐州,憋着气回到北京家中。生存不易,且行且珍惜

2018年9月28日,去徐州市看守所为余文生律师存衣服。从北京背过去的鞋子、手套、羽绒服不让存,只存了一条厚裤。还得背回北京。在看守所门囗又重新买了一套棉服,29日,又跑一次,才存入。

到徐州市公安局,永远被拦在门外。门卫问找谁?我说找徐州市公安局王文生局长,门卫说,找局长自已打电话,他们不打电话。我说,那找余文生案办案人员,门卫说必须告知办案人员名字,电话。我说那找国宝队队长,门卫说必须告知国宝队长名字电话。后来,边上一个人让打电话进去问问,门卫打了一个电话,说是余文生家属想见办案人员,然后这人让门卫打另一个电话,然后另一电话就说二句话的时间,电话挂了,门卫说了句不知道这案件,就什么话不说了。。。什么叫不知道?难道余文生律师案不属于徐州市公安局管了?那余律师案在哪?到底找谁问?

去徐州市检察院,大门不接待,每次都需要到检察院服务中心问,可是28日,29日这二天,都显示正在开会,暂停接待。

到徐州市人大常委会,想申请见人大常委会委员,哪个委员都行,介绍案情、申请监督、申请纠正,也是被门卫拦在门外了。

总结:没有“领导们”的联系方式。没有之前预约好。想见到“领导们”介绍情况、申请监督,那是门都进不了的。可是,我的家人失去自由了,我都不知道他的案件依法应该知道的一些情况?辩护律师的权利又被变相剥夺。那怎么办?能找谁维护当事人获得法律帮助的权利?家属的知情权?辩护律师的辩护权?

最后,感谢我的孩了放学后、睡觉前、早上上学时不忘,打电话看我电话是否可以打通。

感谢有的朋友们,让我以后不要一个人去徐州。

感谢朋友,在徐州二天的陪同,直至送到徐州东站,说安全了才放心。

感慨啊!我只是为自已丈夫案件,奔波维权。看公权力把大家都恐吓、打压成什么样了!

维权网2018年9月29日星期六

By editor